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嘻一口

嘻一口專訪 │ 工程師唱饒舌竟然那麼炸!從 “工程掠地” 再到 “工程名就”、一窺 就已 逐步建構的「嘻哈工程學」!

回顧台灣饒舌史的進展,除了先由熱狗、大支等人突破的封鎖線,讓群眾知道嘻哈音樂的獨特面貌外,甚至有段時期,鑑於著BR還有熊仔等人於 Diss RBL 的精彩表現,致使「台大嘻研」還有「學院派」成為了當時的饒舌顯學,許多創作者紛紛加入其中並想要把玩詞彙、專研著中文語句的奧秘。而在當中,也誕生了一名不但 Battle 能力精湛、且音樂作品更有著驚人點擊次數的創作者 ─ 就已 Joey Huang

來自台大嘻研的 就已,儘管在饒舌 battle 上有著讓人驚艷的表現,但他最為人所知的、莫過於是有著名為〈即時通〉的音樂作品。在這首伴隨著琴聲和鼓點的 beat 上,就已 不但豐富了演繹出 8、9 年級生對於 Yahoo! 即時通的回憶外,更巧妙地透過著一段曖昧情愫的 MV 互動,彷彿打開了群眾的時光寶盒,紛紛勾勒起了大家的年輕歲月。而此首〈即時通〉自 17 年曝光到現在,也驚人累積了近 160 萬次的觀看次數,絕對能想見 就已 備具的創作才華;豈料就在〈即時通〉釋出後、Joey 也因為著人生的規劃,似乎久久才推出作品,讓喜愛他的樂迷難免失望。

但就在今年的 9 月,早已成為一位專業工程師的他、竟意外地回歸並帶來名為《工程名就》的專輯,且裡頭總共九首歌的創作,光是從如〈雲上國〉、〈工程掠地〉和〈非同步的愛〉的歌名上,便能依稀看到 就已 彷彿於每首音樂上、皆埋藏了他的細膩巧思。此番,COOL 編輯便帶著滿滿的好奇、與 就已 Joey Huang 進行訪談,並一窺他所想打造的「工程嘻哈世界」。

 

1. 你怎麼會想開始動筆創作呢?

Joey:最一開始我是參加建中口技社,因為在練習的時候要 beatbox 去 cover 嘻哈歌曲,那就要有人出來饒舌,所以在高中階段就有在唱 rap。然後剛好那時候有個校慶表演的機會,我當時就想說要不要來寫首關於校慶且能夠帶氣氛的歌,所以那時候就開始了第一首創作。

 

2. 那好奇哪位饒舌歌手、最影響到你的創作呢?

Joey:我以前聽像 Linkin Park 的主唱 Mike Shinoda、他的饒舌團體 Fort Minor 的作品,或者像南岸的 T.I 或者 Young Jezzy 比較兇的東西,影響我早期最多的創作者應該就這幾位。雖然華語的饒舌在那時候沒有影響我很深,但我還是有去參加像是「人人有功練」、「Young Souljaz」辦的演唱會,和 MadStreet 的活動等等。

COOL:因為我看你早期的作品,都是比較偏舒服為主。但其實你著墨最多的地方,都是偏兇的音樂?

Joey:我都聽超兇的,但上大學後就有比較多在接觸偏舒服的饒舌風格、像 New Jazz 那種比較 mellow 的 hip-hop。主要因為大一有很積極在創作,所以就跟著當時的學長們聽到這些、因而才認識到這樣的風格。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Joey Huang(就已)(@joeyhuang.io)分享的貼文 張貼

3. 因為你曾擔任過台大嘻研社的社長,好奇你怎麼待看「嘻研社」對台灣饒舌圈的影響呢?

Joey:我觀察起來,大學生因為會有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狀態,就很敢於嘗試新風格,像我也可能嘗試玩過快嘴。那講到嘻研社對台灣饒舌的影響,我的看法是在過去有段時間,像熊仔、BR 玩了很多文字遊戲,而那段時間也出現一群人也很積極在玩文字遊戲的饒舌;或者是來自世新街音的 高浩哲,就帶起了一波 auto-tune、那些新學校的東西;而到了現在,我又覺得可能是政大 陳嫻靜 的風格和咬字又逐漸影響很多人,所以我認為社團的影響一定有。可能有特定的人紅起來、大家就會開始模仿,然後剛好這些社團有這些人,所以才讓這些社團比較容易被記得。

 

4.知道你過去的作品都比較輕柔,但這張《工程名就》專輯卻出現許多新的元素、和新風格的演繹,好奇你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變化?

