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嘻一口

嘻一口專訪 │「消失的兩年,我們只是在過生活」Finesse’Boy & BADBOYRACOG 獨家談《冰》內幕,以及抒情嘻哈的台饒世界

台灣饒舌世界在近期大勢發展,除了許多新興 Rapper 於這段時間不斷竄出外、彷彿音樂風格更是百花齊放,不但有新穎的旋律 New Wave、甚至接近於 Pop 的抒情饒舌也浮上檯面,著實讓人驚見台饒的無窮潛力。

儘管各式各樣的風格出現,但仍有一眾音樂人依舊堅持著「把生活擬為創作」的精神,用著最真實的經歷配上 Beat,將每個節奏幻化出對街頭的體悟,像是甫剛發行新作《冰》的 Finesse’Boy & BADBOYRACOG、便是秉持獨到態度走跳於台饒的大勢音樂人。

談及兩人在過去的作品,不論是 Raco G 的〈HIPHOP HOOLIGAN〉或者 Finesse’Boy的〈LIE〉,都令樂迷瞥見兩人十足的個人態度。但這般在台饒有著強勢聲量的兩位創作者,卻相繼在 2018 年底消失、雖然仍就可以在社群媒體上看見兩人的活躍,可是始終等不到新音樂的發行,不免讓人好奇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意外地、就在 2020 年 9 月,除了由 Finesse’Boy 率先鳴槍,釋出〈LOVE HURTS〉展現新風格外;爾後 Finesse’Boy & BADBOYRACOG 這個組合也驚人聯手火熱製作人 JO$H BEAT$ 帶來名為《冰》的 EP 作品,並以首波主打〈冷酷城市〉重磅回歸,為台北這座都市下起冷冽的嘻哈雪。

帶著十足的好奇,COOL 此番也和 Finesse’Boy & BADBOYRACOG 進行訪談,除了聊聊《冰》這張作品、也一併問及了近期他們對於台饒生態的各種看法。

 

「關於《冰》、關於 Finesse’Boy & BADBOYRACOG

※Finesse’Boy (F)、BADBOYRACOG (R)

 

在《冰》這張作品上,整張製作人都交由 JO$H BEAT$ 操刀製作、並未找到其他 Producer 參與,好奇是為什麼呢?

F : 對我來說,JO$H BEAT$ 也是我們的一員,他是個很重要的角色。我們不是用以前的概念,像製作人要找誰要找誰,JO$H BEAT$ 本身就是為 Artist,然後跟我和 Raco G 一起創作《冰》。

雖然這張沒有其他製作人,但在這段期間,我們也有跟其他Producer做歌、而且 JO$H BEAT$ 也有在場。但這張《冰》,就是我們三個人想要一起呈現的情境、狀態。

R:我們找上 JO$H BEAT$ 其實是有目的性的,因為想要做比較完整概念的作品。這有點像是國外製作人和歌手的合作模式,我覺得這在台灣是比較鮮少有過的形式。

F:JO$H BEAT$ 也是我們覺得最酷的嘛,所以找他才會衝擊出新滋味。

接續剛剛提到的,你們其實還有和其他 Producer 合作音樂,好奇那些作品爾後也會曝光嗎?

F:一切看狀況而定。而其他 Producer 也是我們玩在一起的朋友。

R:可以期待一下,一切都在計畫當中。但計畫會怎麼樣、我們現在也沒辦法很完整的告訴你們,但這些歌都是不錯的作品,我們只是在選一個對的時間、然後找出一個適當的方法把它釋出。

你們說到還有其他 Producer 好友,能透露一下有誰嗎?

F:我這有一位 Producer 叫 Squarekidd,不管他是做什麼類型的伴奏,我覺得他對音樂就是有品味,但只是需要一些磨練而已。

R:Squarekidd 開始聽的嘻哈、跟我們開始聽的嘻哈是不一樣的,他的東西真的有很美式、土系的味道,我認為 Finesse’Boy 在詮釋 Squarekidd 的 beat 上就有很不錯的發揮。假如要把他的東西給現在的饒舌歌手或者是我唱的話,可能都唱不起來,因為他的有些東西是比較新一點的。

那你們是怎麼認識 Squarekidd 的呢?

