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詳解 HT『M』:巨型機器人的駕駛員 - Mark Parker 與他設計的 Nike Air Max Ultra M

本週最大事件莫過於即將到來的「AIR MAX DAY」,這是個由 Nike 發起的節日,為紀念、行銷品牌旗下最受歡迎的 AIR MAX 系列鞋作。很特別的,由 Nike 執行長 Mark Parker、設計師 Tinker Hatfield 及日潮教父藤原浩主導的 HTM 企劃也參與了這項慶祝活動。早前我們分享了後兩者的相關介紹,深刻了解到 HTM 的設計面及技術面;此番,我們把焦點轉至 Mark Parker 身上,細數這位帶領 Nike 十年的 CEO 對該企劃之經營方針。

1000x550 2-01

about_HTM

HTM 系列係由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Nike 傳奇設計師 Tinker Hatfield 以及 Nike 執行長 Mark Parker 所共同打造,是個以「不斷創新」為宗旨的高規企劃。不難發現,HTM 名字取自於三人名字開頭的英文字母,象徵該企劃屬非常「私人的」,完全源自於「他們」的所求所想。這有點像是一群有能力的成功者,運用 Nike 資源、回過頭來完成理想那樣,所創造出的破格的產物,也格外精簡、並有著唯有 HTM 才有的特色。

aa946__htm

Nike HTM(image via_hiphopmusicnow

使 Nike 領先群雄的關鍵人物

說 Mark Parker 是「全球最具創意的 CEO」一點也不為過,光從他幾十年來的成就便能略見一二。自 1979 年加入 Nike 起,這位「前」田徑選手便展現他超乎常人的經營手腕,這包含經營他自己 ── 先是擔任鞋類設計師,一當就是八年, 之後便加入經營團隊,出任 Nike 事業副總裁、負責研發,像 AIR 氣墊及相應的 AIR MAX 1 便是他當年與 Tinker Hatfield 所共同設計。或許是設計師加上運動員出身的緣故,在 Nike 的 Mark Parker 如魚得水、仕途順遂,年僅 50 歲就當上首席執行長,連年主導無數個大大小小的企劃,使 Nike 市值從當年的 160 億美金,發展至今年的 860 億美金。

從基層出身,使 Mark Parker 更懂得團隊及市場需求。除了 AIR MAX 之外,FLYKNIT 編織鞋面的廣泛運用,亦被他視為最引以為傲的項目。不過,真要探究 FLYKNIT  的成功,就必須得先聊聊讓它成功登場的 HTM 企劃。2012 年,HTM Flyknit Racer 率先上市,這是第一雙真正配置 FLYKNIT 編織鞋面的鞋款。因為以該企畫為名目的關係,使 FLYKNIT 很快受到各界矚目,沒多久後便開始量產,一直到現在仍被視為 Nike 最具指標意義的鞋面革新。值得注意的是,其實這個讓 FLYKNIT 完美起飛的 HTM 企劃已行之有年,早在 2002 年、也就是 Mark Parker 尚未擔任 CEO 時就已啟動。

Mark Parker Final

FLYKNIT 為 Mark Parker 最自傲的項目(image via_businesswire

Mark Parker 與 HTM ── 夢幻企劃發想者

「他總是負有遠見,能夠選出合適的人來合作,合適的項目來研究。」與 Mark Parker 共事超過三十年的 Tinker Hatfield 如此表示道。而單就 HTM 企劃而論,無疑是 Mark Parker 所提出最具挑戰、但又最有「玩味」性質的創意發想。有別於幾年前 Air Yeezy 的巧合與話題,更早之前的 HTM 更像是 Mark Parker 本人對時尚、藝術之於產品價值的具體實踐。他曾不諱言的表示 Nike 創辦人之一的 Bill Bowerman 並不重視美感,一直到他接任相關要職後才真正有了改變。

儘管 Mark Parker 等人一再強調 HTM 是自然而然的產物,沒有多大商業考量,但可以篤定是,做為經營者的他肯定得比另外兩人還要深謀遠慮。過去幾乎所有關係到 Mark Parker 的訪問或文章,都相當著用於「創新」這點,但我認為,相較漫無目標、毫無章法的創新,他真正成功的原因在於「實踐」── 妥善地利用資源與人脈。就像坐在「Mazinger Z」控制室裡的兜甲児般,也就是在無數概念中取其一,並將 Nike 這般巨型機器人帶往他們想去的地方/目標。於是乎,以三人為首的 HTM 乍看之下是個小型企劃,卻又牽動著 Nike  的過去及未來。

