LIFESTYLESNEAKER

從無到有,第一雙AIR MAX 的傳說

零在數學上是用來表示「無」,但對NIKE來說,零是代表著開始,意味著最初的想法。零成就了Nike Air Max Zero,在29年前畫在紙上的想法,影響了近30年的創新。它雖然未能成為第一款Nike Air Max產品。但是沒有它,就沒有Nike Air Max 1。

當時Nike已經推出了Nike Air,在跑步愛好者中大受歡迎。但是Tinker Hatfield明白這還不夠。足底的空氣感還需要延伸以加強感覺。因此,Tinker Hatfield拿起紙筆,開始設計。

 

“沒有什麼指示或研究,就是一個簡單的發現。我想:‘為什麼我們不能設計一款令人興奮的全新跑鞋,向世界展示什麼才是真正的Nike Air呢?’” Tinker Hatfield說。

 

Air Max

 

接下來Tinker Hatfield去了巴黎旅行,參觀了龐畢度藝術中心,受到了這座建築由內向外獨特設計的啟發。回到奧勒岡後,他坐下來,在一款革命性的跑鞋上,賦予了可見式氣墊的概念。Nike Air Max 1的設計並非一次成型。相反,它是數次反覆設計的結果。最早展現氣墊鞋墊理念的是Air Max Zero。Tinker Hatfield並不知道這款設計多少年後才能實現,他只想設計一款具備最佳舒適度和性能表現的必備鞋款。

他將鞋面設計得舒適合腳,沒有鞋尖包邊的鞋面,借鏡了1985年推出的Nike Sock Racer的設計。設計草圖上還包括一個不含腳跟穩定器的外部鞋跟環形護帶。直到1991年推出Nike Air Huarache,這一設計理念才為人所見。

 

 

“這種設計出現在Huarache之前。有點像環繞腳跟和腳跟骨的涼鞋設計,”Tinker Hatfield回想起他最初的設計時說道。

“在很多方面,它都超越了當時的時代,“Tinker Hatfield說到,“並不僅僅是外觀,還有它的構造。當時能提供給我們的技術和材質都不夠先進,無法實現最初的想法。”

 

Air Max Zero

 

Tinker Hatfield被迫重新詮釋他的設計,這才有了Nike Air Max 1。 便引發了跑鞋產業的變革。可見式氣墊很快從跑鞋運用到了籃球鞋上。在受到眾人肯定的同時,卻忘了Air Max Zero,它只是Air Max現象的一個註腳。然而在一次對Nike檔案室的訪問中,這一切得到了意外的改變。Air Max Zero的手稿已被遺忘在檔案室中29年了。直到有一天Nike Sportswear設計團隊在為慶祝即將到來的第二個Air Max Day尋找靈感時,無意間發現了這個有趣的手稿。

 

“我們將會舉辦Air Max回顧展,展示包括一些從未見過天日的早期原型和樣品,”負責把Air Max Zero變為現實的Nike設計師Graeme McMillan說道。“就像是在進行考古挖掘,因為除非你能挖到,不然有些東西你永遠看不到。”

“這個手稿從未被完全實現,” Graeme McMillan回憶道。“我們認為,如果能與世界分享,並讓人們瞭解Nike的發展是很棒的。”

 

Tinker Hatfield

 

Graeme McMillan立即注意到了在鞋內筒和非傳統的鞋尖上的Huarache和Sock Racer痕跡。同時他也感到背負在肩上的壓力,他意識到需要重新詮釋Tinker Hatfield的手稿,並讓它成為現實。在開始設計時,兩大設計師會面,Tinker Hatfield向Graeme McMillan進行了全面的講解,強調了他最初的設計意圖是達到最佳的舒適性。

為了保證草圖成為現實,實現Tinker Hatfield的目標,Graeme McMillan提高了製作要求,加入了最新的Nike創新。這些創新技術包括在最新推出的Air Max 1 Ultra Moire 上使用的Air Max 1 Ultra外底,其鑽孔Phylon中底結構和能夠減少體積又不失支撐性的熱熔鞋面,以及能夠幫助打造特別的鞋尖又不失透氣性的單絲紗網。這些技術的使用實現了Tinker Hatfield最初的理念。

 

[info]

Nike Taiwan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