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社論酷潮流

潮流社論|OFF-White 主腦身穿的 Arc’Teryx 外套,在戶外潮流有多會演化?!

從 Donda 團隊歷經煉化的 Virgil Abloh 和潮流元祖 NIGO 共作的「LV²」繼續雷厲風行,整個服飾內核將似象棋棋盤 Damier 經典皮革印花為藍本,注入日本傳統工藝「刺繡」進行改寫,再參造 1858 年 Alexander Phemister 為 Miller&Richard 鑄造廠,創建的現代化舊樣式,再由美國字型奠基公司 American Type Founders 更名為 “Bookman” 的字體,應用於 “Louis Vuitton² Paris” 字樣設計,不僅回顧 80 年代時期蓬勃發展的設計趨勢與扎根熟化的日本美學,似乎更多的起點意義,是要向經手過這經典 Monogram 前輩們述說,通過新時代標籤挪入的龐大世界視野。

image via hk01

而 Virgil Abloh 自加入 Louis Vuitton 擔任男裝創意總監,便就不斷將自己接觸過的 Hip-Hop、Graffiti 等生活美學,以及將自家品牌 OFF-White x Nike「The Ten」Industrial Design,合作經歷滲入這法國經典老牌,重覆更新洗鍊這代表時尚永恆的 “L”、”V”。回歸主體,在這個爆擊潮流人心水的「LV²」正式釋出以前,那份點綴雲朵的藍天並注入許多超現實主義,猶如嚮往天堂路的 Louis Vuitton Fall Winter 2020 亦是顛覆正裝的篇章。相較於滲入潮流組合的「LV²」, Virgil Abloh 的作法無疑是挑戰傳統,利用自身的多元思維消除正裝裁縫和街頭限制從「社會歸類」做出解放。「定義我們的不是我們日常的工作,而是理想。」-Virgil Abloh

image via  Louis Vuitton Fall Winter

隨著這份充分體現主題的「Heaven on Heart」順利落幕,接連報喜,Virgil Abloh 身著品牌相關系列卻意外著用不同品牌的外衫?這無疑是時裝常客們最期待的「彩蛋公告時刻」又將來臨,可要說嘖嘖稱奇未免太過詫異,不僅 Louis Vuitton,每個大秀過後,幕後主要人謝幕亦會通過「穿著」來埋下未來合作路線。秉著好奇心,是時候來探討這好似《楚門的世界》背景登場的戶外品牌 Arc’Teryx。

image via Louis Vuitton Fall Winter


Arc’teryx-核心再煉

先說因越攀高峰成興趣的 Dave Lane、Jeremy Guard 根據經驗決定依照調性需求,終於在 1989 年創立名為 Rock Solid 的公司,隨歷兩年的短程洗鍊,便於 1991 年更名為 Arc’Teryx。這個來自加拿大的戶外裝備公司不久後重新調整定位,利用高溫熱壓冷卻成型,為極限運動者專門研發優良的熱壓合技術,生產安全兼具舒適的 Vapor 安全帶獲得好評(至今仍是業界最代表性之一的產品)。力求更多元的戶外開發,與 WL Gore 材料科學公司合作,獲得 GORE-TEX 防水/透氣織物面料技術完成多項實際測試,成功為服裝大幅優化性能和耐用性。

↑ GORE-TEX是一種層壓結構,可將微孔膜緊貼在背襯/面料,使 Arc’Teryx 能夠創造出持久防水和防風的產品,並結合最佳的透氣性,為佩戴者提供最大程度的保護和舒適感。

Arc’Teryx 的產品類別更有諸多細項,除了初始登山規格,還有對多變環境的「Essentials」、適應長途跋涉的「遠足徒步」、機能戶外規格「休閒系列」,以及確保高速行動時移動便捷的「滑雪」和注重服裝靈活度的「野外跑步」系列。而這些「高可適性」的服飾附屬性均全方位:簡約、多用途、輕量、長距離、保暖、高耐磨、高持久、舒適/支撐度等你所想得到的預期用途。

這些特點可不是空口說白話,先前 Arc’Teryx 便邀來世界級滑雪登山者 Forrest Coots 等對「征服自然」有興趣的佼佼者,輔以研究人員 Nathalie Marchand、Chris Woollard 與開發商 Greg Grenzke 等實際應用探索,思索設計不足及解決當前問題進行具潛力性的深度實驗,並專注於正確處理某件事的細節。 “在這次旅行中,有機會對服裝深入地探究思索,並讓像 Forrest 這樣的運動員,向我展示為什麼有些東西有用或沒有用”-Nathalie Marchand

