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嚴選

獨家專訪 / 來自顏社的饒舌良藥 ─ 「國蛋 GorDoN」

 

距國蛋上一張專輯《Dr. Paper Vol.3 Sunday Night Slow Jams》已有一年的時間,而在其中,國蛋除了到中國 12 個城市做巡迴演出,也回到了台北及台南舉辦演唱會,甚至在 16 年的六月開始,一個謎樣的品牌「NUTS」正式上線 Instagram,其敘述欄也表明了 “cooked by GDN”。這看似由國蛋主導的品牌,也令編輯好奇是不是如同頑童和玖壹壹一樣,心想「難道 Gordon 也想要搶食服飾的這塊大餅?」,此外,編輯也聽說了國蛋正在準備新專輯的消息,就基於這些對國蛋 Gordon 的好奇心,編輯前往了顏社,與國蛋進行了訪談 …

 

國蛋 ─ 很享受大家一起投入在音樂裡的感覺

JIMI7184

 

想談國蛋接觸饒舌的故事,也好奇 Dr. Paper 的由來,怎麼會叫自己紙博士。

國蛋:其實剛開始接觸到饒舌是聽到 Eminem,我記得是國中時無意間在電視上聽到的,因為平常沒有聽過這樣子的音樂,就特別感到激動和興奮,感覺饒舌歌可以表達很多東西。後來就陸續接觸到中文的饒舌歌曲,像大支、熱狗他們,才發覺原來也可以用我們自己的語言做出這樣子的音樂,而且這音樂裡面的歌詞是很具有感染力的,然後是很直接的。

因為我是台南人,剛開始對這音樂有興趣的時候,就有去參加很早以前人人有功練舉辦的活動,當看到那些老前輩在 Battle 或表演時,我就對那種舞台魅力很著迷。不論是在台下當觀眾、或現在自己在台上表演,都很享受大家一起投入在音樂裡的感覺,正因為這樣子,讓我越來越喜歡嘻哈,所以到後來也開始創作。而 Dr. Paper 這個名子,其實就是我和迪拉胖無聊亂想的,想說饒舌歌手不都要有個 AKA 嗎?但也就不知道要取甚麼。剛好那時候我很喜歡捲紙方面的東西,也恰巧有個飲料品牌的諧音吧!所以就取名叫紙博士這樣,但那時候沒有上網去 google,紙博士好像是賣衛生紙的 (笑)。

 

國蛋有沒有印象特別深刻的饒舌表演。

國蛋:我小時候很喜歡看表演,是因為覺得當時人人有功練的大哥哥們都穿得很帥!以前他們的店門口都站著好幾個穿那種很大的球衣,而那時候我也只是個小弟弟,算是個顧客,所以我心中就會偷偷覺得「這些大哥哥好帥」,就穿得很帥又很有態度,所以我去看他們的表演就像去看偶像的感覺。

如果要說看過真的很扯的表演,我覺得是在美國吧!就表演的人也很扯,然後台下的觀眾也是一樣,儘管在不 high 時候他們也會自 high,我覺得很有趣,因為文化上的差異帶給我很新鮮的感覺。相較之下在台灣、大陸的表演,感覺觀眾就少了那種真心是要動起來的感覺,我自己是這樣覺得,但在美國看到的表演,他們的觀眾是真的會動起來的那種,不過各有好壞,像現在台灣、大陸的表現也滿適合我們比較內斂一點的文化,但在美國看了那些表演真的算是開了眼界。

 

via Daniel Hayes

想請問國蛋是看了哪個饒舌歌手的表演。

國蛋:我是去看 Joey Bada$$,其實進去聽的人都還滿年輕的,就大概都 20 出頭,所以他們活動力就很旺盛,他們有一首歌中間就是要弄個圓圈,有點像要 battle 那樣子,然後當 beat、鼓一下去的時候,大家就要往裡面一起衝撞。但我當時看到那個衝撞我是立刻往後退,想說「他們在幹嘛?」,後來才發現這算是他們的一個梗吧,就每個演唱會都會有的梗。

