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社論

潮流社論|從服裝、球鞋聯名再到饒舌文化,「變形蟲」永遠是潮流經典

網路世代尚未真正普及之時,品牌們早已通過與領域好手的合作觸動產品曝光,當這些代表核心價值的選手獲得亮眼成績時,自然腳足物便成為經典款式,深具意義亦蘊含著潛藏的商業價值。就好比說 1982 年時 Nike 將「最初六人」:Moses Malone、Michael Cooper、Jamaal Wilkes、Bobby Jones、Mychal Thompson、Calvin Natt 傳奇球星,聚在一塊於飛機跑道拍下經典照片奠定 Air Force 1 並非僅是足下物,更代表著與文化連接的精神橋樑。煎膠續弦,2007 年再持續以相同靈感轉化為「新六人」:LeBron James、Kobe Bryant、Amare Stoudemire、Vince Carter、Rasheed Wallace、Tony Parker 再次連結過去與未來。不過鑒於資訊爆炸的時代,於精神上雖已必定名留青史,但,並不代表能迎合 Sneaker 急速劇變的消費口味。

過去 ↔ 未來

image via_Nike

可想而知時間驟逝隨著聯名效應遍地開花,後來 Nike 於 2017 年時又因應 Air Force 1 走至 35 歲里程碑,力邀 Errolson Hugh、Travis Scott、Don C、Kareem Biggs Burke、Virgil Abloh,幾位在時尚、街頭、音樂具有號召力的核心人物,不干涉創作地從他們藝術思維重新定義 Air Force 1。

↑ Nike AF-100

image via_Nike

雖好評超過預期,可儘管透過「聯名」再展鞋款本身的可塑性,但在快時尚煉化下的新鮮度,就算再注入新奇設計人們仍對品牌不斷重覆力推的「全白」Air Force 1 忠誠度稍嫌搖擺,持續再議除了合作繼續吸取其精髓與復刻,Nike 是否能產出更多符合時下的潮流視野?適逢 2020 年,先排除於紐約時裝週舉行的 Future Sport Forum,展現多元文化的包容性與針對東京奧運的聯名系列如:sacai、UNDERCOVER、AMBUSH、OFF-WHITE、10107 ALYX 9 SM 新品,和集齊藤原浩、陳冠希、G-Dragon、Tom Sachs、Drake、Travis Scott,幾位驅使潮流發展的夢幻組合,充滿民族風氣息的「腰花果」(變形蟲)亦正在街頭不斷發酵。

image via_wiki

這個隨處可見的腰花果紋路(或叫變形蟲也行)名為「佩斯利」(Paisley)像是水滴般變形彎曲,雖然圖案據傳言是來自於印度宗教裡的「生命之樹」,或印度的克什米爾人(Kashmiri)的紡織披肩品,而衍生出來的產物等有千絲萬縷密切而複雜的聯繫,但細推歷史,在伊朗和羅馬帝國尋找的文物一直到近代的波斯地毯 Paisley「Boteh」(波斯語)的蹤跡仍層出不窮。

儘管直到 1700 年代初這個標誌性織物圖案,才因東印度公司的成立才於全球擴散,後來接著 1800 年代後期,因應貨運普造成的文化輸出,及曩括拿破崙妻子 Josephine 在內的市場局面均陷入 Paisley 狂潮,為加速生產與人民需求,將原本克什米爾人效率極低的斜紋布技術花費數年編織的披肩(因使用喀什米爾羊毛製作技術未熟成及原料難取),改以絲綢、棉、羊毛組合製成,就算犧牲質料本身的柔軟性,但只要身著一件帶有 Paisley 的單品就已心滿意足。再來就是 19 世紀初期蘇格蘭 Paisley 小鎮舉辦相關印花比賽(那時發明了提花織機),為每位喜愛  Paisley 圖案的人們大量生產繼續普及,可關於它的起源蹤跡仍存在爭議,似乎也無法追根究柢。

