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嘻一口

嘻一口專訪 │ 最惡世代的台饒超新星!Asiaboy & Lizi 重磅直言 “假如要亂看不起我們,我們也會亂看不起你”!

「禁藥王&栗子」,這個不管你有沒有在注意台饒新動態的樂迷、都肯定能注意到的名字。以一句 “加賴叫過去、性愛世大運” 的歌詞竄紅於網路世界,不僅其音樂〈PIMP〉被製作成各式迷因、傳遍網路世界;甚至如知名 Youtuber「反骨男孩」、「館長」等人都會哼上一、兩句歌詞,儼然能想見「禁藥王&栗子」的火熱事態。

但其實論及這兩名 Rappers 的饒舌經歷,除了 禁藥王 早在 underground 圈中打滾;栗子Lizi 更是在短短時間內便呈現了他的音樂才華,且超抓耳的 flow 編排也屢屢讓樂迷都感到吃驚,而這般如「天降奇兵」的組合重磅誕生於台饒樂壇,同樣致使不少群眾對他們感到好奇。

此番,COOL 便藉由著 Legacy 所將在 9/15 舉辦「大嘻地」演唱會的契機,邀請到這兩位炙熱的 Rapper 進行訪談,除了聊起「禁藥王&栗子」各自的饒舌經歷、對現在台灣饒壇的想法外,也針對著 9/15 號的演唱會驚喜挖掘,一探他們將於「大嘻地」演唱會上所帶來的驚喜。

 

COOL:你們各自是什麼原因,喜歡上饒舌音樂呢?

禁藥王:我應該是 頑童MJ116 吧!你 (栗子) 應該也是。我們兩個都是 頑童,因為看到〈30CM〉和〈生煎包〉發現真得很酷,所以才對嘻哈音樂感到興趣。

COOL:所以你們是先聽到台灣的饒舌音樂、之後才再聽到國外的嗎?

栗子:我是先聽到台灣的,才開始去嘗試到饒舌創作。然後越創作越多後,才開始去聽到國外的饒舌音樂。所以反而是先去饒舌,才開始聽大量的嘻哈音樂。

COOL:好奇你們國外都是聽誰的呀?

禁藥王:都聽欸,我們不會研究的很細,但有誰發歌、我們都會一直關注。隨著現在專業度的提升,像我的話、我會盡量去聽三個月之內發的新作品,因為想要跟著現在的趨勢。

栗子:我自己是都會嘗試去聽,不管多久之前。但主要是看 vibe,如果我覺得這個 vibe 跟我是適合的,我就可能會嘗試去聽。

COOL:畢竟你們的音樂都是屬於比較 turnt 的,好奇你們在國外音樂的選擇上、也是會選擇與你們風格比較相近的嗎?抑或抒情的你們也會聆聽呢?

禁藥王:會呀!像 瘦子 的新專輯《Outta Body》我就有聽完。

栗子:我不會常聽抒情的,但還是很喜歡像 tobi lou 那樣偏柔風格的音樂;比較重的話,我就很喜歡 Denzel Curry。

禁藥王:如果老一點的話,Nate Dogg 我也覺得滿帥的啦!

栗子:其實 old school 風格的音樂,他 (禁藥王) 比較會聽,因為我自己不會 old school。我算是滿晚期才開始做音樂,在 2016 年開始唱饒舌,2017 才認真聽饒舌音樂。最初聽的人就是 Tyga、後面聽的就是 Trap Music,所以我其實是聽不懂 old school 的,但他 (禁藥王) 會教我去聽,然後要我去學一下 old school 怎麼唱,但我還沒有完全理解啦!但爾偶還是會聽一下。

COOL:那因為你們現在的音樂都是比較新的,好奇未來可能會往 old school 風格去創作嗎?