F:他以前很喜歡我們,我看他也很喜歡這個文化,所以就讓他來我之前的服飾店上班,那他也一直在想,他能在這個文化裡面可以幹嘛。有一天就跟我說他想要學做beat,然後他就自己先慢慢摸索。

R:我覺得他有點像小時候的我們,有點嘻哈中毒。

F:就是對這件事情熱不熱愛的問題。他會讓我們覺得說,可以把我們知道的東西交給他,然後是可以幫助他變得更好。比方我們跟 JO$H BEAT$ 一起做歌,我們也會叫他來看,讓他好好學習。

R:我覺得我們以前就像是一塊海綿,不斷在吸收別人的東西,不能說我們很厲害,但我們現在的確吸到有點飽了。那我們就可以分享這些東西給我們覺得很酷的人,大家可以一起往前走。我們也志在從他們的身上能再繼續吸收到很 Young 的能量,還有一些很新的想法。

F:我要跟其他人做音樂、我一定要認識這個人。就算有Producer的數據很好,但我不認識你、我就不一定想跟你做歌。就像 Squarekidd 現在可能還不紅,但我又不在乎,因為他跟我們就是 match,不管其他人做的東西再怎麼厲害,假如我們都沒有共鳴、甚至連當朋友都沒有一些化學反應,這樣要怎麼做?

photo by @1955beforethedawn

可以告訴我們,你們對台北這座城市的感覺嗎?

R:我對台北就是又愛又恨。我很喜歡這個地方,但我也離不開這個地方、這對我來說是件很困擾的事情。這地方就是這麼小,說真的、我們能在這地方做到什麼事情也是有限,所以我們就也很常出國,但最近因為疫情的關係受到阻礙,不然在做這張《冰》的時候就有想去很多地方表演。

F:說認真的,其實我對台北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我就是活在自己世界的人。

R:單就在台北講「嘻哈」這件事情。有太多人想要搶這塊餅了,大家都用這個名字在講說他們很嘻哈,但這件事情我是無所謂,因為我們已經中毒到不在意這件事情了,但當一些國外的人來的時候,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部分都會聯繫到我們。

所以這就是「冷酷音樂」的原因,就是我們已經不在意人家怎麼講我們了。來台北找我們的人、只會跟我們說 ”You guys really street”。對我們來講、嘻哈就是我們。

在這座城市的人,不是所有人都能很輕易的去了解我們,所以這就是又愛又恨的原因,但我不會因此就不喜歡這個地方,我還是想在這個地方做更多的事情。不管這件事情能不能達到”他們”所謂的商業價值,但對我來講,這就是 Real Life 嘛。我們不是在跟你們玩一個假的遊戲,我們活在這裡、寫的是 Real Life 的事情。

這張《冰》作品怎麼會誕生?

R:我們會一起合作是因為 JO$H BEAT$ 回來,然後 Finesse’Boy 起了個頭,所以我們就進 Studio 做事情,自然而然就定了些規則,比如一個禮拜要在這裡三天、然後過了幾個禮拜,我們做出一些音樂、然後三個人都感覺這是新的風格。

F:我跟 JO$H BEAT$ 認識很久,但從來沒有沒有合作過音樂,然後他去了中國、和 GO$H 的人 Hang Out 完,所以我清楚他現在的專業程度。

比起其他人、我就是想和 JO$H BEAT$ 做音樂,而且這個人也夠認真。做音樂不是講一講就好,你也要夠認真我才想跟你做,然後 JO$H BEAT$ 後來也真的跟我們豁出去,把《冰》這張作品一起做出來,所以我覺得當初找到 JO$H BEAT$ 一起做這件事情,真的是很開心的事。

R:其實這張作品我們一開始真的是沒有目的的去做,當時想說在暑假前可以釋出、然後開始去哪裡去哪裡,但沒想到疫情這麼嚴重,我們也去不了哪裡,但後來也考慮了很多東西,真的是直到 9、10 月才決定用什麼形式去發布這張作品。

