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詳解H『T』M │ Air Max 世界觀的創造者 – Tinker Hatfield 與最新鞋作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1000x550-01

上一篇我們為各位介紹了 AIR MAX DAY 中最特殊企劃 HTM 的其中之『H』,接下來輪到『T』上場-名聲響亮的 Tinker Hatfield。不過開始之前還是前情提要一下:

 

about_HTM

HTM 系列係由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Nike 傳奇設計師 Tinker Hatfield 以及 Nike 執行長 Mark Parker 所共同打造,是個以「不斷創新」為宗旨的高規企劃。不難發現,HTM 名字取自於三人名字開頭的英文字母,象徵該企劃屬非常「私人的」,完全源自於「他們」的所求所想。這有點像是一群有能力的成功者,運用 Nike 資源、回過頭來完成理想那樣,所創造出的破格的產物,也格外精簡、並有著唯有 HTM 才有的特色。

nike-htm-mark-parker-tinker-hatfield-hiroshi-fujiwara-interview-01-960x400

Hiroshi Fujiwara, Mark Parker, Tinker Hatfield(image via_highsnobiety

 

And now, it’s Tinker’s turn !

 

『當你在功能或者創意上大跨步的時候,大家都會緊張,
不過我喜歡時不時讓人緊張一下!』 by Tinker Hatfield, 2015

 

Tinker Hatfield – Air Max 世界觀的創造者

身為在 Nike 工作 36 年的資深員工,稱他是最瞭解 Nike Air Max 的人並不為過,畢竟 1987 年世界第一雙配備可見式氣墊的 Air Max 1,就是出自 Tinker Hatfield 之手,包括 Air Max 90 、Air Max Zero、以及無數的 Air Jordan 都是他的作品,(忘記的人請看這篇:深度訪談 ∣ 球鞋設計界的MVP!Nike首席設計師&副總裁 Tinker Hatfield)實際上,不論性能好壞,市面上以氣室為題材的運動鞋避震系統並非只有 Air Max 一家,什麼原因讓 Air Max 出類拔萃?我想就是 Tinker Hatfield 賦予 Air Max 1 以及其後無數款式的獨特世界觀,聽來很玄,簡單說就是 Tinker 的設計初衷不單只設計球鞋,由於 Tinker 的建築科班背景而立體了起來,這也影響了後繼的各款式,在打造創新與機能之餘,卻無心插柳的延續了屬於各個年代的機能之美。

 

MAX 90
MAX 90
MAX 90

 

原本被稱為 Air Max III,因為是第三代推出的 Air Max 跑鞋。傳說中的 AM90 OG 指的是多半是 InFrared 紅外線配色。(Nike Air Max 90 OG via KICKS ON FIRE

LINE23-720x5

身為HTM 三者之一的 Tinker Hatfield ,怎麼看 HTM 企劃? 又對 HTM 的將來有著怎樣的期待?接著的訪談應該可以給你一些輪廓:

在你的記憶中 HTM 這一項目是如何成為現實的呢?

早在 2002 年 HTM 項目啟動之前,我們就已經與藤原浩保持著一段友好的關係。Mark Parker 和我出入東京感受當地的文化,我們都認為如果能將三種不同的觀點融合在同一個專案中將會十分有趣。但我十分肯定最終想出 HTM 這個點子的是 Mark Parker,當時我便意識到這正是他的拿手好戲,他的確很瞭解如何將合適的人組合在一起。

你認為 Mark Parker 和藤原浩在 HTM 合作專案中發揮了什麼作用?

Mark Parker 發揮了他一貫的作用,他是一個設計師,但他也是一個開發者,致力於在實驗室裡進行創新。此外,他總是富有遠見,能夠選出合適的人來合作,合適的項目來研究。在實現概念、策劃組織和改革重組方面,他也是一個天才。比如他的辦公室就設計打造的非常漂亮,在他的辦公室內包含了來自生活中各方面的藝術品和紀念物,但是經過他用某種方式把它們組合在一起,就會呈現非常棒的效果。這就是他代表性的思考方式。

藤原浩的品味極佳,而且他似乎總能領先潮流一步。他在重新應用已有的科技和設計方面天賦異稟,也非常擅長重新配色和使用不同的材質。他的創意幫助我們在審美方面達到一個全新且令人激動的境界。至於我,我一直都對探索新技術和為運動員設計性能產品方案充滿了興趣。這也是合作的美妙之處:透過將我們獨一無二的觀點和技巧的結合,創造出一流的產品方案。

回顧 2004 年的 Sock Dart 襪子鞋,HTM 為何要對其進行改良?