↑ Arc’Teryx – Forrest Coots

↑ “在這次旅行中,有機會對服裝深入地探究思索,並讓像 Forrest 這樣的運動員,向我展示為什麼有些東西有用或沒有用”-Nathalie Marchand

再者,面對天雨驟變的都市環境,Arc’Teryx 的支線 Veilance 敢於「摘下主體標籤」亦是近乎無人能其左右高級規格,透過曾擔任 Junya Watanabe 自由設計顧問,現為該戶外品牌的設計總監 Taka Kasuga 主理訪談:「從美學角度來看,Veilance 可於物質與生活方面進行擴展」,便知曉 Veilance 在風格上必定貫徹始終。像是從 2009 年發佈第一套裝束,即是融合不落窠臼的外觀與致力完善的頂級顏色和面料屬性,幾乎完整填補 The North Face 2008 年生產的 The North Face 485 Collection 時的歐美市場空白,銜接當時戶外用家需要的技術層面和實用類別等廓型貫穿。

 

↑ 2009 Arc’teryx Veilance

猶如始祖鳥進化般,Veilance 接下來在質料調色與設計基礎不斷演化,更是考慮到用戶體驗為考量,以高靈活度做出更具市場潛質得服裝系統,像是「模塊化」的設定就專為多變氣候做出可調適性,及對持續性材料的創新與個人化客定美學根植內在聯繫。例如:2019 年曩括多種技術的 “Fast and Light” 膠囊系列,對高行動與日常著用進行平衡注入具防水、輕巧、透氣、防風、速乾,以及附屬不限制運動的拉伸性能 GORE-TEX SHAKEDRY 技術等多種重製限制概念;2020 年力邀對法國攝影師 Vincent Fournier 以自身充滿烏托邦浪漫環境想像的《Space Project》名作,選定融於虛實幻境的猶他州火星沙漠地帶,呈現 Veilance SS20 在服裝調色盤的精采運用。

但如果只講述越野登峰及強調面料或許太侷限,回歸「彩蛋段落」,Virgil Abloh 確實在 OFF-White Fall 2020,給這看似骨骼不全的始祖鳥 Logo 賦予更多意義,穿著在 Bella Hadid、GiGi Hadid 的 Arc’Teryx 全功能外衫,通過富有神祕氣息的黑色荷葉邊結合再組,與浪漫幻想的百褶透絲紗裙,就好像是禮拜 17-19 中古世紀的服裝禮儀,亦近乎像英國設計師 John Galliano 那樣的高級戲劇化服裝做出實驗派激進呈現。

↑ OFF-White Fall 2020


Arc’teryx-文化傳遞

當然, 風向傳遞不屈於歐美版塊,其實在近幾年 Urban Outdoor Style 持續盛行之下,Arc’Teryx 很早就把「戶外文化」,輸入能包容服裝差異性的亞洲地區,就像是於過去的時代中,大家感受最深的無疑是由眾多先鋒們開啟的「裏原宿時代」初始,這固然是大家的記憶奇點,而同為其中的 Urban Outdoor,在經日本快速傳播不斷汲取的生活體驗之後,可想而知,相較於西方思維較重於「功能性」的特點,自然產生出來更多的時尚願景。

再舉個潮流現象,過去以來多角化的潮流風格不斷交互層疊,品牌們如想發表新品(包含預測型爆款),似乎均會於日本測出市場反應,如同英國經典風衣品牌 Mackintosh,在日本甚至發展出 Mackintosh Philosophy 男裝設計支線,向大家展示戶外流行的時下合適輪廓,雖然相較於他牌 Arc’Teryx 不這麼地大張旗鼓,就算聯名合作式樣也幾乎難以循跡。但如果真要說敘,OFF-White FW 20 期間,以質量具佳的 BEAMS 在系列合作,其中便再次出現 Arc’Teryx 名稱,帶來的包款除了一貫採用全面適應性的質料,減輕負重感與安全技術層面均予以保留,色調上的簡單俐落,還令人想起 Arc’Teryx 過去為美國海軍陸戰隊,打造的 ILBE 多功能背包深具特點,這次經其都市機能品牌做媒,在這越來越完整的時裝歸類細分,戶外時尚在潮流層面上的認可氛圍顯然越發濃烈。