F:我來講實際發生的狀況。這張之所以會拖那麼久,就是因為我們大家在吵架。那段期間大家的意見在磨合,但就是要經過磨擦、才會有這些東西呀,假如大家在這個訪談想聽真相,這就是 Real Shit。

R:我們三個人的個性都太真了,這個城市讓我們的想法都很偏執,所以我們很容易就會有想法上的磨擦、就會有些爭執,導致了後面要發東西的時候,我們其實遇到很多情感的糾葛,所以我們會 ”討論” 的比較久。不然《冰》早在 5 月就做完了,但卻拖到 10 月才發,這過程其實就是我們一直在討論該怎樣把這個東西丟出來,而當中也是一波三折、本來可能連這東西都發不成,我講認真的。

但既然 Finesse’Boy 提到我們吵架這件事,就能知道我們做這些音樂、跟我們怎麼相處都是很息息相關的,這就是 Real Life 嘛。所以我才說,我們與一些饒舌歌手很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們是在做 Life Style 而不是在做音樂這件事情。

 

「從Finesse’Boy & BADBOYRACOG的角度,看待台灣饒舌圈的現況」

 

忠於真實創作的你們,對於現在年輕一輩的大屌歌,很常會讓你們感到疑惑、覺得「這是在開玩笑」嗎?

F:一定會,但我覺得全世界都一樣吧,大家看待嘻哈就是種娛樂。這已經不是你嘻不嘻哈、酷不酷的問題了,那些白癡的東西、大家就很喜歡聽,所以你問我說、聽到他們唱得東西會覺得是在開玩笑嗎?其實我滿習以為常的。

R:其實他在寫〈Benz〉的時候,也可以說他開著 Bentley,可是我們就沒有擁有那樣的東西。「我們寫出那些很狂的話,也是想讓音樂符合我們的樣子」我不知道外人聽起來是什麼感覺,因為他不會經歷到我的私生活、或者我所看到的事情;但他們會因為自己沒看過、所以就懷疑我們唱得東西是真的還假的。

但你說笑嗎?要我跟他們講說 ”你不要寫這些東西”,但我後來想想,難道要我建議寫些他的大學生活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那也是滿無聊的。所以別太去苛求、要他們寫些很Real的東西,但我還是希望年輕一輩在創作上可以忠於自我。

F:我只是覺得,這一題比較像是大家覺得我們在開玩笑。

R:的確很多人覺得我們在開玩笑,所以就很常 Talk Shit 我們,但我是覺得無所謂,我只想強調的一個重點就是,我自己知道我們是誰。

你可以覺得我的東西是假的,那就把我的音樂當成娛樂來聽。但我可以影響到一個人就是一個人,十個人就是十個人,一百個人就是一百個人,我才不在意你那一千個人、一萬個人。假如那一千個人、一萬個人要把我的東西當成娛樂作品,說實在的我也很高興。

photo by @1955beforethedawn

好奇你們怎麼看待主流樂壇上的饒舌音樂呢?

F:我講真的,有些聽了我真的會笑一下,但沒有怎樣,就滿好玩的,我現在已經有點被融化了。

R:以前聽到可能會有點生氣,但我現在的想法、只是他們在選擇一個新的方式。

F:我們沒辦法去評論這件事情,因為每種人會在不同狀態下聽音樂。你喜歡 Party 就去聽 Party 的歌、你想聽搞笑就去聽搞笑的歌,如此而已。

R:我們比較在意的人,是像 PINKU 或者 BMK 那樣 Nigga Wanna Be 的人。我覺得他們也在一個學習的階段,所以我們在意的是這些人。當然我不會說我不在意另外一群饒舌歌手,但我們想要的東西不一樣,所以我也不會把他們當做我的假想敵。

F:「我現在的心態就是我尊重他們、那他也尊重我們。」你做的事情是你想要做的,我不會說什麼。小時候的我會覺得他們很廢,但長大後就認為也沒有怎麼樣,因為這是他們想做的事情。我沒有辦法說什麼,我也沒有資格去評斷這些人做得事情怎麼樣。畢竟回到原點,他們還是在做這個產業。我只是覺得今天假如是個有權力的人,你有沒有辦法做一些是真的展現你愛這個文化的事情。

我可以理解,你要做到推廣、幫助文化前,你必須先拿到一些名氣,而後來假如你也真的展現了對文化的愛、那我就很 Respect 你。

photo by @1955beforethedawn

以現在的華語饒舌來講,走旋律性的台式情歌貌似比較容易被大眾所喜愛,好奇你們會因為想走到更檯面上、而去嘗試做這樣類型的音樂嗎?