另外我覺得也是因為文化上的關係,在美國看表演就會少了很多限制。比如說在大麻合法的州,整場表演就是很誇張,你會覺得說「你這真的是只抽了大麻嗎?」,就真的是很扯,到了散場的時候,你會看到地上都是各種藥的包裝呀、捲菸頭呀,或紙屑那種,反正是個挺有趣的體驗。

 

饒舌是以押韻的方式來敘述自己的一些心情

JIMI7213

 

全心投入饒舌事業的國蛋,覺得饒舌最能吸引你的地方是什麼。

國蛋:我覺得吸引我的地方就是 ”我可以真的說出我想要說出的話”,把想法放在我的歌詞裡面。我認為饒舌是用一種押韻的方式來敘述自己的一些心情,以我來說,我比較多是喜歡寫以我心情去延伸的事情,即使今天有個事件鬧得很大,但假如他沒有讓我心情有所變化的話,我也不會對這個題材感到興趣。

我的作品很能反映出我在創作時的心情,也因為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發出一些作品,所以如果你是一直都有在 follow 的話,這會像是一種旅程吧!一起隨著年齡的增長,有些地方你會發現到大家的腳步都會是滿一樣的,當大家在某個年紀的時候都可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和掙扎。

 

我不會去期待傳達給聽眾甚麼,反而會更想知道聽眾的 Feedback

JIMI7237

 

國蛋的饒舌音樂最想要傳達給聽眾什麼?

國蛋:我的音樂其實就是在表達我的心情,所以我不會去預設聽到的人會有著怎樣子的感覺。我也不會有「今天我要寫出一首悲傷的歌來感動全世界的大家」、或著「寫出一首快樂的歌來取悅所有人」的想法,我覺得聽眾會跟歌曲有共鳴就是在心情上的部分,正因為是歌詞傳達得很合適,而不是倚賴多厲害的韻腳或一些沒能直接影響到聽眾內心的東西。

所以我不會去預設聽眾聽完會有怎樣子的感覺,我反而會喜歡我有一首歌,有些聽眾會覺得這是一首開心的歌,但有些聽眾卻覺得是首悲傷的歌。我喜歡大家對一首歌會有著不同的看法,而不是侷限我的這張專輯就是要快樂或悲傷,畢竟我們也不是每天都快樂或悲傷。所以我不會去期待傳達給聽眾甚麼,反而會更想知道聽眾的 Feedback。

 

道理我懂,但我不想為了它付出我的青春歲月

JIMI7197

 

長時間置身過饒舌起源地的國蛋,在那趟求學過程中有沒有對你的饒舌想像產生改變呢?

國蛋:其實有,因為像我在紐約最好的朋友,他居然原本是我的粉絲!就原本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是我到紐約的第 2 天因為打卡,他就有向我打招呼,然後聊久後自然地變好朋友。我才發現說,儘管在時差 12 小時外的地方,都還是會有人聽到我的歌,因為我在去之前從來沒有想過紐約會有人聽過我的歌、會知道國蛋這個人,這讓我覺得自己之前做的東西不是白費,也越想激勵自己創作出更多的東西,所以才繼續選擇做音樂。就在紐約讓我更確定了「我喜歡做音樂」的這件事情,因為我也不想要當個正常的上班族,或以我的求學過程來說,我不想只是當個工程師,整天泡在實驗室裡頭,儘管那些道理我懂,但我不想為了它付出我的青春歲月。

 

