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社論酷潮流

潮流社論|憑著「陳冠希」三個字,請問他在屌什麼?

稍早陳冠希於互聯網上公開 CLOT x Polaroid 聯名相機,整體輪廓佈滿品牌經典「絲綢」印花,繼續飄散著屬於 EDC 對中式文化的註解,而如此熟悉的創作概念令眾人欣喜若狂,因自本人於 Innersect 潮流展言道:「Silk is gone」之後,眾所紛紜 10 年內是否也會在 Nike 以外的聯乘作品進行抹去? 不過從目前看來這份經典並非意味著就此沉寂,只是陳冠希亦將其轉往其他領域做出潮流印記,在做法上其實也跟藤原浩,NIGO 那幫人同樣將培養下來的文化根基,通過自理媒介去紮於所接觸到的一切。

↑ CLOT x Polaroid「藍絲綢」

不過相較作品呈現,長年以來許多人們似乎始終圍繞在「陳冠希跟誰的牛肉或噴人事件」,好像沒有真正去了解過他背後的一些經歷?比如說最初於中國電影中擔任演員,因由不同的人生經歷創造出多元化的面向發展,隨後通過開設的 JUICE 等連鎖店鋪,將其把街頭文化發揚光大,並將屬於亞洲的文化反對西方進行滲透等,今番便來淺談陳冠希的來龍去脈。

↑ 陳冠希

1. 具多重文化背景的獨立載體

陳冠希出生於加拿大溫哥華,後來在香港國際學校就讀,英語是他的首要語言,緊隨著才學習到粵語、日語。而這樣在不同社會之間的切換,事實上使得他成為學習現代文化的「獨立載體」,能夠以其他視角去敏銳意識對眼前事物的細微差異。關於這點,從某方面來看,筆者認為大家可以看看 AMBUSH 主理人 Yoon、Verbal,也因過去不同的事件導致得在不同地方做轉換,故造就出的「多重文化背景」就是他們為何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做切角,讓單品持續受人推崇的原因之一。

陳冠希做為吸收文化的「多面體」,對 Hip-Hop、籃球也有十分濃厚的興趣,雖付諸行動於香港組成一支球隊,可與美國球員比賽因先天的差異被擊敗放棄成為一名 NBA 球員。儘管在過程之中迷了路,但正所謂老天為他關了一扇門,同時也開了一扇窗,後於香港他在開派對的時候意外碰到星探,讓他在 1999 年時於紐約拍花旗銀行廣告,之後又遇到成龍跟吳彥祖的經理人 Willy,讓他在香港電影能與馮德倫、李燦森演出《特警新人類》和《無間道》扮演年輕版本的劉德華。(後者受到美國導演 Martin Scorsese 的注意,改編《無間道》臥底劇情,邀來 Leonardo DiCaprio、Matthew Damon 等人演出《神鬼無間》。)

↑ 陳冠希拍攝花旗銀行廣告

↑ 《特警新人類》

↑《無間道2》

隨著名氣繼續如日中天,陳冠希後也受邀與周杰倫、余文樂、陳小春共同演出真人版飄移賽車改編電影《頭文字D》,隔年亦於美國演出西洋版《不死咒怨2》,不過看似平步青雲的發展同時獲得錄製歌曲的機會讓他不是很開心,曾在 VICE 《觸手可及》裡便表示:「在華人的市場,如果你真正有自己的想法,很難去跟他們工作,他們都幫你安排好了(工作/音樂),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唱什麼」(這很大一部分或是深受西式教育「追求個人」的影響)。直到最後要被放棄之時,他便想盡辦法證明自己的實力,將 Hip-Hop 對他的影響將其運用到音樂中,做出在完全沒宣傳狀況下的流行榜冠軍《 即影即有》,和於 144 小時內完成的專輯《 一四四》顛覆了眾人想像,對此 LMF 成員 MC 仁亦言道:「在香港沒有人這樣做的」。(撇除上述及後續其他經典名曲,還有諸如是《香港地》、《戰爭》的社會性內容也值得細聽。)

