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獨家專訪 / 持續閃耀的超新星饒舌廠牌 ─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war convict 13

 

如果現在的台饒廠牌有個時間上的分水嶺,走在前頭的人人有功練、How We Roll 以及顏社等廠牌,是算較早開創、且已拿下好成績的先鋒,它們旗下都有成功攻佔主流市場、甚至問鼎金曲獎項的饒人們。而接繼這些廠牌,地下正有一群不可漠視的後起之秀,不但其作品已經受到廣大的饒舌迷們推崇,廠牌成員的音樂更被台饒大佬 MC HotDog 直言「這小子很厲害!」,不難想見這新銳廠牌的深厚實力,他們就是持續閃耀的超新星饒舌廠牌─「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草創成立於 2012 年底的戰犯音樂,最初由陳小律 GreenTed、萬能麥斯和 JT 組成,後續除了加入成員 Dudu、春艷,近期更增添新血八八男、DJ 吾男及偏幕後的音樂製作人 GajulauY 尬揪老歪以及攝影 Kid,透過不同領域的夥伴協助,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也已持續不斷壯大,而本回 CooL 很高興能夠和戰犯作一段長達 1 個鐘頭的訪談,讓我們一同深入了解這新興廠牌的饒舌故事 …。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小律 ─ 「做為一個廠牌,所要生產出來的就是這些,就是音樂和影像」

war convict 1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首腦 ─ 小律 GreenTed 

戰犯從 12 年開創至今,想了解戰犯廠牌組成的過程,而在近期戰犯也加入了新夥伴,請小律介紹一下現在組成的夥伴們。

小律:近期我們加入了八八男,跟麥斯要組一個團體叫「妨礙風化」,是走比較青少年情色的一種氛圍,他們有推出一首歌叫 《Homeboy》,差不多就要以這個方向去走。而戰犯最近加入比較多的成員都是後製居多,像 GajulauY 是做編曲的,也有再剪片,然後前陣子麥斯去演出,GajulauY 也有幫麥斯搭 beat,效果還不錯,大家都在問黑貓哥到底是誰。再來就是成員 Kid,算是協助幫忙我們攝影的東西,而其實這些人都春艷的滑板夥伴,之前我們就會在一起聊天,後來就覺得可以一起做些事情,所以就找他們來一起合作。

所以戰犯這個廠牌現在不單單只做音樂,甚至含括影像創作及平面設計?

小律:因該是說我們做為一個廠牌,所要生產出來的就是這些,就是音樂和影像。品牌就是所有的包裝,也包括視覺等等,也正因為這些東西都要我們自己生產,雖然以前都是我在負責,但因為有加入新的夥伴,所以能有更多人能參與分工。

 

春艷 ─ 「就像做了一場夢,到了巔峰之後就醒來」

war convict 2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鬧青 ─ 春艷 chunyan 

屬於新生代的廠牌,戰犯從聚集人才、發 mixtape、參加活動甚至於舉辦活動,想知道在這過程最令你們映象深刻的事情。

春艷:”90 後小孩”!那是我們目前為止的巔峰。

小律:我也認為是 “90 後小孩”,因為 “90 後小孩” 總共兩場,第一場是先辦在 The Wall,然後效果還不錯,後來就才接續辦在華山。雖然辦完之後大家就各自去當兵,當兵回來後出社會,所以戰犯就隔一段時間的空窗,但我們近期就會開始有一些動作了。像麥斯就發 mixtape,出了 homeboy。春艷發了一首 PUNK,然後 Dudu 發了一首 N.Y.A.S。我們在暑假也預計會發一張合輯,也會辦一場巡迴演出。時間其實很短,我們打算花五天時間完成一張專輯,利用我們去環島錄的聲音 sample 到我們歌裡面,預計五天就幹掉這 10 首,也會做成影像節目。我是覺得這個東西是滿好玩的,希望可以做到我想要的那個樣子,預計是這個暑假,就我們還在規劃。

麥斯:我也是 “90 後小孩”,感覺像做了一場夢。

春艷:因為 “90 後小孩” 最後一場的主題剛好是畢業典禮,然後這場畢業典禮完我們大家就真的畢業了,之後我們大家就要開始面對這場社會,所以就像做了一場夢,到了巔峰之後就醒來,戰犯就突然有一、兩年的時間都沒有甚麼動作,因為大家都還在各自摸索自己的方向。

Dudu:我應該也是 “90 後小孩”,因為從沒有在這麼多人面前剃頭過,滿好玩的。尤其我一開始也沒有想這麼多,,剛進到 the wall 或 Legacy 彩排的時候覺得就是表演,可是等到觀眾開始進來,你會覺得真的太誇張了,人數真的很多,就會開始嚇到。

