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嚴選

TW RAP / New Generation is Coming!亞洲 Hip hop 全面整合 – by 新世紀演唱會現場直擊

2015年對亞洲 Hip hop 圈而言,是個特別的一年。該年由韓國歌手 Keith Ape 的一首《IT G MA》為導火線,引爆了整整一年、席捲全球的亞洲嘻哈浪潮。這首歌不僅讓世人看見亞洲 Hip hop 的魅力,也同時打開了其他饒舌歌手們的眼界,他們發現到,所謂的「亞洲共榮」或許是真的大有可為…。

S-49

New Generation Concert 2015 

自北方吹起的號角聲。各地相繼呼應。

在《IT G MA》之後,跨國合作如雨後春筍般接連出現。有趣的是,這些合作大多止於亞洲各國,鮮少有連接至歐美的。唯一有的,大概也只有打破藩籬的 Keith Ape 吧?不過單就亞洲而論,跨國合作已成常態。像泰國歌手 Dandee 主導的新興廠牌 TM303 就很積極在做這一塊。他們稱得上是與台灣關係最為密切的外籍 Rapper,除早在幾年前就來過台灣多次外,今年也分別與 HOW WE ROLL 以及 T.G.M.F. 兩大本土廠牌合作,推出《DOPE MONEY》&《Gold Chain & Cloths》兩手爆Trap單曲;而不久前與日本知名歌手 Anarchy、Ryuzo 合作的《Boom Baap! Remix》,更是今年 Dandee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曾到過泰國觀看他們表演過的友人(T.G.M.F. * B.C.W)如此描述,「Dandee他們的表演非常地狂,比起在家看Video,還不如現場聽來得爽快。」一開始光頭編還不太相信,但在上月聽完 N.G.N. 演唱會後,我只能說,這群泰國饒舌歌手的確很有一套,甘拜下風。

S-35

TM303, Dandee , Tailand

亞洲最成熟的兩個國度:日本、韓國。

有別其他國家,日、韓兩國的 Hip hop 音樂發展相對成熟。不過或許是民族性不同,這兩國也衍伸出截然不同的 Hip hop 風格。從最近來台表演的日本 YEN TOWN 及韓國 JUST MUSIC 上,就能明顯看出兩國差異 ── 日本歌手保留了 Underground 的調性,像是幾群同好圍在一起自成一圈;韓國歌手則像極了藝人,Hip hop 是他們挑戰主流市場的武器,凡事都會做到盡善盡美。

以韓國近年火紅的「嘻哈版我是歌手」《SHOW ME THE MONEY》為例,該節目除聚集韓國各大廠牌相互比拚外,其操作方式更勝純粹偶像模式,讓嘻哈文化成為當地主流。由韓國歌手 Swings 帶頭的 JUST MUSIC 就是一例,旗下歌手 Vasco 雖然在《SHOW ME THE MONEY 3》最終戰敗給了 YG 的 Bobby,卻因勇於挑戰的精神(Vasco入行多年,地位早已不需參加任何比賽)而贏得更多的掌聲。

S-30

YEN TOWN, Japan

在娛樂圈場外,你仍能看見日、韓廠牌與各國的合作,就像本段開頭所提的,不論是與泰國、甚或歐美國家的合作,日本一流始終能保持自我,用自己的方式去詮釋,韓國則顯得相對百變。最近台灣廠牌 T.G.M.F. 跟 JUST MUSIC 以及 YEN TOWN 之間有不少合作,感興趣的可以前往 Youtube 查詢,聽完你大概就懂我在說什麼了。

LINE23-720x5

Nightmare 惡夢 – Feat. Vasco , Cjamm , B€W , YZ (Just Music X G$MOB)

LINE23-720x5

而中國也不再是你想像中的文化沙漠

中國雖然有乘上此波亞洲熱潮,不過由於國情使然,並沒有爆炸性的合作出現。唯獨在曲風上有了很大的進化,與上述各國一樣,採用了象徵新世紀的Trap Music。該曲風源自於2010年左右的美國,由 Gucci Mane、BONES 開始,A$AP Mob、Young Thug 等人發揚光大。Trap 有如一個無限的迴路,能讓歌手盡情表現情緒、音調而不被Beats所限制。

