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獨家專訪 / 聚焦台灣饒舌新生代 -Part.2 戰犯音樂WAR Convict

台灣新生代饒舌廠牌,由陳小律領軍,旗下成員包含春艷、嘟嘟 DuDu King、萬能麥斯、JT 等人。2015年,由戰犯音樂主導的《90s Kidz 九零後小孩》系列演唱會獲得圈內空前迴響,除讓廠牌知名度大增外,更成功開啟了一個屬於新生代的市場。這些平均年齡僅僅二十出頭的饒舌歌手,不像前輩們會受到科技、資訊等各方面的限制,相形之下,起步的較為平順;但也因為如此,卻也要面對更大的競爭、設想更多層面的人、事、物。這次,我們直接前往戰犯音樂工作室,與這群年輕小伙子聊聊,究竟,他們自己是如何看待「新生代崛起」這件事的。

LINE

IMG_0113

我們之所以會辦《90s Kidz 九零後小孩最終回:卒業式》演唱會,主要是因為我們這群新生代都正巧處於畢業的年紀。

LINE

九零後小孩演唱會讓我們看到了新生代的能量,你們當時就有預估會帶來這麼大的效應嗎?

春艷:沒有欸,當時票還一度跑不動,感覺超挫的!

小律:應該要說我們辦這場活動之前,在跟顏社的迪拉胖聊過後,才決定要辦第二場。當初認為要比第一場盛大,所以辦在華山。但或許是這圈子本來就比較慢熱吧?在開始賣票的期間,票房真的沒有很好,心裡多少會怕;是直到最後現場直接看到很多歌迷、前輩、圈內人後,才讓原本擔憂煙消雲散。

那當時有想甚麼辦法促進票房嗎?

春艷:原本想說要出奇招,拍那種候選人在催票的照片、影片,但後來沒有拍成。

小律:這真的是當下票房壓力下的想法,什麼招都想試試。就連像春艷那種跟原本主題無關的方法都有想過。不過後來也都沒有真的實現就是了。

為何會以「畢業」為演唱會主題?

小律:我們之所以會辦《90s Kidz 九零後小孩最終回:卒業式》演唱會,主要是因為我們這群新生代都正巧處於畢業的年紀,而同時也是《90s Kidz 九零後小孩》系列的最後一次。以「畢業」作為主題,正巧符合我們年紀所處的階段,同時也宣告這個系列演唱會的完結。不過之後一定會有新的東西啦!

LINE

IMG_0073

辦完活動的感覺真的很爽,但過一兩個月後我們超空虛的。現在得想未來該怎麼突破。

LINE

這次活動離上次大約半年,是甚麼原因促使你們這麼快就舉辦第二波演唱會的?顏社在當中扮演甚麼角色?

小律:因為第一場口碑還不錯,顏社老闆迪拉胖有建議我們暑假可以再辦第二場,於是就展開了與顏社之間的合作。顏社幫我們洽談場地,像是對場地的窗口以及幫忙解決表演現場的問題,但絕大多數事情仍是由我們去執行,因為迪拉希望我們靠自己的想法與創意,而顏社則是擔任協助的角色。第一次辦演唱會甚麼都不懂,但第二次因著第一次的經驗,加上顏社行政的幫忙,讓活動順利了許多。然後不得不說,辦活動最重要的就是預算,要怎麼去掌控預算是非常不容易的,經過這次活動讓我學習到了很多很多。

完成的感覺如何?

小律:辦完的感覺真的很爽,但過一兩個月後我們超空虛的。現在得想未來該怎麼突破。

萬能麥斯:對,有點像一夜情的感覺。

春艷:表演完後,我待在工作室一整晚,躺著睡不著,很亢奮;之後我走出去吹風,心裡就在想:「難道這就是我們的巔峰嗎?」

台灣獨立音樂發展不易,而嘻哈音樂雖然群眾增長迅速,但仍算是起步階段;你們是如何行銷的?

小律:我想,建立每個人的形象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以一個經紀公司、品牌的面向來看,我們勢必得將藝人、歌曲視為商品,要做好包裝、將質感做好才能將他們給銷售出去。現在市場聽到「獨立音樂」就會認為很平價,這也是我們要突破的地方。

LINE

IMG_0104

我們目前能做的,就是把質感、音樂品質拉高,想辦法找個合適的主題去突破。

LINE

請分享戰犯音樂旗下饒舌歌手的未來規劃。

小律:春艷自己就很有想法,他自己懂得如何行銷自己,所以我跟他大部分時間都在討論歌曲以及未來方向,也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他。而嘟嘟在圈內形象原本就很鮮明,大家都知道他是比較硬派、注重押韻,屬非常東岸的風格;他現在也在籌備個人專輯,但時間會拉比較長,要很謹慎地做好。萬能麥斯現在還在當兵、JT也還沒畢業,未來他們將持續以單曲的方式出現 ── 現在單曲只要是原創的話,也可以在線上音樂平台上發行。所以我們必須要讓單曲先達到不錯的傳唱度後,才能慢慢往專輯邁進。雖然人氣的成功與否,行銷預算還是占很大一部分,但我們目前能做的,就是把質感、音樂品質拉高,想辦法找個合適的主題去突破。

有沒有哪些案例是如預期般成功?成功要點在?