因為台灣接觸饒舌的觀念畢竟與美國不同,那國蛋真的留學在紐約時看到他們對於 hip-hop 的態度,跟你在台灣時認識的 hip-hop 有怎樣子的不同之處。

國蛋:我覺得差別真的是很大,比如說在三年前的台灣,你走進一間服飾店聽到它在放嘻哈,你會覺得「哇!這間店放嘻哈欸」;反之在美國,當一間店不放嘻哈你會想說「蛤?這間店居然不放嘻哈」。譬如像在紐約的 Zara 還 H&M ,它裡面是有 DJ 的,DJ 是要在那邊上班,然後放歌給那些 shopping 的人聽,這讓我覺得很酷,因為音樂對他們來說真的就像空氣和水一樣,不管是電視或廣播打開,接觸到的都是嘻哈或是跟嘻哈有關的東西,甚至是美國人最喜歡看的運動,也是跟嘻哈有著很大的關係,所以相較之下,整個文化是和在台灣認識的有著很大的不同。就開了一個眼界,也真的知道了為甚麼他們的運動和嘻哈這兩個東西是那麼緊密、而且都還那麼強盛的道理所在,因為其實這兩個都互相有些關聯,像在美國會看到饒舌歌手,像 Snoop Dogg 或 Ludacris 去上體育節目,在上面當球評亂臭嘴,但在台灣你只會看到開球的,並不會看到饒舌歌手去上電視分享自己的意見或評論。

 

我自己是不會排斥去嘗試 trap 的曲風

JIMI7187

 

聽說國蛋近期正在籌備新專輯,想請國蛋向 CooL 分享一些新專輯的訊息。

國蛋:因為前一段時間都在沉澱自己,現在就是要把那些想法轉換成實體的文字,所以現在都有陸續在產出作品,大概已經完成了兩、三首吧,但對我來說,因為還沒有定案一整個專輯的框架,所以這兩、三首最後也不一定會收錄在這次的專輯,但就是把前一陣子沉澱到的東西先記錄下來,然後想辦法做出來給喜歡的人聽到。

 

那新專輯可能會像《Dr. Paper Vol.3 Sunday Night Slow Jams》一樣,詞曲的部分都自己完成嗎?

國蛋:因為這張算是我第一張的錄音室專輯,不會像 mixtape,所以要考量的地方就會比較多。我會把我編得東西,帶著我的色彩的元素投入到這 project 裡面,但還是會找一些跟我比較 match 的製作人,去一起完成適合的歌曲。所以目前專輯沒有想說要從頭到尾都自己來,反而想藉由更多人的力量,讓第一次的錄音室專輯更加豐富。

 

那想知道新專輯中會加入現在火紅的 trap 元素嗎?

國蛋:我覺得有可能吧!因為我目前也沒有做到像 trap 的歌曲。我覺得 trap 就是很有能量的歌,但不管是需要很 turn up 或是比較陰沉一點點的,你所要表達的情緒都要夠強烈,才有辦達到歌詞和 beat 是有融合的樣子,那我自己是不會排斥去嘗試 trap 的曲風,但主要還是看和其他歌曲有沒有互相呼應,或是有沒有滿足我專輯裡的故事,這是我比較在意的地方。

 

這次的專輯會不會像《GDN EXPRESS》一樣,是用比較特別的方式呈現呢?

國蛋:是會想用些別具巧思的方式呈現,但也因為是第一張的錄音室專輯,我覺得還是要保有 CD 的樣子,但我還是會想說怎樣子設計會比較創意一點,可是目前專輯還沒有一個定調,所以或許要等到專輯完成七、八成後,透過跟製作人與設計封面的團隊開會,才能知道會有怎樣子的火花產生。

 

NUTS 反而更像是個我想要分享給大家的東西

kao
kao
kao
kao

 

想問國蛋 NUTS 這個品牌是怎麼來的。

國蛋:NUTS 算是我和 2Dogg 一起配合創立的吧,是我還在紐約時發想的。2Dogg 在舊金山是念設計相關的科系,因為我們平常就會聊一些天,譬如是他喜歡看的電影、或著我看到了什麼之類的,也就發現彼此喜歡的東西是有個交叉點在,像我們都很喜歡 Spike Lee 的電影,再加上前幾次的合作,像《GDN EXPRESS》和《Dr. Paper Vol.3 Sunday Night Slow Jams》也都是 2Dogg 設計的,我就發現我們配合起來是還滿有默契,2Dogg 很能知道我要的感覺,但他也會保留自己的色彩在其中。