Joey:我這兩、三年來聽超級多流行歌,我上班沒事就開始聽新歌,我聽新歌就像是聽新聞一樣,只有有人出東西我就去聽。然後加上我超愛看選秀節目,從《聲林之王》、《DD52》,再到《中國新說唱》、《我是歌手》、《這就是原創》和《即刻電音》我都有看,所以我能感受到現在的趨勢。我在這流行中也發現了我滿喜歡這些旋律的東西,所以我自己要寫歌、自然就會想說這些能不能哼唱個一兩句。

COOL:那好奇在這過程中,有沒有影響你最多的創作者呢?

Joey:我覺得沒有特定欸,因為我看了太多節目,已經分不清楚誰影響我最深。但如果是想創作曲風的方向,我認為是 高爾宣。因為他的流行旋律饒舌,在我聽下來把很多風格融合得很好,而且呈現方式也很 Pop,這是我想朝向的方向。

 

pic via 工程名就

5.這次的《工程名就》專輯,從音樂再到視覺,都有大量的科技感,所以想特別詢問這次的專輯概念、怎麼會大量加入科技的元素。

Joey:扣掉〈即時通〉、整張專輯我第一首做出來的歌是〈工程掠地〉。這首歌的靈感、其實來自〈iGO〉。當我聽完〈iGO〉後、我就立馬把東西傳給 Dusa 說到:「我要做一首一樣的。(笑)」Dusa 後來也編了首 trap 給我,讓我寫出〈工程掠地〉。我自己在做工程師、沒有想繼續做音樂後,我也開始會寫些關於這樣的成語,包括「工程掠地」、「工程名就」和「工程身退」,我起初是把這三個詞、當作我工程師生涯的三階段,我也沒有想把它們做成歌,但當我一聽到〈iGO〉後便讓我有想試試的衝動,所以就打算從「工程掠地」開始。

先做〈工程掠地〉後、第二首則是創作出〈非同步的愛〉。這其實是在我 coding 的時候,發現 “非同步” 這個詞很有趣,感覺可以描寫感情。然後寫出這兩首後,才發現都是科技類型的單曲,且在加上我之前有首也是科技、懷舊類型的〈即時通〉,所以我就想說自己能不能來做一張科技內容的音樂作品。

 

6.我能知道現在多音樂人都是有份主要的工作、然後接著尋找空閒的時間來創作音樂;但隨著饒舌音樂的擴張、讓越來越多人看見到它的商業價值,甚至不惜一切地投入其中,想成為全職的音樂人。所以特別好奇在 “工作” 和 “音樂” 方面都兼顧的你,會想給他們怎樣的想法呢?

Joey:我腦中浮現的一個詞、叫「取捨」。在你可能在年紀還比較小的時期,你會投入大量的時間在其中,就會放棄掉一些與家人的生活,這是你當時全部取了玩音樂這一塊;但當你有了工作之後,你的時間就變得很有限,你會很明顯感受到「你要多做一件事情、你就得少做一件事情」,所以時間要取捨、錢也要取捨。

所以在科技業其實也有一個詞能反映這狀況,叫 trade-off,是一個交易的意思。比方你團隊就這麼多人、時間就那麼有限,假如你的 app 要多一個新功能,你可能就少了一點時間去做解 bug;你可能要用一個好東西讓整體的速度變快,但你就是得要花錢。你會不斷地在做取捨。

所以現在想要全職投入創作的人,能夠提早知道這件事,我認為他們的決定可能會不太一樣。而且假如在學生的階段,在已經要大四的時期還沒玩出怎樣的名堂,你真的可能要想一下。不要覺得玩音樂很熱血、不紅都是大家的錯。你可能也要反思一下,可能現在你喜歡的風格不是被市場所喜愛的,所以你很明顯地知道、你做音樂可能不能當飯吃的時候,你得要有意識到這件事情。

 

7.你的〈即時通〉一曝光後,在當時的社群媒體被瘋狂轉發,儼然讓許多人回想起小時候的回憶,好奇這首歌的創作背景。

Joey:那時候其實我已經沒有甚麼在做歌了,做那首歌也是當時要申請一個實習的機會,所以真的沒預料到〈即時通〉會紅,而且我也下定決心了要走工程師這條路。在丟〈即時通〉後的那天,其實我正準備著去德國交換學生,所以看到紅了起來、自己是滿興奮的,但也沒多做甚麼,雖然滿可惜不能再繼續創作,卻看到音樂被那麼多人轉發就很爽,然後繼續走下去我的人生規劃。對於〈即時通〉的爆紅,其實我是滿意外的,甚至我當時連廣告都沒開。

 

8.其實現在許多的知名 rapper 都曾參與過 Diss RBL 的比賽、並表現得很突出。而也參加過此比賽的你,好奇你會推薦對饒舌有興趣的群眾去參加此類型的比賽嗎?