小律:嘟嘟的《燙口貨》、春艷的《大男孩主義》都在圈內引起蠻大的效應,讓大家知道戰犯這個廠牌;而JT的《夏令營》則讓他有了自己的形象,比較大男孩、陽光的感覺,之後他也會繼續往這方向走。我認為戰犯目前之所以會有不錯的成績,主要在於我們年輕,懂得現在年輕人在想甚麼。我們有時可以為了討好某一塊市場而做某件事,但有時候卻又很隨興,會因為聽到國外音樂而去學習、揣摩,在內化之後成為一種新生代的典範。這算是我們的優勢吧?

LINE

Dudu king 金其禾 – 燙口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j1Ri6p0D6c

LINE

其實你們現在是學生,比較沒有生活的壓力,但我很好奇出社會後呢?

小律:其實這是我們最近一直再討論的事情,但還是得看他們的想法。

春艷:先去工作吧。等到之後能靠音樂賺錢時,再跟老闆說,我是饒舌歌手,我不做了!

萬能麥斯:還是有現實面的考量,當然還是先工作吧!

嘟嘟:我現在是讀工業管理,但以後應該不會從事這一行…

雖然大家都說音樂人很隨興,但我發現到你們是有計畫性地在做好每一步驟,這是否就是戰犯音樂這間公司存在的意義呢?

小律:是的。其實從我們創立以來,就設定自己是屬於新生代的廠牌,不同於顏社、本色等等。我認為現在年輕饒舌歌手都很成熟,但就像你說的,執行力有差。這也不是我臭屁,是真的有很多人問我做廠牌的事情,而我則會回問:「你會甚麼?」因為包含設計、行銷、文字宣傳、影像等等都是預算,如果本身不會,勢必得花很大一筆錢。而我們則是試圖找各種人才互相幫忙、互相分工,先讓團隊的名聲炒起來,之後再跟別人談合作。像嘟嘟那首《燙口貨》其實成本才五百塊,花在塗鴉材料上,但得到的效益卻是非常驚人的。這就是我們野心。

嘟嘟:其實小律第一次找我聊天時我超想睡的。明明就不熟,見過幾次面而已,他就劈哩啪啦跟我講一堆關於經營廠牌的事情。不過我之後也還真的信他這套。

春艷:我覺得戰犯的優點是資訊溝通平等,我們可以互相討論,並把想法徹底實現。

LINE

IMG_0078

春艷:我想在陽明山買棟房子。

LINE

最後,說說你們的終極目標。

小律:我不會將戰犯侷限在Underground,但目前最重要的,是讓我們每個人都能靠音樂養活自己,能向家人說:「音樂真的能賺錢。」然後我最近有個回歸計畫,開始經營自己,讓自己能回到幕前。

嘟嘟:我會想要一直玩饒舌,但我不會想要唱那些新的東西,而是照我自己的做法去做。我希望自己能有改變別人的力量,讓聽眾能被我的歌而打動,有種勸世的感覺。

萬能麥斯:只要能繼續唱下去我就很開心了。之後我會做比較流行的東西,我自己是比較喜歡這樣的風格。

JT:我想變成某種風格的代表。我喜歡舒服的音樂,我希望能有一天能成為這種風格的代表,讓大家想到舒服的歌,就會想到我。

春艷:我想在陽明山買棟房子。那邊環境很好,然後到台北市區也很方便。我得陽明山很棒。

LINE

JT – 我們 feat. 春艷 陳小律 Dudu king 萬能麥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qr1No5YQsU

編輯後記

認識戰犯是在去年春艷推出《大男孩主義》迷你專輯時的事情,而早在那之前就有在 Follow 他們,當時很開心能專訪春艷,也對這位年輕藝術家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之後來到 CooL 雜誌,有了更多的機會能與台灣饒舌圈的朋友們接觸;而日前更因為《90s Kidz 九零後小孩最終回:卒業式》演唱會的關係,讓我饒舌魂上身,開始著手研究該廠牌的其他歌手。不得不說,這群年輕人真的很厲害,不僅是音樂部分,甚至連經營、行銷層面的問題都能應付得宜。回想自己在他們這個歲數時還在媽媽十塊,而他們竟然出了好幾張專輯、Mixtape,包含製作、攝影、MV 都一手包辦,除感到汗顏之外,也不由得羨慕他們來了呢。

我想,這就是 Hip hop 迷人的地方,總能聚集一群人、一起做同一件事、往同一個目標邁進。正當我們以為中文饒舌快沒新意的時候,一定會有新的一組人馬出現、並帶來驚喜。而現在,我看見了一股無法忽視的能量 ── 他們面孔很新,但絕不是菜鳥。他們是戰犯音樂 WAR Convict是一群來自九零後的 Army

IMG_0101

more about_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粉絲專頁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Youtube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