栗子:我覺得都是有可能性的。

禁藥王:old school 會啦,但比重性應該不會太高。應該不會到做整張 old school,但可能會有穿插一、兩首之類。

栗子:我們現在不會講死,說以後絕對會做什麼、和絕對不做什麼。每個年紀的想法都會不太一樣,我們還在增長當中。

COOL:畢竟早在過去幾年,「大屌歌」類型的創作已經在台灣饒舌圈廣泛出現,但你們的作品卻又再讓許多人著迷、喜愛,好奇你們有認為自己的音樂和其他 Rapper 有什麼不同之處嗎?

禁藥王:我們就是台灣的 Mumble Rapper,我們是 “最台灣人” 的 Mumble Rapper。其他人做的 Mumble Rap,是像國外嘻哈、像黑人的,但我們的 Mumble Rap 是像台灣人的。

栗子:我覺得許多人還是喜歡去寫我比別人厲害,但他沒有把實際情況寫出來。而我們的大屌歌並不會吹捧自己,反倒是把我們看到的實情寫出來。我今天不爽一個人,我把罵他的語氣、罵他的話,用很口語的方式加入歌曲裡面,而不是去提到錢、或者其他東西。

禁藥王:講個具體點的例子,現在不論白天晚上、我都會戴墨鏡。很多 Rappers 會問我說「你幹嘛在夜店戴墨鏡,你有毛病喔?」我就跟他們說「我在裝逼呀!」另外,你真的喜歡 hip hop 的人、是不會去帶假的項鍊的。但我們反而會覺得,現在帶的項鍊因為沒有花到我們的錢,所以我們就會很喜歡去戴。我們就是做自己,不會跟隨著其他人的想法去做事。甚至我們也會拿假的項鍊跟他們說「你看,我們戴假的項鍊都還是比你紅」等等的話,我們跟其他 Rapper 的差異性就在這。

而且有很多人都說,假如要做台灣式的饒舌就要做 8+9,但實際上呢,我們也沒有那麼 8+9,雖然他 (栗子) 過去有過經驗,但說到聲音、口調,甚至他也不會說台語,所以我們跟 8+9 的連結真的沒有到那個高,所以很明顯,我們就是走很屁孩的路線,做出很台灣屁孩風格的音樂。

COOL:畢竟你們的音樂表現得比較狂妄,那有聽過其他 Rapper 或者聽眾罵過你們、或對你們感到質疑嗎?

禁藥王:絕對有嘛!我就想講,我在唱 KOR 的時候,你在哪裡?我們流量破 100 萬、200 萬的時候,你們多少?

栗子:我們都去過 KOR,但是我們在上面、你在下面。

禁藥王:我完全不能認同那些 Hater 的攻擊,無法接受!但我能懂他們在攻擊什麼。

COOL:那你們會想出歌、去反擊他們嗎?還是就是想用成績去證明你們自己的實力。

禁藥王:我們會出歌呀!但我們不會針對某個特定的人去講,因為關係並不對等。你流量幾十萬、但我們是幾百萬,這個水平就不太一樣。這個就像是拳擊賽,假如你要跟我對幹、那就付我錢呀!

栗子:我們只是想把握好自己的機會啦,現在有機會、那我們就把事情做好,把該賺的錢賺到,其他人就算講話很賤,但實際上影響不到我。雖然有時候還是會有情緒,可是過幾天之後自己就會思考,然後思考完後可能就會變得比較沒事了。

COOL:有怎樣的留言或者批評,是讓你們最在意的嗎?

禁藥王:我有看到有些批評說我們的聽眾都是小孩之類的。這個問題就有糾結到我一下,我就認真的想。但我思考過後,真的覺得沒有呀!小孩是佔一部分沒錯,但哪位線上藝人的粉絲沒有小孩?小孩粉絲很多、那就代表沒有成年粉絲嗎?也沒有呀!那些 Hater,你說我們的小孩粉絲很多,那你也要確定你的音樂、就都是成年粉絲在聽?我怎麼看你的作品,也一堆小孩子在聽呀!而且你的作品,我看成年人聽了也沒有什麼說服力啦!

