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TW RAP │ 水式饒舌-『大衛‧蕭』#獨家專訪 – 台灣新生代饒舌歌手

李小龍曾說過「Be Water,my friend.」這麼一段經典名言,大意是指做人需像水,透明、無形,能容身於任何想像空間中。但你可曾想過,倘若做人是如此,那相同道理又能否應用在其他事物上呢?

上週,我們前往了饒舌廠牌「地下國度」總部,目的很明確,就是要訪問新生代饒舌歌手大衛‧蕭。雖說是新生代,但圈內普遍對 David 並不陌生,早在多年前的一首《Family First》便讓我們看見了他的實力,他那截然不同的「氣」,甚至為前輩蛋堡所看好,發展潛能無庸置疑。而經過多年沉潛後,如今大衛終究落腳於 Underground Nation。主理者 Johnny(受罪)向我表示,他們私下稱大衛‧蕭的音樂為「水式饒舌」,意旨行雲流水、多變多形,並擁有無限的發展可能 ── 這似乎與李小龍的談話有異曲同工之妙,而如果他真是如此,或許將帶來毀滅性的改變。

饒舌圈最早爆炸大概是熱狗的出現,但他是黃色炸藥,是投放於天際為人所側目。然,後來的饒舌很難做到這點,所以才會有蛋堡、國蛋等相對柔軟的音樂風格出現。他們像風一樣,是舒服的,像空氣般自然。而如今輪到新生代登場,包含了戰犯音樂以及人人有功練等群體,會是怎樣的型態?目前我們不得而知,有待日後解釋、分析。只是,現在有人說大衛‧蕭是「水」,那我們就很好奇了,究竟是怎樣的特點,讓他獲得如此名號?是音樂風格使然,還是他的做人處事?

總之,就由本篇專訪來好好認識他吧!LINE23-720x5

獨家專訪_大衛‧蕭

2

Cap_Dssent ” Ace” 防潑水五片帽 / Jacket_Remix x Nabiis Godspeed Rain Coach Jacket

請大衛蕭介紹一下自己。年齡,幾歲接觸饒舌音樂?

哈囉,我叫大衛.蕭,今年22歲。我小時候在教會長大,當時牧師發現我喜歡聽這類音樂,也很鼓勵我去創作,所以一開始的表演都是在教會,內容也都不外乎福音。那時候饒舌對我而言就是一個興趣,並沒有真正把這當一回事;直到後來我童年玩伴 Sam 對我說,「David,你要不要試試看,真正把音樂當一回事?我們可以一起做音樂。」我們才開始在網路上丟些作品,也開啟了自己的粉絲專頁。單打獨鬥的過程約莫兩三年吧,在那之後,我們遇到了 Johnny 哥(受罪),然後就加入地下國度,直到現在。

當初加入地下國度的過程?

當時我們決定認真的把音樂當一回事,也很想試試看哪邊會有機會。於是就開始到處去談,到處去行銷自己,但結果卻是到處碰壁。其實那時候很沮喪,很挫折,各種狀態都不是很好。一直到認識Johnny哥,正巧他也想認真經營地下國度,在談過之後,發現彼此價值觀、理念等等都很相近,所以我們就決定在這落腳。我相信這是上帝的安排。

3

我相信加入地下國度是上帝的安排。

影響自己創作最深的?

我的創作並沒有一定的規則,但大多數的作品,靈感都是源自於某個「故事」。不僅是我自己的,也有可能是我朋友的故事,像是單親家庭之類的等等…。有時候也會因為閱讀報紙、看電影,獲得一些不一樣的想像。我喜歡那些真人真事,而只要讓我覺得感動,我就會想把它試著做出來。其實我早期的音樂也是比較自我的,嘻哈嘛,就會想告訴大家我有多厲害,真正第一首寫別人故事,則是《Lord Have Mercy》這首歌。