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有很多中國饒舌歌手喜愛 Trap 的原因 ── 他們發現到,自己的傳統方言竟可與 Trap/type 融合在一塊,那種衝撞感,使原本的土,轉而成為一種新的流行。來自四川的成都說唱會館即是中式 Trap 的代表,其方言有種魔力,能吟唱出類似非裔歌手 O.T. Genasis 般的渾厚歌聲。他們在中國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得歸功於Trap 的流行。Trap 在他們手裡,既是致命的武器,也同時是中國 Hip hop 向世界發聲的終極管道。

S-37

而就在瞭解了國際趨勢後,身為亞洲一員的我們也不得不問,台灣呢?除了那些刷存在感的合作之外,我們的 Hip hop 在國際間的定位在哪?這是個嚴肅的問題,一時半刻很難解釋,但或許能在此波亞洲熱潮中,得出一些些可能的答案。

台灣Hip hop的機會在哪?

為何會有跨國的合作?這些合作的目的為何?

首先,「行銷及造勢」是一大考量。即便是本國間的合作也是如此,新人往往需要藉由與知名人士合作,才得以迅速建立自己的品牌與名聲。而之所以會開始與他國合作,則是因為人們需要新的刺激。當聽眾聽膩了自家人的合作,勢必該尋求外力協助。打造《IT G MA》的HI-LITE 找上了來自日本的KOHH及Loota,雙方均為新生代,不至於沒有名氣,但不像前輩們那麼大,很需要靠嶄新的合作來突破僵局。這是一個 Crossover 相互拉抬的概念,而事後也證明了他們的成功。

而除了在本國的造勢外,「擴大市場」也是跨國合作的一大因素。儘管Hip hop於亞洲各國穩定成長多年,但就普及度和市場大小而言,仍與發源地美國有很大的差距。為了拓展新的市場,就不能止於本國的耕耘,必須透過跨國合作,打開自身於他國的知名度。接著,就是不停地巡迴表演。Keith Ape 如此、KOHH 如此,而來自泰國的 Dandee 更是如法炮製。合作、表演、合作、表演…重複模式再三的輪迴,使原先相隔遙遠的各國變得緊密相連。而市場,也就跟著擴大起來了。

S-40

TGMF , Taiwan

作為亞洲一分子,台灣也有著自己的 Hip hop 市場,沒有多大,但很團結且持續興旺。光從Youtube 點擊數來看,就能發現台灣 Hip hop 的可能性 ──雖然仍有刻板印象,但可想而知,年輕人是非常喜歡也樂於接受 Hip hop 的。這是台灣的本錢,也是為何頑童、玖壹壹等團體會成功的主要原因。

不過,倘若單就未來發展性而論,台灣市場並不夠,我們也很需要往外拓展。中國市場是許多人的目標,儘管當地早有許多成功的嘻哈廠牌,但不管是韓國或泰國方面,都對此一市場表示興趣。使用相同語言、有著類似背景、文化的台灣,不僅能直接進入中國,甚至可協助各國與中國相連。

不能否認,台灣很可能成為亞洲 Hip hop 的交流重鎮。

S-51

2015 為亞洲 Hip hop 元年

這曾經是政商名流的夢想,但如今將由 Hip hop 來實現。過去一年,我們看見了台灣多個廠牌的跨國合作,有 HOW WE ROLL 的《DOPE MONEY》、《AIR FORCE ONE》,也有 T.G.M.F. 跟 YEN TOWN、JUST MUSIC、TM303等大牌的合作。而上月於台北華山舉辦的 New Generation Concert新世紀演唱會,更可視為台灣向全球宣告自身定位的重要瞬間。很可惜,中國方面因故無法參與,但當所有國家歌手共同站上舞台的那一刻,仍表現出我們海島國家「無畏無懼」的氣勢。那種震撼,至今仍讓我難以忘懷。

2015年,是亞洲 Hip hop 興起的一年。
同年12月16日,我們見證了此一浪潮的巔峰,並於台北劃下完美的句點。
2016,Asian Power,你準備好了嗎?

editor_Evan Wang
photo_Sidean Photography/享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