栗子:我自己看這件事情,我是覺得現在我們的小孩粉絲偏多,但我們在 KOR 的表演,卻也讓很多成年人來看我們表演,有 Ching G Squad、ØZI、呂士軒、Starr Chen 和 Tipsy 等等。我覺得台灣 underground 有很多厲害的人,但一些人的心態沒有到很好,所以假如他們要亂看不起我們,我們也會亂看不起你。

禁藥王:我們講這些話,都是針對 hater 在講、並不針對任何前輩。因為我們都知道做音樂很辛苦、做音樂真的很不好混,所以這些話都是給那些 Hater 的。

COOL:因為你們的風格在台灣備具特色,也讓許多 Rapper 前輩有 s/o 到你們,想知道你們有聽到哪個前輩的 s/o 是最讓你們印象深刻的。

禁藥王:我是 Young Johnny,因為他是就台灣致力在匪幫饒舌的創作。另外受到 春風、混血兒娛樂 的哥哥們喜歡,我自己是很開心。

栗子:很開心能被他們喜歡,因為在還沒玩饒舌之前,我就是 玖壹壹 的粉絲。

COOL:想問禁藥王,因為你之前有一首作品叫做〈禁藥王不寫大屌歌〉,但那首歌的風格跟你現在也些不太相同。好奇是怎樣的契機、讓你開始轉變的呢?

禁藥王:不愉快。遇到不開心的事,然後我又牡羊座,你靠北我到一個點、我就是會 “牙” 起來。所以這改變,算是一個計畫性出手、順便也行銷自己的音樂,但沒想到就變成這樣了。當然這當中,我也學到很多東西,提升自己在音樂創作上的質量。

COOL:因為你們的作品,其實是在釋出後一段時候才開始在網路上瘋傳,好奇你們有意外這個狀況嗎?

禁藥王:我是滿意外的。

栗子:就像〈PIMP〉我們當初其實給自己設定的流量是 20、30 萬就很棒了,沒想到現在已經破百萬。

禁藥王:其實當初作品達到 20、30 萬,對我們來說就已經很厲害了,所以當時就給自己這個目標,再加上當時我們的錄音、混音技術真的沒有很厲害,所以歌曲能破百萬這件事情,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COOL:因為聽下來,你們都已經為每首即將發布的作品設定一個標準。那想知道你們現在給自己的標準是多少流量、或是什麼其他的東西呢?

禁藥王:我覺得我們現在是以 “曝光量” 取勝,我是參考 Youtuber 的模式、給我們自己這個標準。我講我的狀況。我可能寫五首歌曲、才有會一首真得很 dope。但這樣效率真低呀,所以我們不如就選擇大量曝光,在不同的地方一直曝光、不斷增加新的粉絲。基本上我們現在的規劃,是一、兩個月就會發一支 MV,但我們會積極的去參與像 Youtuber 的影片企劃、或者訪問,讓我們的曝光量維持在一個很高的水平。

COOL:包括先前所發布的歌曲、再加上今年陸續推出的多首音樂看來,你們在今年有預計新專輯的推出嗎?

禁藥王:不曉得今年年底來不來得及,也可能會到明年年初,但這張專輯已經在著手製作了。

栗子:這張專輯的故事架構,我們會以「鋯石」作成的假項鍊做延伸,我覺得這很能代表我們。

禁藥王:因為這個假項鍊很有消費其他人的感覺。代表著我們可能沒有很把這個文化當一回事,但我們也不知道為甚麼、我們就是很紅。

栗子:因為很多人會靠北我們說,怎麼戴東西沒有像跟國外一樣都戴真的,但台灣戴真的項鍊的也沒有幾個。我們就是用這個假項鍊去消費那些罵我們的人,要那些人看見就算我們戴假的,我們還是可以很紅。這張專輯除了提到這件事情,也有講到「人性很假」的議題,和假項鍊這個東西同樣有連結。

COOL:因為知道栗子之前有參加過 Diss RBL 的饒舌競賽,而假如請你要給一些饒舌新人建議的話,你會推薦他們去參加這類型的競技比賽嗎?