於現在品牌近乎倚靠聯名來鞏固聲望的時代,Arc’Teryx 雖未有大量合作卻並非壞事,因為一旦過多干涉,於快餐文化的洪流中,或多或少會讓消費者主觀的思維直接定義(講白一點就是看膩),而 Arc’Teryx 不僅用料老實,於「潮流視覺」上還有很想像空間,相信會更加地備受青睞。

↑ Arc’Teryx x BEAMS


Arc’teryx-電影著裝

《神鬼認證4》- Aaron Cross Wore Arc’teryx Alpha SV Jacket

除去話題,VIRgil Abloh 塑造新亮點與各界品牌提出合作邀約前,許多電影明星大咖便早已注意,例如 2012 年出品的美國驚悚冒險電影《神鬼認證4》,主角 Aaron Cross 在海拔 9800 英尺的加拿大落基山脈,穿著具有 1.6 毫米的微縫隙餘量及前述面料講述全部特點的 Arc’teryx Alpha SV Jacket。

↑  Alpha SV 於 1998 年首次問世徹底改變了戶外服裝行業,完全應對登山者對輕便,以及簡約、耐磨等流線型防水外套的需求,並亦可與背帶搭配使用。

《猛毒》- Tom Hardy Wore Arc’teryx atom SL Hoody

2018 年漫威旗下角色改編電影《猛毒》,寄生宿主結合出更為有 Power 生命力與力量的爽片想必不用再述,主角 Tom Hardy 被採訪片段也著用 Arc’teryx atom SL Hoody 款式,輕鬆抵禦拍攝時的寒冷氣候。

↑ Tom Hardy worn Arc’teryx Alpha SV jacket 

《三重邊界》- Charlie Hunnam Wore Arc’teryx Alpha Jacket Gen 2

2019 年美國動作冒險犯罪片《三重邊界》,由 Charlie Hunnam 演員著用的 Arc’teryx Alpha Jacket Gen 2,不僅具備防水、透氣,還能夠於潮濕的地理環境有效發揮高靈活延展性,而在這一步以武裝突圍的影片內使用,導演可謂於裝備上的精細考量十分全面。

↑ Charlie Hunnam  worn Arc’teryx Alpha Jacket Gen 2

看完以上概覽,Virgil Abloh 身穿的那件天藍色 Arc’teryx 到底是哪件?其實就是品牌最王牌的作品 Alpha SV Wind Breaker 衝鋒衣,這件官網標明,需耗費 67 位各部門研發人員,輪流從研發、面料整合、縫紉剪裁,到實際應用再經數百次的全手製工法實驗,絲毫不輸任何享譽全球的國際精品亦或職人手匠的專業度,任何細項環節均缺一不可,面對高嚴聳峻或純都市多變天氣全是面面俱到。要說  Urban Outdoor 這塊大餅,誰有資格豎立手握當權?相信看到這裡,你應該心裡有些答案了。

綜觀 Arc’teryx「宇宙奇點」,也許千禧年間眾多街頭潮流均被「行銷洗腦」,認為注入 Logo 才能在外觀更為鮮明突出,但 Arc’teryx 讓我欣賞的是,別於其他依靠「聲量而大譟」的品牌它並不順應於趨勢,這邊想提於理念雖然跟 Goyard 八竿子打不著,但卻適用:品牌從一始終貫徹的初創遺產與技藝煉化,並非得倚靠行銷傳播、如並行在以量製造的現代,對工匠們品質孜孜不倦的追求有失愧對,逆勢而行,僅倚靠品牌識別並讓著用者自行想像著用幻境,才能將往日光輝持續發揚光大」。

ARC’TERYX NAMING

一億四千萬年前,一隻不知名生物努力逃離這世界,因為環境變遷,它變得苗條而結實,並發展成為壯麗的登山者,在成功和發展機制的驅動下,它發展出羽毛,但攀爬卻已成為過去。加拿大頂級戶外品牌 Arc’teryx 的名字叫 Archaeopteryx lithographica,是恐龍與其鳥類後代之間的紐帶,它的名字代表了加速進化的思想,有助於推動人類在戶外的發展,而 Arc’teryx Logo 的設計,便是來自目前已知的始祖鳥化石「HMN 1880 柏林標本」,我們相信 Arc’teryx 於「服裝演化論」總會有更好的詮釋方法。

↑ 始祖鳥柏林標本 HMN 1880 

↑ Arc’teryx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