小律:另外 ”鬥陣” 也讓我印象滿深刻的,因為那場算是我們第一個售票的演唱會,在那場之前我們就是一連串丟了每個人代表的 MV。我們在那之前都是活在網路上,那次是第一次面對到喜歡我們的人,我覺得那場大家因該也都滿深刻的,因為知道原來這麼多人認識我們、喜歡我們,也願意花錢來支持我們。然後那天也是為了鬥陣這個活動,我們就在一個月內的時間把 Dudu 的 mixtape 生出來,在那一天賣給大家。

Dudu:我印象深刻還有就是我住在小律家,那時候我大四下,還在用畢業專題,然後我幾乎都沒去,我就一直住在他家。有一個晚上我終於受不了了,我就趁他熟睡的時候逃出去,可是隔天還是得回來錄完。

 

麥斯 ─ 「現在反而會很珍惜這種時間,因為你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停止這些事情」

war convict 3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成人系前鋒 ─ 萬能麥斯 Migthy Max

談談最近的戰犯的動態,萬能麥斯在步入社會的同時也發行了自己的 mixtape,想談談萬能麥斯在製作此張 mixtape 時的心情。

麥斯:我覺得出社會最不一樣的感覺就是你要去面對現實,會很茫然,我其實那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繼續做音樂、繼續延續這個興趣,因為覺得周遭的人都是在想要如何賺更多的錢,可是當你在講做音樂事情的時候,他們會覺得說「喔,你怎麼還在說這些」,他們會覺得是在說做夢的話。出了社會你會開始遇到很多矛盾的地方,這是我以前上學不會體會到的事情,以前大學就是玩就好,想錄就錄,現在反而會很珍惜這種時間,因為你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停止這些事情,這張 mixtape 就是在講我 24 歲之前的發生的事,算是把我 24 之前的記憶做個交代。

 

春艷─ 「我是不會去討厭任何一個人,而是我故意去 cue 他們」

war convict 4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鬧青 ─ 春艷 chunyan 

從 apple heart 到有位鄉民為《PUNK》寫下完整註解,想問春艷你是怎麼看待 PTT 鄉民的。

春艷:我滿感謝他們的,不然誰來討論我的歌。應該是說,我會有點刻意的去跟 PTT 鄉民互動,不管是正面或負面的互動,就覺得他們很好 cue,稍為提到他們就會開始噪動的感覺,我覺得這是我一點的小心機。雖然不論他們覺得我是在罵 PTT 或是怎樣都好,但透過這個過程,鄉民也會對我的音樂有參與感。我是不會去討厭任何一個人,而是我故意去 cue 他們,雖然我自己是沒有 PTT 的帳號,但我會去看,畢竟他們是在講我,當然我不會因為他們所講的,而去改變我做音樂的方向,但就是一種想法的交流,讓我知道說有個群體對我的音樂是抱持著怎樣子的看法。

 

Dudu ─ 「我也會聽 trap,我沒有不喜歡」

war convict 5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韻腳慣犯 ─ Dudu King

Dudu 堅守本格派的饒舌,想談談你是怎麼看待 trap 風格呢?

Dudu:我也會聽 trap,我沒有不喜歡。

小律:其實 Dudu 滿常聽 trap 的啦,去他家都放給我們聽。

Dudu:我會聽 trap,可是台灣的問題是,可能有一陣子很流行狂押韻,然後玩饒舌的就會一起狂押韻,可是他卻沒有顧慮到他自己的拍子準不準,或著念起來有沒有表情。像現在大家一窩蜂做 trap,有些人就聽到國外的 trap,覺得說「哇!他們在那邊 skrr、skrr 好帥」,所以就把每首歌都做的那樣子。可是我覺得這樣就誤會啦!不應該這樣,你應該是看到這些東西去內化,就你也要有自己的內涵或自己的特色,但大家就是沒有做到這一點,我覺得滿可惜的。

想問 Dudu 有特別去鑽研韻腳嗎?

Dudu:好像也還好欸。

麥斯:他會寫日記啦。

小律:其實我認識的 Dudu 還滿懶惰的,但真得要寫歌的時候,才會發覺 Dudu 怎麼又進步的感覺,但他平常也沒有在寫些什麼,可能就天賦吧。

春艷:我發現 Dudu 或蛋堡可能有個共通點是,他們寫歌會先把押韻想好,然後用押韻去串連整首歌,就會以押韻去主導一首歌的方向,可能押韻比較屌的人都會這樣寫吧,我自己覺得是這樣。

Dudu:因為有些 flow 是可以用韻腳去帶,它會聽起來更順口,所以我可能就會先把歌的架構先排好,再去想怎麼把韻腳放在裡面會合理一些。就它會有個韻律,你把押韻放在裡面就會聽起來很順。我自己是這樣覺得,因為每個人寫歌的方式都不一樣。

像熊仔會特別去拆解分析國外歌詞,你們也會這樣做嗎?