↑《 即影即有》

↑《Hazy: the 144 hour project》

↑《香港地》

↑《戰爭》

2. 思維領域上的創意連動

正當娛樂事業蓬勃發展,陳冠希對 Hip-Hop 的選取思維,也激發了他在時尚方面的見解表示道:「企業家精神必須來自嘻哈音樂」,2003 年他與 Kevin Poon、Billy Ip 創立 CLOT,其品牌概念便是圍繞在他們於美國、歐洲、日本理解的 Street Fahion(亦包含生活方式、接觸到的次文化 Supreme、Stüssy 品牌等 )輸入亞洲市場,更通過與 Nike、adidas、BAPE、藤原浩(Fujiwara Hiroshi)合作去創造打破陳舊的美學概念。

如同文章開篇「文化背景」所述,陳冠希之所以對潮流有著無與倫比的影響力,最大原因莫過於「旅行」是創作的重要組成根基,用這種方式接觸到的人、事、物,確實有效去幫助 CLOT 在發展創意以及聯名過程中,去將看似迴異的兩者取捨做出適當的結合。比如去過東京、紐約、洛杉磯等城市以及北極偏遠地區的旅程,去重新審思符合現代美學地輪廓,融入中國太極的陰陽學、北極地的多元文化包容性和環境議題,絕對是對他的 2017 年秋冬系列在東西方詮釋上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關於這點也令人想起陳冠希一句話:「我覺得人們的腦海有許多寶藏,可一但啟發你的信息用光了,你就必須出去充電」。

↑ CLOT 2017 Inner Peace 

而這種心態以 2009 年 CLOT x Nike Aior Force 1「1world」為例最為恰當,他將富有籃球與 Harlem Hip-Hop 底蘊地 Air Force 1,融入中國繡花並在底下融合蝕刻皮革鞋面,與西方文化做出最好的文化交流。(這點亦便是證明後續釋出的絲綢版本為何會搶翻的原因。)

↑ CLOT x Nike Aior Force 1「1world」

3. 群體意識與個人價值共融下的「一個世界」

接著在巴黎時裝秀期間,陳冠希帶著兩種文化於巴黎共和廣場釋出的 2017 年秋冬「New-Age-Ethnic」亦令人印象深刻,意象化的圖像理念及拼湊的攝影表達,其實受到了東西兩端的街頭包容性啟發。在這裡,陳冠希曾經說過:「我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但我認為自己是亞洲人,這兩者地融合創造了思維上的多元空間,我們共享一個世界,一個陽光、一個網路,早就沒有邊界存在」。

↑ CLOT 2017 New Age Ethnic

但從這句的話語中,其實可以對應到陳冠希於「紐約大學演講中國製造之崛起」的設計/製造/原創/族群內容(這部分不細解過多,會阻礙觀者進行思考)筆者認為在東方陰陽學說裡,很有趣的是兩者為「單數」與「偶數」,亦分別代表「主導性、包容性」這很大程度上有寓意著「群體意識」,而西方哲學思想則強調個人價值的平衡點,陳冠希作為滲透其中的「多面載體」,經過長時間的摸索,他似乎能在彼此消長的動態過程中保持相對。所以說陳冠希看見東方的創意潛力,並且試圖將既定傳統社會的亞洲固定思維做出深層轉化,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也許以局外人的角度看,就認為他是一位「混過洋墨水的品牌主理人」單僅如此,可其實陳冠希的成就還有來自很多面向,如是在 2006 年與藤原浩、Kanye West 地巡迴合作、和 SSUR 以不同地迷彩印花重新詮釋 Disney 標誌性人物、慶祝成立 15 周年的「PAST.PRESENT.FUTURE」紐約時裝秀,邀來 sacai、 Converse、Vlong、Fear of God、Azuma Makoto 等諸多品牌,做出全面性的創意來提供獨特的世界觀,來讓人們看見東/西橋梁交會下產生出來的「一個世界」。誠如陳冠希所言:「在洛杉磯,志趣相投的人會聚在一起,然後討論出一個共識,接著將東西呈現出來,就算沒有足夠資源,他們仍能做到這一點,他們所擁有的只是一個願景當作動力去實現;而在中國,即使他們有金錢與資源,他們也不真正相信自己能做到,但我試圖讓亞洲社會擺脫這種困境心態,因為如果不嘗試,你永遠不會知道結果」。

最後論陳冠希到底屌不屌?如果說單講「品牌設計」這方面大家都有不同的見解,可如以思考層面來說,筆者認為他絕對是一位榜樣,而不僅僅只掛著「陳冠希」三個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