那時候我看到一則中國新聞,是一個小孩被沖到馬桶裡,消防隊在急救、鋸掉水管的畫面。我就覺得不可思議,想說,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另外也猜想,可能是小爸爸、小媽媽的緣故,覺得養不起小孩就把他丟棄。總之,我就寫了這首歌,用許多人稱、視角去描寫整個故事。第一個是這位媽媽的心聲,她會這麼作,或許是她偶然間發現自己懷孕、不知所措,所以才痛下決心;再來就是這位爸爸,他不想要負這個責任,所以跑了,而他會跑的原因,則是因為他從小也沒有父親,沒有一個榜樣。

雖然是臆測,但我認為這樣的循環確實不停發生在當今社會,像我周遭朋友也有很多類似經驗(爸媽離婚),對婚姻不抱持任何期待。我希望這首歌告訴聽眾,我們在做任何事情時,能經過一些思考。可能你是個爸爸,你外遇什麼的,但你影響的不只是你自己,而是你的孩子,甚至是他們的個性、想法、價值觀等等。

你希望你的音樂能…?

我很在意自己的音樂能不能給人共鳴。我非常希望我的音樂能紮到人心,儘管不一定每一首都能這樣做,但盡量會朝這個方向去努力。

6

我的歌,靈感都源自於某個故事。

最大的挫折是?

就像我剛才說的,之前我們很想出頭,也找了很多不同老闆討論,但結果不盡如人意。他們的理念跟我的理念很不一樣,或許他們有他們的考量,會跟我說,「我覺得你寫這種東西還好,你可以去做Party 歌啊!你寫 Party 會紅,可以賺很多錢。」然後就叫我去做 MC 那類的工作。我心裡知道那不是我,卻又很想要有個機會,就很掙扎要不要妥協?其實我做音樂的初衷,就是希望能運用音樂帶給年輕人一些不一樣的想法,如果妥協了,不就沒任何意義了嗎?我想,這跟我的信仰有很大的關係,我的核心價值就是如此。所以我之後還是選擇堅持自己,只不過當時真的很難過就是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F1xUVKCE98

 

信仰對你而言是?

信仰對我而言就是生命。我思考的模式、依據、對事情的看法等等,都是源自於我的信仰。我從小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對我而言,信仰是很理所當然的,就像空氣一樣,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東西。

不過我必須得說,當兵這件是改變我很多。其實我以前都只會用信仰的眼光去看事情,是很 Judge、很指責人的;但在當兵的過程中,經過一些事情、與人相處後,讓我學到,或許我們可以用愛的態度去對人,而不需要太多指責 ── 這是我在信仰上很大的改變。

你的人生格言?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以賽亞書,41 章 10 節)』這是我在當兵、跳傘前看的一段經文,一直到後來也都很受用。對我而言,這是上帝對我說的話。像我們做音樂,它不是一個很穩定的事情,不能保證我明天就能怎樣,就跟跳傘一樣,是個挑戰。所以之後每當我面對困難時,我就會拿這段經文來鼓勵我自己,因為無論如何,上帝必用祂的右手扶持我,我不必驚慌害怕。

77

我思考的模式、依據、對事情的看法等等,都是源自於我的信仰。

你如何將信仰融入hip hop中?這過程是否有衝突?

衝突是有的,但對我而言,每個人的生活習慣都不一樣,以 Hip hop 精神來看,我對這些事情都包持著Respect的態度。然而,我也認為「愛」也是 Hip hop 的重要元素。這觀念跟聖經很像,上帝愛世人,無論這個人怎樣,上帝都愛他,Hip hop 也是如此。儘管我的生活模式跟現在的 Hip hop 圈人很不一樣,但我相信我可以不借這些(酒精或其他事物),也能做出很酷的東西。我認為上世紀、最初的 Hip hop,很多都是他們心裡的聲音,種族歧視、社會議題等等,是一種宣洩,同時與群眾產生共鳴。而我相信我的音樂也是如此,對某些人也能有同樣效果。像之前有位粉絲寫信給我,他說,「謝謝你,這首《Family First》讓我聽完後很想回家。」我看了就很感動,雖然我並沒有直接帶到信仰,但卻能一樣影響他人,而這種音樂,就是我想要做的。

先前蛋堡曾表示你是他最看好的新生代,相信你也看到了。當下感覺如何呢?