↑ 約 19 世紀 Kashmiri 紡織披肩

image via_wiki

不管如何,Paisley 早已在生活中隨處可見,應用於窗簾、壁貼、手巾等各式一切裝飾物,就連織在 Hi-End 的服裝也是頗具特色,如同時裝設計師 JW Anderson,將 Paisley 貫穿於服飾做主體視覺發揮得淋漓盡致;原就對 Printing 文化極度著迷的 Jonathan Saunders,亦使用特殊工藝重新詮釋這獨特的漩渦狀圖案使其得到全面復興。

↑ JW Anderson / Jonathan Saunders

image via_JW Anderson

但說其高端的品牌的理念過於距離也許這邊能舉例點街頭事,於 2014 年時戶外品牌 The North Face 與 Supreme 攜手,選用經典 Mountain Parka 外衣為題,首先將品牌 Logo 固定在老位置,再將大面積 Paisley 花紋為承載進行注入,雖然無法明白背後是否真有受其文化影響,就像是 Sally McCoy 看見 Chris Noble 於 Snowbird Everest Expedition 極地探險路途中,在珠穆朗瑪峰拍攝的照片而深受啟發,但兩個品牌走過數十個年頭,以自身對滿版 Paisley 的理解將位置重新調整再定義,促成市場趨勢使其成爆款還是令人印象深刻。

↑ 2014 The North Face x Supreme Mountain Parka

image via_supremenews

本月初 Kanye West 被抓包穿著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 羊毛褲款搭上 Yeezy 拖鞋,配襯 Visvim WMV Kerchief Down Jacket 亦是深受注目,要知道,Visvim 主理人中村世紀,在如:家具、材質、地毯等舊物之間不斷徘迴的設計情感從未離去,並將其受各國遊歷的文化歷程應用於服裝絕對可圈可點,筆者相信民族風格與手工藝極為傑出的 Visvim 是有受 Paisley 歷史影響。

↑ Visvim WMV Kerchief Down Jacket

image via_goods

深根文化並將所接觸的核心轉化為創作價值的 Virgil Abloh,當時與家居品牌 IKEA 聯名的地毯,滿版圖案得 Paisley 花紋充分展現波斯地毯的設計風格,只不過注入源於 OFF-White x Nike「The Ten」標籤語言改以「KEEP OFF」字樣置在中側,增加潮流視覺。

↑ OFF-White x IKEA

image via_everydayobject

最近 Travis Scott 於《JACKBOYS》影片內,曝光與 Nike 聯名的新款 SB Dunk Low 亦是運用相同概念,特別的是他將象徵個人音樂廠牌「Cactus Jack」的「Кактус Джек」外語字樣包裹在 Paisley 花紋內裏,並加入粗麻繩綁帶蘊含著強烈的民族風味。

↑ Travis Scott x Nike SB Dunk Low

image via_sneakernews

此外 Paisley 連結關係可謂之廣也與搖滾樂息息相關,舉凡是搖滾巨星 David Bowie、Paul Weller 曾不斷在公開場合著用,甚至於 80 年代的 Hip-Hop 文化也穩居地位,例如:饒舌歌手 2Pac 綁的 Paisley 頭巾亦是個人象徵,位在洛杉磯的街頭幫派「瘸幫」與「血幫」亦是將其視為標誌象徵。來自亞特蘭大的 Future 也曾有致敬這位饒舌歌手的歌曲《2Pac》:「Got bandana ’round my head like I’m 2Pac」,還有 A$AP Rocky 不管是於 2009 年出品的《Babushka Boi》,還是私底下亦不離 Paisley 方巾單品。

↑ 紅色 Paisley 代表血幫/藍色  Paisley 代表瘸幫

image via_Hip-Hop nine

Future-《2Pac》

A$AP Rocky-《Babushka Boi》

Rappers Wore Paisley

↑ A$AP Rocky

↑ Young Thug
image via_Young Thug Instagram

↑ Travis Scott

image via_Travis Scott Instagram

↑ Drake

image via_Drake Instagram

↑ Snoop Dogg

image via_Snoop Dogg Instagram

↑ Tipsy

image via_Tipsy Instagram

↑ Barry Chen

image via_Barry Chen Instagram

結語:

你也該有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