剛好那時候無聊,我就想來弄點東西,當然 NUTS 不是說要噱錢或是未來我要靠這個過活,反而比較像是把我平常用的東西分享給大家知道的感覺,所以不會有 “這個夏天我就是要推出 10 款單品” 的想法,因為我夏天就是素 T、冬天就是帽 T,我就是一個這樣子的人,我也不會把 NUTS 定調只是一個服飾品牌,而對目前的我來說,NUTS 也不是一個服飾品牌,它反而更像是一個我想要分享給大家的東西,那這東西會是什麼?其實不一定,像現在大家看到的是衣服,之後可能就會做玩具,就我不會以服飾品牌去定義 NUTS。

 

Follow Nuts _
Follow 2Dogg _

 

kao2
kao2
kao2
kao2
▲顏社地下室的繪畫正是出自 2Dogg 之手

 

那 NUTS 這個名稱又是怎麼來的呢?

國蛋:就是「不要低估了飢餓感」,我覺得不管是生理上或心理上的飢餓,都不要低估了它所產生出來的能量。譬如像心理上的飢餓,假如你很想得到某些東西,你就會更努力地去達到。再加上 NUTS 取名的靈感,其實是出自很多紐約街角的小推車裡面販賣的 NUTS 堅果,因為這就很有紐約特色,我當時在發想時,就想是個和紐約有所關聯的名稱,所以就先取名叫 NUTS,後續才再想想看能夠賦予它什麼意義,所以就衍伸出 Never Underestimate The Starvation。

 

NUTS 會帶有獨特的設計嗎?

國蛋:因為 NUTS 主要是傳達我想要分享的東西,譬如說我想要做球鞋,就可能配合 2Dogg 畫個 10 雙來做限量販售,所以不會是說衣服上一定要有怎樣子的設計,因為我也是個不太穿設計品牌的人,就我自己都穿起來不好看,我又有甚麼立場去說服人家說這是一個好的東西,所以我就想要把自己穿起來還不錯的好東西,不管是穿的或是用的就分享給大家,然後是以 NUTS 的方式。

 

自己穿這個很帥,你也不會去管這潮不潮流

JIMI7233

 

想問國蛋有沒有自己的穿搭 icon 呢。

國蛋:我比較喜歡看球員穿什麼,或是球員私底下怎麼穿。像我很喜歡 Carmelo Anthony 穿的樣子,他毎個場合都有不同的穿法,該正式的時候也可以穿得很正式。

 

那 Westbrook 的穿搭你欣賞嗎?

國蛋:我覺得他很勇於的表現自己,這就是最重要的!就不管今天穿了什麼衣服,只要勇於表現自己都會是帥的,不是有張圖片是一邊是陳冠希一邊是個老頭,我覺得這就是自信所散發出來的感覺!今天要是你內心覺得自己穿這個很帥,你也不會去管別人說這潮不潮流,那才是最適合你的東西。

 

這半年來我每天就是 Dave East

JIMI7218

 

國蛋在 Underground 已經有獨霸一方的樣子存在,想問國蛋對饒舌創作有沒有想要挑戰嘗試的地方。

國蛋:未來會想要跟不一樣的人合作,像是樂團形式的、或著是我已經很久沒有合作的唱歌類型等音樂人,當然這些在未來都是很有可能會發生的,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來,但目前就是全心的投入在新專輯的製作中。

 

那國蛋有沒有自己很想要 feat 的歌手?

國蛋:我自己不太常接觸到新歌,更尤其是嘻哈之外的,因為我所接觸到的渠道不多,所以我並沒有辦法去得到那些資訊。另外一點是,當然我也會從臉書上的朋友轉發看到樂團或是誰的新歌,但我坐在電腦前面就不會想把它點開,不是說不好,而是我不太會去嘗試聽新歌,反而更喜歡我偶然聽到、然後那首歌我很喜歡,才再去找說是哪個樂團或是哪個人唱的。

我不知道怎麼去敘述這種感覺,就有一種怕去聽到新歌,尤其像現在會怕聽到新歌,因為如果很好聽的話,會擔心自己在創作的時候也不小心變成那樣子。所以有時候我會讓自己刻意不聽歌,或是不聽別人唱什麼,只聽純音樂的東西。那假如我會知道哪個樂團很紅,是因為討論度還是大家看得到的,你看到很多人轉貼你就會知道那是討論度很足夠的,但我還是沒有勇氣去把他點開 (笑),對我來說,我更喜歡保留那種無意間認識到的感覺,這樣才會細細地去品嘗它。

 

 

所以國蛋平常聽 instrumental 大於歌曲?

