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TW RAP │ 準備降落 ‧ 獨家專訪『顏社 / 國蛋 GorDon』- 暢談音樂、生活,以及即將發行的專輯。

國蛋與蛋堡、Miss KO一樣來自嘻哈廠牌顏社,但與他們不同的是,他從來沒有離開過Underground。四年前,他毅然選擇前往紐約讀書,經歷不一樣的人生。事隔多年後,他回來了,並帶著新的 Shit 及更為堅定的決心,打算一次收復曾屬於他的地盤。上月 COOL 雜誌有幸前往顏社與國蛋進行對談,聊聊這些年的心路歷程與未來計畫。話不多說,國蛋 ” Back Again “!

IMG_7796

editor_Evan Wang / photo_Sean Li

去了紐約兩年,畢竟那邊走得比較前、也為 Hip hop 的重鎮,能否分享一下這段日子看到了什麼?是否就真如《Subway Series》所描寫的那樣?

紐約就是形形色色的人,除了英文、西班牙文外,在外面會聽到很多沒聽過的語言。語言太多了,會有一種「世界很大,自己很小」的感覺。《Subway Series》這首歌就像是個生活的縮影,我對那邊的人而言是一個 Asian,他們對我多少會有刻板印象,認為我就是愛工作、數學好、會打乒乓球之類的;但當我穿球鞋、打扮得像他們一樣的時候,我又能深刻感覺到,即使我們彼此不認識,卻又似乎存在著某種熟悉的頻率。就像我歌詞寫得那位陌生人一樣,儘管我們膚色、背景不同,卻能因 Hip hop 而有所連結。

音樂上有沒有新的體會?

其實我在那邊流行音樂接觸比較少,我只接觸自己有興趣的有一部分。音樂上我還是聽自己喜好的東西,跟在台灣沒什麼差別。畢竟現在資訊很發達,即使美國走得比較前面,但對我來說,這些新的東西本來就對我沒那吸引,所以頂多是開車聽電台時會聽,而不會刻意去搜尋它。至於我最高興的部分,是在紐約有去參加一些表演,是很瘋狂的那種。我從來沒有看過保全真的打人,但在那邊就是這樣,觀眾打保全、嗑藥嗑到瘋掉之類的…。就是一種「這樣也太扯了吧?」的感覺。

IMG_7826

「紐約讓我感到,世界很大,自己很小。」

除了音樂之外,這兩年間,你還做了什麼事?生活、想法上是否也改變?

我會更想做自己想要的事。不論穿衣服也好,做音樂也好,都是如此。雖然紐約是很流行的,是很多服飾品牌會想攻占的地方,但我去的那段時間,反而成了「找到我自己想要變成的樣子」的轉機。我會更想穿我自己想穿的衣服,是很舒適、很自然的那種,而不是因為這件是甚麼牌子或這件是甚麼來歷來決定。音樂上也是如此,只要我自己覺得舒服的,我就會去聽、甚至嘗試去做。

其實我以前也會想追求特別,心裡總會想,「挖操,我有好多好多技巧想讓你們知道。」或者是「我衣櫥裡有好多好貨,一定要穿出來炫一下。」之類的。但現在就不同了,純粹回到自己的喜好,自己覺得舒服即可。

國蛋這次將帶來新的 Shit,也是你首次以專輯方式發行作品。約莫準備多久,專輯走向、主題設定為何?你計劃給聽眾帶來怎樣的體驗?

準備時間大概半年左右,在我確定要回來前,我就開始著手進行這件事。中間有一段時間跟著蛋堡到處表演,現在這段時間則是密集的創作期。有些作品在紐約就已經錄了DEMO,然後有些是未完成,是回來之後才陸續製作完畢。目前預計會有八首歌,是個比較小的Project,與先前的《Dr.Paper》、《Dr.Paper vol.2 Blue Dream》、《GDN EXPRESS》有相當程度的連結,像是個事情的結尾、故事的結局那樣。不過之前是飛到那邊,現在是飛回來了,心情或多或少也有了些不一樣的轉換。

IMG_7873

《GDN EXPRESS》

當你在美國的同時,我們也看到了台灣饒舌圈有了些許的改變,不論是新生代的崛起,或是 Trap music 的普及。我相信你多少也有聽過,也曾參考國外新的音樂曲風作為靈感。只是以一位音樂工作者而論,你的底線是什麼?