這是一種被肯定的感覺,我很謝謝他,我也不會讓他失望。蛋堡是我在這個圈子很景仰的前輩,能被他肯定當然是很開心。

經過多年後,加入 Underground Nation 的你也有了些不同。從《格局》這首歌中能略知一二,不論是用字遣詞或成熟度皆是如此。然而你自己怎麼看待這件事?跟先前相比,你一樣與不一樣的地方在於??

我的初衷一樣,並沒有多大改變,但我也認知到,這是一個 Business,必須要在理想跟商業現實上有很好的平衡。不能完全照自我的方式去做,不然如果沒有賣點,也對公司、老闆說不過去。所以我常跟團隊討論如何把想法實現,畢竟很多人的腦袋總比我一人好,可以用不同角度去思考。我也很感謝老闆 Johnny 哥的協助,他有他的想法,也有他長年的經驗;最重要的是,他的價值觀跟我們很類似,在溝通上是非常開心的。

說說接下來的計劃。

接下來每個月我都會丟一首單曲出來,基本上都是全原創的,每次主題都不一樣,也有不同形式,到時候還請大家別忘了 Follow。

5

很多人的腦袋總比我一人好,可以用不同角度去思考。

LINE23-720x5

延伸訪問_ 地下國度 Johnny

除了訪問大衛‧蕭之外,本回我們也特別挪出一段時間,問問地下國度老闆 Johnny(受罪)對 David 的看法。這也是我第一次跟 Johnny 哥對話,老實說感覺有點酷呢…

1

地下國度_受罪

 

據說當時 David 是毛遂自薦的,能否回顧一下當時你對這位年輕人的看法?

當時他是自己把歌丟給我,但老實說,我並沒有真的去聽它,一直是到後來我要把地下國度公司化,在找新血的同時,才真的把他的歌再拿出來聽。想不到結果驚為天人,完全中,於是就趕緊找他加入我們。以他年紀來看,他的歌詞也好、Flow 也好,都是我們沒有聽過的。在我們那個時代,並沒有像現在那麼多的資訊,玩饒舌是很辛苦的,相較之下曲風也較沒有變化,所以當我聽到他的音樂,很快就被吸引,也才發現到,哇,原來饒舌還可以這樣子搞。

David 進入地下國度後,你覺得他表現如何?

就像你們剛才聊到的,他不是有傲氣,而是很固執。有很多東西他會想照他的模式來做,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但進到公司後就是一個團隊,我們會有別考量,不管是商業或市場,所以就必須要有些調整。過去 David 的東西普遍都太正面,久了、多了,會很無聊,所以我就建議他說,你可以把一首歌切成很多塊,前段可以有不同面向的看法,最後再拉回你想要的。畢竟這社會不是只有光明,也是有很多黑暗面的事情,包然弱勢族群等等…並非每個人都有信仰,你必須要改變寫歌方式,故事可以繼續說,但可以說得更 Deep 一點。其實他很年輕,不是每件事都經歷過,而我的角色就是說故事給他聽,讓他從中獲得一些想法。我不擔心他的音樂品質,這部分我不會給予太多意見,主要是針對他的內容及方向等等,我才會特別注意。

11426185_910303562359565_2953868310036189754_n

Underground Nation 全員 (image via_地下國度)

你對 David 的未來規劃。

我們預計會在年底發行大衛‧蕭個人實體專輯。其實這就等同印名片,雖然不太可能賣錢,但我們會拿去報獎。我對他的作品很以信心,可以挑戰金音或金曲。如果未來要往中國大陸發展的話,也需要這麼一張專輯。另外,我們預計今年每一個月,都會在網路上丟一首歌,目的很明確,就是讓大家對他更有印象。