國蛋:也不是,但我的歌單是一直 repeat 的。譬如說我今天找到我很喜歡的藝人,我就會把他以前的歌從頭到尾的全破,但破完之後,就要等下一個能打動我的藝人出現,那在這段期間就是以前喜歡的歌一直輪迴。像我最近很喜歡紐約一個叫 Dave East 的人,所以這半年來我每天就是 Dave East,覺得他真得很厲害、很帥,儘管半年之後也會開始很慌,每天都是 Dave East,但我自己也感覺其實有那些就夠了,因為我每天聽歌的時間也就那麼多,當然也還在期待那種無意間碰撞到能打動我的音樂,很期待那種興奮感。

 

那近期有沒有碰到哪位華語歌手是有打動到你的?

國蛋:不是說褒自己人,但我覺得是英宏。像去年,我去中國大陸巡迴 12 個城市,在表演開始之前都是在放顏社的歌,比如說夜貓組、英宏或顏社老的歌,尤其夜貓組和英宏放的居多,因為也是在打歌期。而我在後台的緊張感,正因為英宏的好幾首歌,能讓表演的緊張感稍微沉澱下來。其實這也是我想要傳遞給聽眾的,能讓我的音樂同樣帶給大家在某個情況下,無意間地發現這音樂是可以讓你沉澱下來的時候,你會覺得這音樂是種解藥。像我在巡迴表演那時候,當聽到這些歌放出來,我跟小胖、DJ Bo$$ 和雞腿飯就會開始在後台鬧,像是亂唱之類的,但就是可以抒發那種緊張焦慮感,也連帶得讓自己該做得事情做得更好。

 

讓聽眾在成長路上改變些甚麼,我比較想這樣

JIMI7226

 

如果有夢想的目標,國蛋希望達到怎樣子的成就。

國蛋:我想要達到的是真正的無憂無慮!就是不用為了任何東西而煩惱,不用為了感情、生活、甚至人生的生老病死煩惱,要是真的可以的話 (笑)。

 

那音樂方面呢,會對獎項有目標嗎?

國蛋:獎項我不敢說 (笑)。當然獎項是大家都想要,但我不會一定要有「拿個甚麼奬來光宗耀祖」之類的想法,反而更想讓我的音樂能夠慢慢的感染人、感染大家,不管在做任何事情也好,能夠因為我的音樂,讓聽眾可以在成長的路上改變些甚麼,我比較想做到這樣。

 

此訪談經過修剪潤飾呈現。

 

─ 後記 ─

 

編輯很喜歡國蛋的音樂,儘管接觸到他的第一首歌是他還滿後期的《外面有點冷》,但當時一點開 youtube 聽到時,就深深被他低沉的嗓音著迷。爾後慢慢的挖掘國蛋的作品,心中越相信 “GorDoN 出品就是質感保證” ,國蛋他讓人著迷的地方很多,有些人覺得是他帶有磁性的聲線、或是很東岸的 Flow 等,但最令編輯成癮的點是在國蛋的文字,假如蛋堡是善於 “刻劃對感情的想像”,那國蛋過人的地方就在於 “描繪個人心境的寫照” 上頭。就像國蛋比喻的 “音樂像種處方,在某個情況下你會視為解藥”,而對編輯來說,國蛋的樂曲帶有著最上等的療效。

 

國蛋 GorDoN a.k.a Dr. Paper 紙博士 Fanspage

 

特別感謝 ─ 顏社 KAO!INC.

 


about COOL-STYLE 流行酷報

由COOL雜誌團隊經營,20年專業編輯經驗,提供街頭文化與潮流時尚的大大小小林林總總,想看球鞋、名人、穿搭、生活、娛樂、藝術、時尚這裡都有!

更多第一手潮流資訊,歡迎隨時鎖定 COOL 官方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