我認為「在什麼情況下,聽什麼歌。」像現在流行的音樂,Trap 或比較 Turn up 的那些,都有它存在的必要性。我平常也是會需要這些歌,在我比較需要有能量的時候,這能使我感到亢奮。但我一天之中並不都是這樣,往往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在 Relax 的音樂上。也因為我自己需要輕柔東西比較多,所以連帶影響到我的創作方向 ── 不會去設限自己,作品風格單看創作時的感覺。我其實並不排斥Turn up 的音樂,也會去聽,只是目前的生活、創作狀態不是那樣,所以作品也不會刻意強求要往那方向去走。當然,或許哪天靈感來了、突然很有能量,也會有很 Trap、同時讓自己感到興奮的音樂出現也不一定,主要是自己覺得 ok 就可以。

不過先前訪問迪拉時他也有說道,你是「理想中 Hip hop 的模樣」,那你又是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說真的,這真的不敢當,我也沒有甚麼資格去談這些。但聽到有人這樣評論,我還是覺得很開心。不過回到重點,做出來的音樂是否是自己滿意的樣子,或是整個創作過程,是不是跟你這個人的人格、真實的樣子相同,我覺得還是我比較看重的地方。寫歌沒辦法演戲,像我就沒辦法寫得很Turn up,然後很Turn up的人也沒辦法寫出這些東西。當然有些時候天馬行空的胡想也是有的,但我覺得所謂純正的東西,就是要讓你自己以及他人感動的故事。比方說西岸音樂是比較輕鬆的氛圍,那是他們生活的樣子;而東岸則是比較低沉,有故事性、有挫折的內容,那也是因為他們的生活使然。重點在於,我生活原本是怎樣,那我應該就得向聽眾誠實地報告才對。以前我也很喜歡做派對歌曲,那是我以前的生活狀態,只是我現在的生活不是那樣罷了。

IMG_7855

「我生活原本是怎樣,那我應該就得向聽眾誠實地報告才對。」

儘管早年也有一些情歌、派對歌,但我們發現,近年來你的歌是比較 Life 的,是屬於老饕才懂得菜色。然而迪拉也有說她希望你能嘗試些大眾化、商業的作品,關於這點你是否同意?

看機會吧?我認為商業能不能成功,沒有人說得準。有可能我不做任何改變,但很多人喜歡我,那我自己就會變成一種商業;又或者我本身不那麼商業,但做了很商業化的包裝,其效果也不一定會比我做 Underground 做得好。總之,要合作的話,還是得看有沒有合適的對象,然後一起去討論出最好的方向。然後最重要的還是它聽起來要是我自己的東西、是我講故事的方式,以及我想要給聽眾的感覺,我認為這些是不能受商業任何影響的。

講點輕鬆的。過去幾年下來你也推出了不少合作曲目,就你目前感覺,你自己最喜歡哪一首?

我自己很喜歡與 Tipsy、瘦子合作的《HERO》這首歌,因為大家都把自己的 Style、實力給發揮出來。我在我那段拿出我最好的東西,Tipsy在他那段也拿出他最好的東西,瘦子更不用說了,完全沒有保留實力,以至於三段都有人喜歡、都有人認為其中一段最屌,互有千秋。再加上這首歌本身是傳遞給聽眾一個很正面的能量,依我的創作角度來看,這是一首非常精采的歌。

其實合作也是有點商業性質,不只是需要合作對象的歌詞,很多時候也是需要合作對象的名字。在這文化中,合作是不可或缺的操作方式,而到目前為止,我對我每一次合作品都很滿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_7zCDSw_bE

 

據說接下來會有前往中國巡迴的計畫,到時候的會是個人還是廠牌?主題以及預計企劃內容?

