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嚴選

『H』TM 詳解: 拆解、重塑 ‧ 球鞋領域的『藤原效應』 – 藤原浩與最新鞋作 Air Max LD-Zero H

為慶祝即將到來的 AIR MAX DAY,Nike 方面可說是用盡心機。先是出動 NIKEiD 打造 Air Max 1、Air Max 95 之獨特式樣,接著在上週創新發表會曝光全新科技 Air Vapor Max,最後更聯合老戰友藤原浩丟出 Air Max LD-Zero H 這顆震撼彈搶得話題版面,種種作風,宛如橫掃二戰的閃電作戰,強而有力、且毫不拖泥帶水。然而,話題是炒了,但針對 HTM 這款全新鞋作(Air Max LD-Zero H),我猜大家還是有些陌生吧?有鑑於此,接下來的特別企劃,就讓大家好好認識它一番。

cool aiy max

about_HTM

HTM 系列係由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Nike 傳奇設計師 Tinker Hatfield 以及 Nike 執行長 Mark Parker 所共同打造,是個以「不斷創新」為宗旨的高規企劃。不難發現,HTM 名字取自於三人名字開頭的英文字母,象徵該企劃屬非常「私人的」,完全源自於「他們」的所求所想。這有點像是一群有能力的成功者,運用 Nike 資源、回過頭來完成理想那樣,所創造出的破格的產物,也格外精簡、並有著唯有 HTM 才有的特色。

據說 HTM 企劃經常於飯局中成立,代表 Nike 方面的 Mark Parker、Tinker Hatfield 負責產品的技術面及實際性能,而從街頭起家的藤原浩則規劃出整體的「風格」。Mark Parker 曾在接受時尚網站 The Business of Fashion 訪問時透露,「HTM 就像是個樂團,雖是團隊,但彼此之間卻又深深地交互影響著。」所以我們能在 HTM 系列中看見不同的身影,有時是很突破、很創新的,而有時則很傳統,似乎是在向過往致敬。沒有一定規範,但總能發現一絲共通點,這就是 HTM 的特色所在。

nike-htm-mark-parker-tinker-hatfield-hiroshi-fujiwara-interview-01-960x400

Hiroshi Fujiwara, Mark Parker, Tinker Hatfield(image via_highsnobiety

那 Nike Air Max LD-Zero H 又是甚麼? 

或許是商業考量,又或者是情有獨鍾,不論是 Fragment Design 或 HTM,只要係由藤原浩主導的企劃,總免不了對 Nike 經典款式的重新塑造。像 HTM Free Mercurial Superfly 以及 Roshe LD-1000 SP 就是很好的例子 ── 前者取材自 Nike 足球鞋款 Mercurial Superfly,並將大底更換為 Nike Free 系統;而後者則為前年重磅企劃,結合 1976 年長跑鞋 LD-1000 之外型及 Roshe Run 的大底,其概念無異於 Free Mercurial Superfly,皆是經由拆解、重塑而成,既為混血,也同樣創造不小話題。

據藤原浩說法,本回的 Air Max LD-Zero H 也有個「原型」── 儘管此做法已成常態,但我認為最有趣的地方在於,該原型竟是 LD-1000 的前身 Nike Boston。話說到此,我們也大可合理猜測,Air Max LD-Zero H 的誕生,肯定也與先前的 Roshe LD-1000 SP 有著密切的關係;又或者是同一時期,藤原浩翻閱 Nike 產品資料時,所延伸出的相似構想。只是在議題操作上看來,當年 Roshe Run 確實正夯,會率先推出 Roshe LD-1000 SP 也就不用太過意外。

nike-fragment-design-roshe-ltd-1000-01

2014 年推出的 Roshe LD-1000 SP(image via_hypebeast

緊接著問題來了,所謂 Nike Boston 又是何物呢?不難發現,各大運動品牌都有名為「Boston」的跑鞋,而之所以如此命名,主要係因為 Boston 為全世界最具歷史的「波士頓馬拉松賽」發源地,以該地為名,除紀念意義外,也很容易與長跑運動作連結。包含 adidas、New Balance、Nike 在內都有相應鞋款,其中 Nike Boston 出現於 1973 年,是最早以 Boston 為名的長跑運動鞋。在此之前,這雙鞋名為 Obori(日本福岡馬拉松賽旁的湖畔名稱),但由於當年最大敵手 Onitsuka Tiger 也有同樣名稱的鞋款,一直到長跑選手 John Anderson 著用、並參加波士頓馬拉松賽後,Nike 才正式將其該名為 ” Boston ”。

Nike Boston(image via_only-sneakers

拆解、重塑 ── 球鞋界的「藤原效應」 

Fujiwara effect(藤原效應),專有名詞,由日本氣象學家藤原咲平所發表,意旨兩個相距不遠的大氣旋渦,相互影響下所產生的共拌效應。而以球鞋界來看,似乎也有著雷同的「藤原效應」,只不過此「藤原」非彼藤原,指得是有教父美名的藤原浩。

如同前段所述,藤原浩很擅長把球鞋拆解、重塑,創造出全新的式樣。就這次 Air Max LD-Zero H 來看,即是將當年那雙 Nike Boston 重新改良、裝上 Air Max 2014 氣墊後的產物。細節一若既往,藍、白交錯,簡約又不失細膩,標準藤原風格取向。然而,我們仍不能忽略行銷策略的重要性,因為即便少了美感環節,這款掛上 HTM 名號的鞋作仍舊話題十足。

HTM
HTM
HTM
HTM

(image via_modern-notoriety

儘管以先前 Dart Sock 操作模式而論,仍難以避免所謂「以小眾刺激大眾」的行銷手段,但相對於日人對於上世代老物的情愫,我們寧可相信藤原浩及 HTM 之間的合作,是超乎一般商業模式的。藤原浩也許就是被  Nike Boston 的故事、傳承價值吸引,才使其成為創作選項。而他也很懂得運用自己及 Nike 的資源,使原本獨立但相近的風暴,相互牽引、交互影響,除延長了產品的壽命外,甚或創造出難以覆滅的潮流話題。你不得不佩服藤原浩以及 HTM 企劃,那是一種將興趣、喜愛的事物玩到極致的典範,不論對他本人或者另外兩位夥伴都是一樣。

經過了 14 個年頭,這股「藤原效應」仍沒有削減的趨勢,他們證明此一價值、行銷作為的成功,同時也象徵了 HTM 的與眾不同 ── 這群人是沒有侷限且不斷創新的。

MTM3MzQxOTY0Nzg4OTY2NTY5

Nike Air Max LD-Zero H(image via_eukicks

Nike Air Max LD-Zero H 將於 3 月 26 日正式上架;
台灣販售消息請洽 Nike(02-8161-2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