其實 David 是個很有企圖跟野心的年輕人,經常會刺激到我。我現在四十歲了,但想不到這個二十出頭的人比我還重視工作。像他當兵之前我就跟他說,「欸,我覺得你太瘦了,這樣上台不好看。」結果他竟然就自願跑去選特種部隊,這是一般年輕人不可能做到的,像我自己都是能避就避、能靠關係就靠關係,而他做到了,這點非常不簡單。至於他的生活習慣也讓我很驚訝,他從來不會遲到,也不會 Delay 任何事情,說乖巧也不是,必須說他非常精實吧?他知道他自己要的是什麼,而下一步該做甚麼。他有時候會反倒讓我感到壓力,但也同時會激勵到我自己,必須要跟上他的腳步。

地下國度進入第三代,接下來你期望這公司如何發展?

其實大家都非常辛苦,沒有熱情與夢想是非常難繼續下去的。當然我們看到了熱狗、頑童、蛋堡、Miss Ko 的成功後,會得到一些鼓舞,但畢竟他們也是做了十年以上,在那之前也是經歷過很多困難的。像頑童他們也曾窮過、苦過,甚至在泥巴裡面爬來爬去 ── 其實我們現在也是同樣的心情,明明就有更好的機會,為何還要堅持這個大家認為是小孩子的東西?我現在四十歲了,還要繼續嗎?但問題是,這就是個夢想,現在地下國度對我而言,就是一個圓夢的地方。我也是這樣跟這些年輕人說,希望他們能朝這個目標邁進。

12647484_1017626244960629_5826971905485299594_n

Young Souljaz x 4Play x 大衛.蕭

LINE23-720x5

後記

整段訪問中,最讓我訝異的還是 David 的年齡。儘管先前認識戰犯音樂時也曾為他們的年紀驚奇不已,但就如同 Johnny 哥所言,這些年輕人還真的一個比一個厲害,而他們的努力,更是讓身為老屁股的我們汗顏。猶記得幾年前 David 與陳老師合作的《Family First》,這是我第一次聽見他的聲音,行雲流水般的 Flow 加上恰到好處的詞句,字字珠璣,不像那些言不及義的 Rap,品嘗過後格外爽快。雖不能說他毫無破綻,但回歸年紀來檢視,其潛力不容小覷。

網路時代,除資訊發達,能吸收來自各方的技巧、經驗外,任何人都能利用網路來行銷自己。但論其重點,還是得回歸實力,以及如何妥善運用這些資源。David 比一般同齡歌手都還努力,在他決定把音樂當一回事後,便切切實實地把每一環節都做到最好。當然,加入地下國度、有了廠牌加持,對雙方而言,更是如虎添翼。在此之前,地下國度並非實際運作的公司,儘管名氣響亮、風格顯著,卻因各種因素而無法踏出最重要的一步;一直到對音樂仍懷抱夢想的 Johnny 決定破釜沉舟、開設公司、廣納心血後,終於讓等了好久的 David 有了一次脫胎換骨的機會。

在荒漠奔馳多年後,千里馬終於遇見他的伯樂。其實我本不想把文字搞得那麼正向,好似什麼勵志故事般,但從 David 和 Johnny 口裡說出,卻又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而依目前裝況來看,David 在地下國度似乎也還混得不錯,據說年底將會推出個人首張專輯,而未來每一個月,都會有作品於網路發布。「Be Water 像水一樣」── 或許沒有過去的經歷,David 就不會有今天,而那鍛鍊出來的功力,更使他像無形無色的水般,能安裝於任何容器之中。

新的「格局」。地下國度加上大衛‧蕭,我們拭目以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UX0ZX5T_Dw

 

大衛.蕭 粉絲專頁
地下國度 Underground N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