F:我什麼 Style 都做過,但唯一不變的事情是那還是我。

R:我覺得 Finesse’Boy 會把旋律情歌走得比較美式一點,但因為我有做過很多台式的嘻哈情歌,所以我自己就有掙扎過這個問題,覺得我要做這類型的歌嗎?可是,我喜歡、而且我並沒有覺得這些歌很難聽,或是不夠嘻哈。因為聽起來不夠嘻哈,是根本你這個人就不夠嘻哈。

F:什麼樣類型的歌曲、我們都會做,但會用著我們自己的方式。可是假如你說是特別因為要更走上檯面、而去做那些歌曲的話,我是不會。因為我覺得做音樂就是憑感覺,如果我今天很開心、然後寫一首歌給我老婆,這是一件很自然發生的事情。所以要我很刻意的去寫戀愛的 Moment、你要我怎麼去寫?像現在有些聽眾希望我們回去做一些很 Trap 的東西,我是覺得有點難,因為現在沒有那種血氣方剛的情緒了。

對我來說,音樂就像是記事本,但我不能確定那些娛樂圈的人、有沒有覺得音樂像他們的生活日記。因為可能是公司跟他講,最近要做一些這類型的歌出來,所以他們才去寫。

所以回到這次的《冰》,很多人會困惑怎麼少了過去的那種炸的感覺。但就也沒為甚麼,你懂嗎?《冰》就是我們在這個階段的事情,可是回到本質,我們還是我們,Finesse’Boy&RacoG 就是  Finesse’Boy&RacoG、這東西是不會變的。你可以選擇買單、你也可以不要買單,因為我之後再做的東西,可能你也會覺得莫名其妙,但唯一不變的真理就是我們。就算在不同的曲風上,我們還是呈現我們自己。

photo by @1955beforethedawn

那換一個問法。假如今天有 Label 想簽你們,但包括歌曲內容還有風格都要被規定,這張約你們會簽嗎?

F:已經有過了,最後我沒有簽。我個人的想法是、這件事情太本末倒置了,因為你們要先想過你們要簽的藝人是什麼類型的人,一個屌的唱片公司應該是要這樣。

你會看到我,一定是看到我們某些地方的不一樣,但就有人會有很白癡的想法,用他那種噁心的經驗來告訴你應該要怎樣做事情。我當然了解、因為那是你們成功的 SOP,但每個人的腳本都不一樣,你不要跟我講那一套。

我們會很努力的給出唱片公司想要的東西,但我也要反問,那些 Label 可以給我什麼?帶我到怎樣的等級?因為我沒有你們,我都可以到這個地方了,那你還可以帶我到什麼層級嗎?

我遇到過很多不同類型的人。厲害的也好、有錢的也好,到最後都可能沒達成共識,因為我覺得大家都沒在互相尊重彼此的。今天碰上一個很屌的人,我當然會覺得你的某些事蹟很屌呀,可是你卻沒有辦法讓我覺得、我們可以把各自的想像發揮到更屌。

很多在位的那種人、會覺得要靠他們的模式才能成功,要求你要照著那樣的方式走,但我就不信你這一套。

R:這是一個很實際的例子,曾經有個 Label 要我去做一個組合,也特別想出了個主題,要我們去寫一些歌,然後,我到後面直接擺爛。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怎麼去回應這些事情,只知道我做那些東西好不舒服。

其實這張《冰》,我們大可考慮找哪家公司幫我們發,甚至不用我們自己丟錢,可是重點就像 Finesse’Boy 講的,我們會不會被他們控制?這有可能嘛,那我們就自己試試看。所以假如這些事情我們都可以自己來了、那還需要你們幹嘛?