Joey:只要你覺得這比賽 “好玩”,就非常可以去試試。我當初去這個比賽就是因為好玩,再加上當時的台大嘻研、就是一群很愛 freestyle 的人,沒事就會放個音樂去 battle,所以我自己是對這樣子的比賽很感興趣。在參加 diss rbl 的比賽上,是可以鍛鍊自己的 punchline 能力的。我當時就常和 俊升 一起練習,不斷背韻腳和 freestyle,所以到了之後,其實在押韻和 puchline 上是可以創作很快的。

 

9.因為《工程名就》除了融合許多新元素,更攜手許多單位一起參與。也好奇你之後,有特別想找哪位音樂人一起合作嗎?

Joey:我是很想找 G5SH 一起創作,第一點是因為他們的東西真的很酷、我自己對電音很感興趣外,第二點就是因為我看了他們的訪問,發現他們其中一位也同樣是工程師,所以我就有想組成一個「音樂工程聯盟」,聚集一群工程師一起玩、也可以交交朋友,可能也引發不同的激盪。譬如我這張科技專輯出了這九首歌後,假如能再跟其他音樂人一起聊一聊,或許又能產生出怎樣新的想法。

 

10.最後,想請你分享《工程名就》這張專輯中,你想帶給聽眾甚麼想法。

Joey:第一個很膚淺的是想告訴大家,工程師就算要耍帥、也是能讓大家驚豔到的 (笑)。然後接下來是這張專輯的九首歌,其實每一首作品都能帶給聽眾一個科技的概念,例如〈非同步的愛〉就會闡述到 「非同步」的概念;例如〈雲上國〉就是提到 “Hello World!” 就是每個人學到程式的第一句話;然後我有一首歌叫〈小黃鴨能不能再讓我 try 一次〉,它就是一個工程界的傳說,像是電腦上要放乖乖,假如你有 bug 卡住了,你就要耐心地跟這個鴨子解釋。《工程名就》每首音樂其實都埋藏了這樣子的科技概念,但雖然裡面有我這樣的巧思,我還是最著重在音樂的呈現上,我想要創作出讓樂迷能不斷循環的作品。

 

《編輯後記》

其實在我點開《工程名就》這張專輯前,可能是我對於 就已 先前的創作、包括像是〈即時通〉的音樂,讓我覺得這張專輯的風格可能偏向抒情、溫柔的取向。豈料當我一點開並接連聽到〈雲上國〉和〈工程掠地〉後,就徹底地讓我改觀。這張專輯的豐富程度、絕對不在話下。先講裡頭的音樂元素,是把許多風格加以融會,讓《工程名就》不但有抒情的饒舌節奏、更展現了如電子還有陷阱的音樂風格,讓我點開《工程名就》後、是帶著非常期待的心情,去聽著每首音樂的銜接。

而令我感到有趣的部分,也是 就已 巧妙地把他現在的工作內容納入創作,並以〈工程掠地〉、〈工程名就〉和〈工程身退〉的 wordplay 展現了每首作品的風格還有內容,讓我在聆聽的過程中、不僅享受到了音樂、更了解了工程世界的訊息。所以提到這,這張 《工程名就》也是我力推給各位讀者能欣賞的音樂作品,且假如你想更直接地感受到 就已 的音樂魅力,他也會在 11/11 號的「大嘻地 3.0 演唱會」上與 山姆Someshit、張思愉 一同呈現演出,感興趣的朋友不妨到場欣賞。

 

Legacy Presents【大嘻地3.0】就已 Joey Huang、山姆Someshit、張思愉
#活動資訊
▎演出日期:11/11(三)
▎演出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網路購票:click
▎實體購票:7-11 ibon(iNDIEVOX售票系統專區)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You May Also Like

嘻一口

嘻哈文化在台灣越演越烈,除了 2017 年的〈走到飛〉引發樂迷共鳴、爾後 嘻哈/R&B 類歌手更屢屢在 […]

嘻一口

頑童MJ116 今年即將正式全員出擊!儘管在 2019 年年初他們宣布了「單飛不解散」的消息令樂迷大為震驚,但 […]

音樂

每週 COOL 將推薦最新釋出的嘻哈/ R&B 作品,即時分享給你來自世界各地最新的火燙節奏。且鑒於著 […]

音樂

大勢歌手 Kimberley陳芳語 自 2020 年嶄新加入「華風數位ChynaHouse」便動作不斷,除了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