春艷:熊仔那個太強了,可能我們寫歌是比較直覺性的,但他們是會去解構一首歌。

小律:就跟有些人玩遊戲是玩爽,但他們就是會深入研究的人。

春艷:熊仔、BR 打 LOL 也滿強的 (笑)。因該是說他們會很習慣去鑽研一件他們喜歡的事情,會去解析、分解,再用自己的方法去運用,這是他們很屌的方式,所以他們的作品會比較全面性一點。

 

春艷 ─ 「像是你玩世紀帝國的時候,你要走一步,它那個迷霧才會慢慢掀開」

war convict 6

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關於未來的發展,戰犯每位成員有著怎樣的計畫呢?

小律:近期就是環島計畫,在年底我也希望能在辦一場比較大型的演唱會,但就是要看我們暑假到年底這段期間的效益如何,再取決於我們年底那場的規模大概可以辦到怎樣。

春艷:我希望我賣二手衣的營業額每個月可以達到兩萬五。

麥斯:我只希望說可以一直穩定,繼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Dudu:就繼續寫歌吧,開個店什麼的。

小律:其實這個環島的概念就是出自於這,因為大家都剛出社會,就是要歷練一些事情,但我們又拿額外的時間來做音樂,所以這五天環島的概念就有點像是逃出原本的生活,然後去 fly out、熱血一下這樣,完成一些我們想做的事情,所以現在也沒有很刻意規劃說戰犯明年或大後年要幹嘛,現在就很簡單的想完成我們現在想做的事情。

春艷:像是你玩世紀帝國的時候,你要走一步,它那個迷霧才會慢慢掀開,就我們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小律:但我覺得重點就是要開心。

 

如果各選出自己創作中最有感的歌曲,會是哪首歌呢?

 

萬能麥斯 Mighty Max – Homeboy feat.八八男

麥斯:應該是《Homeboy》,對我來講這東西真的是我的生活,也是我比較想創作的東西。

 


 

GajulauY (尬揪老歪) x CHUNYAN (春艷) – The Fuking Answer 去你媽的答案

春艷:我會選之前和 Gajulau Y 合作的《去你媽的答案》,那首歌雖然反映沒有很好,但我自己會覺得那首歌是我在經歷一年多的混亂之後,寫出來可以真正代表我內心的歌曲。當時我和 Gajulau Y 聽信了讒言,被騙到黑貓宅急便裡面去上班,那時候就因為有一個我們玩滑板的朋友說 “你們來黑貓上班啦,黑貓超鬆的欸!”,然後我跟 Gajulau Y 就一起去了,但誰知道那半年對我來說簡直生不如死,之所以還可以撐半年也是因為黑貓只要上班半天就好,下午就可以下班,可是你要知道那個早上真的是煉獄。黑貓也是我離開學校之後的第一份工作,那陣子我很混亂,因為我不知道我到底要幹嘛,那時候我負能量超強,一直有怨天尤人的想法,就在心裡想說「我到底為甚麼要在這裡送貨?為甚麼我要去看那些人臉色?為甚麼我要在這裡流汗,搬那麼重的貨,司機叫我幹嘛就幹嘛,為甚麼我要做這些事?為甚麼我不就能好好做音樂?」,但是沒辦法,因為我要付房租,我也不想跟家裡拿錢,所以我才出來工作的。經歷一段很長時間的混亂之後,最後我經濟狀況終於好轉,也不用在黑貓繼續打工,然後就有一陣子過得很自由,我跟 Gajulau Y 都沒工作,每天就一直出去玩,不然就是一直做音樂,《去你媽的答案》就是表達我那陣子的心境,因為我有一段時間很渴望自由,真得很想自由自在做音樂,可是突然有一天這個東西來得時候,反而有點迷思自己,會覺得「難道我就一直這樣玩下去嗎?難道我可以一直做音樂下去,儘管沒有太大得起色?這樣對我來說就夠嗎?」,就我那時候其實很迷惘,所以我就寫了這首《去你媽的答案》,而這首也是我近期寫得一首我會聽到想哭的歌曲。

 


 

Dudu King “N.Y.A.S” Official Video (Prod. by GreenTed)

小律:因為我後來是偏製做,也因為做的事情太多,所以就漸漸不唱了,變成做 beat 為主。像 Dudu 的新歌就全都由我製做,也包括 MV。原本 Dudu 是要發一張 EP 啦,我這的 beat 是都完成了,就在等他寫出來。

 


 

Dudu – 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Dudu:是一首我在大一還大二寫過的歌,就那時候聽到陳綺貞的《每天都是一種練習》,我就寫了一個講早上出門到晚上打工回家的心境。那時候就覺得好玩,在音樂上就加了很多 background,譬如說打哈欠或碎碎念的聲音,是一首很生活化的歌。也可能因為小律的關係,現在也比較少寫一些小情小愛的東西了 (笑)。

小律:才怪咧!大家都在說 Dudu 要進步就要寫一些有主題性的,現在都一直在押韻,下個層次當然就是要寫些有內容的歌。

Dudu:我自己是還滿喜歡這首歌的,當下錄完就覺得滿不錯,而且春豔還有分享。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