F:每個人想要的東西都不太一樣,這很難拿來比較。假如有人要的是錢,那就去吧;可是假如要的不是錢,那就用你自己的方法做吧,但你也要自己承擔結果。

 

Finesse’Boy & BADBOYRACOG未來的規劃、以及談過去的 百發

 

在發行完《冰》作品後,你們各自有著怎樣麼規劃?

F:發行完《冰》後、我就要開始丟我自己的了。不確定今年來不來得及,因為要把這張的行程先走完。

R:我們已經有些作品在明年的計畫當中了,然後 Finesse’Boy 有 Finesse’Boy 個人的東西,我也有我 RacoG 個人的東西。

很多人會問我們兩個人怎麼兩年沒出現了,其實就是我們生活上都出現了一些Struggle,而我們就是在過生活而已,沒有大家想得那麼複雜,我們就是在感受生活,同時也有在創作。

但接下來,我們兩個人應該都不會再有停滯的動作,我們會把我們累積的能量陸續釋放,所以接下來會有不間斷的作品曝光,不管是單曲,或者整張的作品。

最後,很好奇「百發集團」這個單位還有在運作嗎?

R:目前是沒有,因為百發集團是我當初有點一廂情願所做的事情。當時覺得我們很有想法和野心去做一件事情,但忽略了我們都是主觀意識太強烈的人。我沒有辦法逼迫 Finesse’Boy 要跟我去幹同樣一件事情,現在我們已經很了解彼此了,所以用現在的這種模式也很棒。但當然未來有機會的話,我也可以帶些新的人,用百發集團的名義來做一些事情。

所以「百發集團」當初規劃是個廠牌?

R:我當然想要把它變一個廠牌,因為當初的想法就是我們要自己做,不要給公司用,所以我們當然是要個形式出來,不要像是個野雞部隊一樣。即便我們現在還是像個野雞部隊,可是我們在做得事情,已經能和一些獨立唱片在做得事情差不多了,所以今天有沒有廠牌的支持,真的沒有太大的差別了。

兩年前的想法,我還是偏向於比較年輕一點的,覺得大家可以一起做很多事情。可是這就關係到很多事情,譬如有沒有足夠的資金、足夠的能力和人員來做事情。我覺得當初是計畫得有點太早了,但是從兩年後的今天開始,我們兩個就是重新出發,我們就是往未來看,而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

所以在未來,為什麼一定要一個廠牌?如果我們兩個各自都有廠牌可不可以?現在的世代,已經突破了很多的限制,我覺得廠牌這個東西,在現在比較像個名字,而不是像過去會有種魔幻的力量,覺得加入廠牌就像加入什麼公司。現在的廠牌,我認為比較像是一個 Squad、一個向心力的概念。

我相信我們兩個都吸引了不少的年輕人。Finesse’Boy 其實現在已經有個完整的系統,有 Beat Maker 和一群年輕的小朋友。那我也會開始找一些製作的人員,甚至假如有一些小朋友被我吸引到的話,我也會用分享的方式、給他們需要的東西。

未來的事情就是無限的可能,而我們兩個現在的狀態,就是做到能力範圍以內的事情,把現階段最想要分享的東西呈現給大家,讓大家認識到現在全新的我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You May Also Like

beanfunTrend

來自 K-Town 的年輕團隊「Shadow Project」自 2017 年底成立後就迅速累積人氣,儘管他們 […]

嘻一口

嘻哈文化在台灣越演越烈,除了 2017 年的〈走到飛〉引發樂迷共鳴、爾後 嘻哈/R&B 類歌手更屢屢在 […]

嘻一口

頑童MJ116 今年即將正式全員出擊!儘管在 2019 年年初他們宣布了「單飛不解散」的消息令樂迷大為震驚,但 […]

音樂

每週 COOL 將推薦最新釋出的嘻哈/ R&B 作品,即時分享給你來自世界各地最新的火燙節奏。且鑒於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