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社論酷潮流

潮流社論|爆款都是「加 Logo」印鈔票?其實,背後潮流價值沒這麼膚淺

上週,Virgil Abloh 以任其 Louis Vuitton 男裝藝術總監之大位,與 BAPE 前主理人現任 Human Made 負責人 NIGO,傳出合作的 “LV²” 終於迎來 Lookbook 造型錄,不過再好的合作仍是出現少數謾罵聲稱:「自打臉」,原因來自於上年 NIGO 與 Kid Cudi 接受《Complex》專訪層云:「僅會聯名的牌子,對我來說毫無吸引力」。  

對於這些誤認表面的流言蜚語,請要知道在 “LV²” 裡,除了滲入 NIGO 與 Pharrell Williams 共同創立的 ICECREAM 冰淇淋 Monogram 融化外觀、Human Made 設計縮影,及過去這位潮流大神寓意的核心價值之外,更曩括著許多隱藏意義。例如:參造日本傳統工藝「刺子繡」方格裡的 “Louis Vuitton² Paris” 字樣,最早或是來自於 1858 年 Alexander Phemister 為 Miller、Richard 鑄造廠設計,緊接再由美國字型奠基公司 American Type Founders 接手更名為 “Bookman Oldstyle” 之後,在 1980 年代中期開始達至巔峰使用,所以後續我們能看見 Girls Don’t Cry 的 Verdy,與本回 Virgil Abloh x NIGO collection 的概念,初始本質或是來自於此。

↑ Virgil Abloh x NIGO / Human Made x Girls Don’t Cry

而經由這些創意再造文化內核的象徵:「Monogram」,亦通過外注標籤交融下獲得新一層次的歷史價值,但姑且不論聯名,在這些豐富的靈感體驗效應擴散之前,「字母組合」早已成為時尚語言,每個族群著用自己喜歡的服裝標籤再通過混搭,便均是象徵著自己對時裝潮流的見解,所以就算沒有合作興奮劑,這些即看聯想的代表性圖像也能於歷史永不衰退,就算進入快速服裝資訊為主體的世界,人們往往還是趨向這最與自己親近的「簽名」。現在,我們便輕鬆的想與你們聊聊幾個品牌 Monogram 的誕生初始。

image via theblockchainland


Louis Vuitton Monogram

關於 Louis Vuitton 創始人曾是為貴族整理行李包曩的工作,進而為靈感考慮到壽命、風格、實用性,加上精湛的手工藝打造平頂方形皮衣箱備受 Eugienie de Montijo 拿破崙三世妻子青睞,於巴黎開設店鋪逐漸建立品牌帝國,還有《鐵達尼號》沉默許久的行李箱,多年後打開功能仍十分完善,等豐富過往想必時裝精們均是倒背如流。不過比起他製作的棕色似象棋棋盤 Damier 經典皮革印花,標誌性「字母組合」恐怕才是真正打出國際名堂,這個黃色四葉形、花朵與互相環扣的 “L”、”V”,是於 1896 年由兒子 George Vuitton 指導下出現,標誌乍現有傳是那時期因深受日本美學風潮灌輸歐洲的影響而產生,可謂寓意深遠。

image via Louis Vuitton

物轉星移,這個猶如日本傳統的徽標經過無數更新,舉凡是早年 Marc Jacobs 引領之下,與譽有「紐約氣質的定義者」Stephen Sprouse 共同打造「neon graffitied」塗鴉系列確立高端街頭定義;Kim Jones 受到以前 Gimme 5 打工,經 Michael Kopelman 主理人影響插植潮流攜手 Supreme 再度銜接街頭;Virgil Abloh 將自身領略過的 Hip-Hop、Sneaker、Graffiti、industry 等文化教育,為這 Signature 重新再塑經典將奢侈持續煥發青春,通過這些次次賦予的全新煉化,不僅能讓 Louis Vuitton 保留傳統價值,更多的是千禧世代對 Monogram 有進階的深化認識。

image via highsnobiety


GOYARD Monogram

而說道 Louis Vuitton 成立便注定記載於時裝歷史名冊,上至名媛下至 Rapper 紛紛著用製箱鼻祖「Goyard」亦同經得起洗鍊,從起初 Pierre-Francois Martin 與 Louis-Henri Morel,傳承徒弟 Francois Goyard 吹影鏤塵的技術面,再將其把公司在 1885 年交由兒子 Edmond 經營,並於 1892 年奠定意義貴重的自家從事河流運木事業與創始人姓稱 Y 為靈感,及順應排列組合注入「E. Goyard」Brand Name 和店鋪地址「Saint-Honoré Paris」字樣揉入織面「Goyardine」帆布,繼續傳承旅行箱具、家居至服裝嶄露頭角的革新意義。

image via watchcollectinglifestyle

且比起他牌各種於社群平台年年新鮮不重複的特殊行銷,Goyard 從不進行這些模式,完全拒絕廣告及一切你想像的到得宣傳模式,對 Goyard 於來說:「品牌從一始終貫徹的初創遺產與技藝煉化,並非得倚靠行銷傳播、如並行在以量製造的現代,對工匠們品質孜孜不倦的追求有失愧對,逆勢而行,僅倚靠品牌識別並讓著用者自行想像著用幻境,才能將往日光輝持續發揚光大」。事實證明,這幾年經過 A$AP Rocky、Kanye West 這些主宰市場的「潮流要人」認可,及次次將自家 Monogram 應於各式件物的「可適應性」,Goyard 除了證明自己在市場的影響力,更重要的是成功體現自身的文化價值。

image via sigmaflyalpha


Dior Oblique 

繼 Kim Jones 領銜開路後由 Virgil Abloh 接棒之後,儼然,轉陣 Dior 男裝創意總監的 Kim Jones 仍繼續大行其道,將上世紀 70 年代創意總監 Marc Bohan(約 1967 年才向公眾正式亮相)所設計的「Oblique」玩得出神入化。好比說像是似延續 John Galliano 求新求變的改造精神,續力將這位鬼才於 2000 年雷厲風行的 Saddle,揉入 Oblique 做檔案視覺的馬鞍包反覆帶回,並再以此為媒介通過 Daniel Arsham 注入如經時間煉化的淬鍊之美,還有選定其印象鑿開錯誤複製留言,結合 Judy Blame 那份中流砥柱的倫敦風格飾品完成頂流致敬,以及 Dior x Air Jordan 1 對主要標籤 Swooshes 製作細膩巧思。

image via google

不過說道其 Monogram 歷史,雖起初力推的概念美學深獲市場認同,可要挖掘檔案,這個需耗時多時的複雜重織的工藝技術,創造就需要 9700 多根紗線製成,工匠們必須花費一天時間,先使用搖紗機隊線軸穿插引入方便獲取需要的量度,才能準確覆繞線軸完成後續織造製作。而這項技術便是導致最終結果的重要過程,勘驗的使用者們可不能光看表面花紋,當你翻到布料背面會發現字母組合保持一致,正反均美極其珍貴,也就是為什麼 Oblique Monogram always Forever classic。

image via Dior

正式邁入千禧年前後, 人們掛身 Signature 的著用意義,顯然是最能直觀表達對趨勢的見解,品牌要傳遞核心文化,亦是通過此個媒介述說一路走來的核心價值,且透過眾多創意鬼才的更新再塑, 這些「字母組合」便能繼續喚起人們心中的潮流典藏。此外在瞬息萬變的時代下,一切事物顯然更快速的被淘汰,而 Monogram 卻不適用這塊時間軸,因為無論過去↔未來,它總是會反覆提醒你:真正的文化標籤,總是經得起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