栗子:我覺得不一定,因為我當初去比完後、也沒有讓更多的人認識我。但我覺得那就是個人興趣啦!假如你去參加比賽、一定會對你未來做音樂有幫助,所以我其實不排斥大家去參加。但我覺得如果你的心臟夠大顆,你可以第一場表演就去參加這種比賽,因為我上去 Diss RBL 是我的第一場表演,我唱完之後我直接胃痛,真的太緊張了。畢竟假如你罵得沒有別人好笑,是大家會一起嘲笑你的。

禁藥王:我覺得比那種比賽,感覺偏好玩比較多,那個過程我覺得很有趣。但假如真的要參加這類型的表演,我認為台灣能再更著重 flow 的展現。因為這種 acapella 比賽在國外,它是有帶節奏的,你自身的節奏要有,所以我希望未來在這類型的比賽上,能看到更多有 grooving 的段子。像 熊仔 就很有我說的那種感覺。

COOL:因為現在的饒舌走勢,多是偏向旋律性的音樂。那你們未來會想嘗試這類型的創作,甚至是開始唱歌嗎?

禁藥王:其實我們已經有在創作一首旋律性的大屌歌,會感覺像 Gunna、Roddy Ricch 類似的味道。這首歌我們自己都滿喜歡的,但還沒做完,可是一但釋出後,我相信有專業度的人聽見也會認為是不錯的。

COOL:你們近期除了創作音樂外、也積極地與 Youtuber 拍攝影片,好奇你們怎麼會想做這些事情。

禁藥王:一開始就好玩吧,所以就跟我們老闆提了這個企畫。但一開始我們以為我們拍 Youtube 影片是可以做得很厲害,但後來發現不是,跟那些專業在做 Youtuber 和節目的人相比,我們其實沒有很厲害。

栗子:我們的優勢就在於平常很喜歡跟人家互靠北,所以跟別人拍也就很順利,因為我們就是跟平常一樣、在做自己。

COOL:因為你們在 9/15 號的「大嘻地」表演上,會和 Gambler 與 莫宰羊 聯手呈現舞台,好奇當天你們有準備怎樣的驚喜嗎?

栗子:那天我們會一起合唱新歌,而那首歌現在還在製作中,大家可以期待。

禁藥王:因為我跟 莫宰羊 都是屬於有一種偏執個性的,所以我們在這首創作中就有很多火花,彼此交流了很多想法,也相信音樂釋出後,大家會驚艷,請期待之後 MV 的曝光。

 

Legacy Presents【大嘻地3.0】購票資訊:

演出場地:永豐 Legacy Taipei 傳 音樂展演空間

演出地址:台北市八德路一段一號‧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 中五館

演出票價:預售票$400元、雙人套票$700元(一張350元,成套販售)、現場票$500元

網路購票: click

實體購票: 7-11 ibon(iNDIEVOX售票系統專區)

 

You May Also Like

娛樂

台饒大勢饒團 Asiaboy & Lizi 儘管前陣子鑒於成員 禁藥王 的個人原因暫時停止演出活動、讓 […]

嘻一口

嘻哈文化在台灣越演越烈,除了 2017 年的〈走到飛〉引發樂迷共鳴、爾後 嘻哈/R&B 類歌手更屢屢在 […]

嘻一口

頑童MJ116 今年即將正式全員出擊!儘管在 2019 年年初他們宣布了「單飛不解散」的消息令樂迷大為震驚,但 […]

音樂

隨著台饒樂壇的大勢發展,許多風格的創作者也能依循著自己的個性、經歷締造 hit song,並獲取大量名氣,譬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