時間上已經確定,到時候只會有自己前往。這對我而言算是個挑戰,之前比較少有自己去面對那麼多觀眾的機會,加上又是以自己為主角,感覺格外不同。說實話,有種非要搞出什麼的感覺。唸書回來,然後選擇了這條路,我必須把我最好的部分拿出來,也必須去突破我過去沒有做過的才行。過去我沒有再那麼多人面前表演十幾二十首歌,但這次為了未來,我必須去作。要怎樣拉近與台下觀眾的距離,尤其是面對中國這樣的陌生環境,我自己是很期待的。

想了解你個人對中國 HIP HOP 圈的認識。有沒有欣賞的歌手/團體?

我蠻喜歡北京的「龙胆紫 Purple Soul」,他們裡面有一個叫馮笑的饒舌歌手還蠻厲害的。或許是因為口音的不同,他們的音樂,和我們台灣饒舌進去耳多的感覺會不太一樣。像龙胆紫的音樂就能帶我進入另一種情境,並沉浸於他們的音樂中。他們還蠻不錯的,我個人很推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Epfu0K-LNI

 

除了中國演唱會之外,專輯發行後,短期內還有甚麼其他計畫嗎?

專輯預估是五月初左右,現在已經在收尾階段,將以 Dr.Paper 第三輯的方式呈現。這次製作部分我也稍有參與,不像以前純粹負責寫歌、錄歌,會帶有更多屬於我的想法在裡面。而除了中國演唱會外,我們也將安排在台北及台南等地舉辦演唱會,然後像校園活動之類的也會陸續參與。唱校園對我而言是比較商業的,如果能因為校園活動而讓平常沒接觸 Hip hop 的人,認為我好聽,然後去搜尋我、認識我,這些都是很不錯的機會。我不會去設限什麼活動或場合,現在就是敞開大門,然後嘗試用不同方式去把我喜歡的東西傳遞出去。

IMG_7830

「我不會去設限什麼活動或場合,現在就是敞開大門。」

後記

我之所以會聽國蛋,是因為蛋堡、是因為顏社。但在聽過一次以後,我敢肯定的表示,他很快便成為我心目中「Taiwanese Rapper / 嘻哈夢幻隊」的重要成員 ─ 其他還有頑童的瘦子、蛋堡、BCW 等人…。甚至在日前聽到迪拉胖以「顏社的裡」來說明國蛋的定位時,那種認同感,讓我不自覺頻頻點頭稱是;心想,「這真的形容得太恰當了吧?」總之,如果有人問我對國蛋的音樂有何感想,那我得說,那確實是老饕才懂得的 Shit,但只要你喜歡 Hip hop,就不可能不愛上。

當然,以上這些只是我的個人感受,當轉換成編輯角色後,我更關心的是「國蛋的未來」。不能否認,這次歸國對國蛋而言是人生重要的轉折,每一步都必須走得格外小心。過去,他是台南竹幫的小老弟;後來,是顏社的重要一員;那現在,未來呢?在新生代越漸崛起的當前,有相當可觀的新面孔浮上檯面,甚至搶著以不同方式發售專輯。在如此蓬勃、但競爭激烈的台灣市場,國蛋勢必得拿出他的看家本領,看是要持續堅守風格,亦或是作出些微的改變。訪談過程中,我感覺到他對音樂的堅持,那是只要是饒舌歌手一定有的倔將。不過,儘管內心如此,他仍然坦然表示「未來將嘗試不同方式去宣傳、行銷自己」 ── 其實,光這點就對埋首作音樂的人而言是一大突破。無關音樂的好與壞,而是事關能否持續以音樂為生的重要課題。

很開心國蛋真的回來了,那是種等待多時,嗷嗷待哺的飢餓感。在聽了這麼多中文饒舌後,期待從紐約回來的國蛋能用他一貫的風格,帶來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作品。過去他是這樣,這回,相信他同樣不會讓大家失望。專輯將於五月初上架,屆時還請諸位樂迷以行動支持他吧!

顏社 KAO!INC. 粉絲專頁
國蛋 GorDoN 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