我是 Sock Dart 的原始設計師之一。這是一個充滿挑戰的專案,其中包含了圓筒針織設計,而這也是我們一直在告訴大家的–這是鞋類設計的未來。但是當我們最開始推出這款鞋的時候,並沒有生產太多,所以並沒有多少人真正見過它。

我記得不久之後,藤原浩想要把它帶到 HTM 中,當然我也對此感到非常興奮。我告訴你,我參加這一性質特別的項目的原因之一,就是它可以讓你有機會挖掘到一些別人都不曾真正注意到的珍寶。在這一過程中,可以激發出關於未來設計的火花。Sock Dart 令人們對一些即將出現的新專案有了新的思考,我們開始對針織技術有了更多的研究,這是一款如此前衛且具有未來主義風格的鞋子。

 

nike-air-max-90-superfly-tinker-hatfield-5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的身世之謎

那麼,2016 為了Air Max Day 而誕生的這一雙鞋跟過去的 Air Max 有何不同?在球鞋設計領域,Tinker 絕對無庸置疑是近代球鞋的重要推手。在 HTM 三人之中,筆者私心認為設計過最多經典的就是 Tinker,而在 Air Max Day 的旗號之下,他會玩出什麼新花樣肯定是全世界鞋圈注目焦點,這次的設計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一款結合了 Air Max 90 與 Mercurial SuperFly 足球鞋的跨界樣式,預料之中的用了 Tinker 最具識別度的 Air Max 90 以及現階段當紅的襪套式概念,或許張揚高調,肯定不是黑白調子極簡學派信徒的菜色,但是希望在這款鞋上表現 Tinker 設計哲學的企圖是顯而易見的!

 

關於這次的設計初衷? Tinker Hatfield 他這麼說:

設計的主旨與初衷是? 

我抗拒只是做調色師或風格的判定者。如果讓我重新設計一款 Air Max,我會改變它。我會給它增加一些額外的技術。我一直都很喜歡穿 Mercurial Superfly,我喜歡它的鞋領帶給我的感覺。把這種鞋領應用到 Air Max 90上,我們就能改善它的性能,這也始終是我作為設計師的興趣之一。

那麼針對誰而設計呢?

在設計方面我總是會採用一種分級化的手法,我會先考慮一些頂尖的用戶。如果我注意的是一位高水準的運動員,那取得的成果就會更好。換句話來說,我首先開始考慮的是運動員,比如一位世界級運動員,或者一位昔日的運動員。這是我確定整體風格概念的開始。幸運的是,這些年來,這種思維方式總是能説明推動風格的成型。

配色看起來非常大膽繽紛,原因是?

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取自我的經歷。當我畫草圖的時候,我畫的是我所見到的和所做過的所有事情的關鍵。當我設計這款鞋的時候,我從我在美國和法國的經歷中汲取靈感。這兩個國家都對我的事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這就是紅、白、藍配色的源頭。

這一配色方案在某種程度上也代表著我在配色方面的起源,因為在我的整個職業生涯中,我一直都更偏愛混合色,或者古怪的顏色混合。但是在這雙鞋上,我直接回歸主色調。這是一款非常有吸引力的鞋子,融合了獨一無二的技術,但在顏色方面卻直接採用經典的配色。

MAX TTT
MAX TTT
MAX TTT
MAX TTT
MAX TTT
MAX TTT
MAX TTT

 

photo via NIKE. Inc

 

該對 HTM 有何結論或感想?

不論是設計者還是欣賞者,變中求取不變永遠是最困難的,縱觀歷史,商業總是建立在創新和前人未曾涉足的事物之上。HTM 是通往這一終極目標最睿智的途徑之一。這是一個極其有益的專案,我也為自己能夠成為其中的一份子而感到驕傲。除此之外,這一項目還有很多樂趣,我們必須打破規則。像這樣的事情,有什麼理由不喜歡呢?

cfffb13936c7c89564bee2a1fba6361d

photo via Pinterest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將於 3 月 26 日正式上架;
台灣販售消息請洽 Nike(02-8161-2619)

/

about COOL-STYLE.COM.TW

由 COOL 雜誌團隊經營,20 年專業編輯經驗,提供街頭文化與潮流時尚的大大小小林林總總,想看球鞋、名人、穿搭、生活、娛樂、藝術、時尚這裡都有!

想追蹤第一手潮流新訊,不妨持續關注 COOL 官方粉絲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