1b582cc6-7126-4a3f-9da4-dca6be043ca1

我們如何分工取决於理念。如以音樂比喻,不論誰手上有一個项目,佔據了「舞台中心」,到最後都會非常自然的運作。

不變公式:重塑經典

與藤原浩想法一致,此番由 Mark Parker 親自設計的 Nike Air Max Ultra M 也同為「對經典的重新塑造」。對在潮流領域相對薄弱的 Mark 而言,首當其衝的問題,便是要如何與「H」&「T」所打造的 AIR MAX 並駕齊驅。他選擇了自己擅長且熟悉的部分,以他擔任設計、開創者時所碰觸過的鞋款為藍本,加上 Nike 嶄新科技重新詮釋。

 

OG 版本的 Air Max BW(image via_thedropdate) 

不難發現,Nike Air Max Ultra M 的原型為 Air Max BW ── 該鞋款源自於 1991 年,是繼 Air Max 90 後的 Classic Shoes;近年重新被 Nike 拿出來復刻、改良,升級成輕量化的 Ultra 版本。這次 Mark Parker 的  Air Max Ultra M 也是 Ultra 版本的一例,不過在設計上稍微有些不同。如同他本人所述,他大量使用了自己以前還是設計師的作品概念,也就是 Vengeance、Vortex 和 Vector 三雙鞋款的相關細節。包含鞋頭、鞋帶孔、後跟、後飾片、鞋面、Swoosh,中底和外底在內,均與 1980 年代風格相近。儘管 Mark 認為這是他對上世代的歌頌方式,但以商業角度來看,其目的也很有可能是與 HTM 另外兩位做市場區隔。

 

由 Mark Parker 打造的 Nike Air Max Ultra M

你可以稱他為操盤手、策畫者,或是導演 …

當編輯那麼久,我很少會用到像「高瞻遠矚」這麼老成的成語,但現在用在 Mark Parker 身上,竟又是如此恰如其分。在 Nike 這般人才濟濟的大型企業,從設計師起家,發現到自身卓越管理能力後進入經營領域,爬上高層後卻又不忘革新,致力於各項對公司有利的實驗。一如所有小人物成功記所描繪的,除了基本工之外,廣闊的眼界與不斷學習、更新才是他的成功要訣。

我們不能說 Mark Parker 是最厲害的設計師,畢竟 Tinker Hatfield 的故事更具傳奇性,但若以 HTM 或他一貫經營風格而論,他肯定是 21 世紀最偉大的 CEO 之一。近兩年我們看見了兢爭對手的茁壯,但回歸市場操作來看,Nike 方面似乎仍循著自己的步調而不受影響。雖然我們不知道 Mark Parker 是否讀過《孫子兵法》,但他現在就如孫武所言,「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逸,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於人。」表面看來不為所動,實則正在利於自己的場域進行兵棋推演。未來,HTM 勢必續為 Nike 各項措施的先遣部隊,而就本次 AIR MAX 企劃為開頭,或許「分頭進行」的方式也不失為一選項。

不論如何,在 Mark Parker 心中肯定早有定見;
接下來,我們就選個位子坐好,看他如何編導這部商業大戲囉 …

039657e0-688c-43cb-9803-55453401432b

Nike Air Max Ultra M

Nike Air Max LD-Zero H 將於 3 月 26 日正式上架;
台灣販售消息請洽 Nike(02-8161-2619)

延伸閱讀
拆解、重塑 ‧ 球鞋領域的『藤原效應』 – 藤原浩與最新鞋作 Air Max LD-Zero H
Air Max 世界觀的創造者 – Tinker Hatfield 與最新鞋作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about COOL-STYLE.COM.TW

由 COOL 雜誌團隊經營,20 年專業編輯經驗,提供街頭文化與潮流時尚的大大小小林林總總,想看球鞋、名人、穿搭、生活、娛樂、藝術、時尚這裡都有!

想追蹤第一手潮流新訊,不妨持續關注 COOL 官方粉絲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