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娛樂

專訪|沒有 Life Struggle 就不能唱饒舌?一解「沒有才能」的小動物哲學

因一首畢業歌曲〈還是要有長頸鹿才能〉而迅速在新生代竄紅的男女混聲饒舌組合「沒有才能」,2020 順利從高中畢業,邁向青春的另一階段,體會了鄉愁、學會了獨處,創作上也變得更趨成熟,歌詞更加饒富興味。在粉絲的殷殷期盼下,也終於推出了他們正式主流出道的第一支數位單曲《烏鴉 烏鴉》,以「烏鴉」為主題的無厘頭主打〈晚點再想 晚點在想〉和以「白鴿」為諧音的抒情創作〈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也讓他們在兇猛的台饒圈中樹立新的風格,創造獨特的「動物系」哲學世界觀。

為了深入了解「沒有才能」迷因般的大腦,本次專訪也特別和「微迷野林」合作特別企劃,透過專家蝌蚪老師和照護員的協助,特意為「沒有才能」團員各選出三隻代表性動物做拍攝,展現自我個性,也在與動物的互動過程中,和我們分享沒有才能的音樂觀點還有近來的生活體悟。

若欣 feat. 灰鸚 「Buddy」:總有一天,我們也要成為閃閃發光的人

灰鸚是鸚鵡中非常聰明的一種,溫順可愛的外表下腦筋卻轉得非常快,也是 Buddy 和若欣相似的地方。才短短兩小時拍攝時間的相處,他們已經有了絕佳的默契,Buddy 不時會用小嘴逗啄著若欣的臉頰,若欣也會逕自的和 Buddy 對話,片場常常傳來若欣莫名的笑聲,彷彿沒有才能多了一位新的夥伴。

Buddy 很喜歡往高處站,原本只想讓他站在若欣的手臂上,他卻不知怎的硬要往若欣肩上跑,面對鏡頭遠比任何團員的眼神都來的堅定和自信。看到 Buddy 的自信,讓若欣想到在這次單曲的製作中,知名製作人 rgry 就是閃閃發光的存在,也讓她明白,只要是自己寫出來,唱出來的東西,無論如何都要去喜歡他。「其實我原本很排斥唱饒舌,因為我覺得,我就是唱歌的啊!怎麼樣也沒辦法變成他們那種嘻哈囝。」

嘻哈可以是一種撫慰,也可以是種救贖

但說真的,沒有才能跟一般認知的「嘻哈囝」確實很不一樣,他們沒有戴 Gold Chain,曲風時而調皮時而抒情,是台饒圈十分罕見的一種風格。「有時候我常在想,沒有 life struggle 難道就不能唱 hip hop?大家好像覺得唱嘻哈一定要讓人感受到那個痛苦,但我們想表達的困難其實不是那麼明顯,你會感到孤單,你會一個人無法面對的事情,我們可以把這些東西寫出來,讓人感受到安慰。」裴拓認為,抒情是一種他們的內斂與溫柔,希望嘻哈也能是一種撫慰、幫助,甚至是救贖。碩美也笑著補充,下一首單曲,他們會持續走心,更抒情,希望大家可以好好期待。

身為內斂型嘻哈仔,沒有才能在創作上最特別的是他們的「一句話」接龍。三人在做創作發想時,會先以某個成員丟出來的一句話作為基礎,其他人再長出這個宇宙的其他部分;例如〈晚點再想 晚點在想〉是以「樂在其中就不是浪費時間」這句話開始發想、〈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的一句話就是「死前不想一事無成」。在這些宛如世界能源的「一句話」中,我們可以強烈感受到成員們對於生命的某種渴求,又或者,想用最溫柔的方式傳達給聽者的力量。

裴拓 feat. 球蟒「普普」:從複雜的人類,進化成更純粹的動物

球蟒之所以稱為球蟒,是因為他在害怕的時候會縮成一顆球的樣子,替裴拓選擇蟒蛇做代表,是基於他的邪氣和他的頑皮。普普因為長時間跟人類相處,已成為非常溫順的動物,只要不在他的蛇頭前晃動,普普是非常好的夥伴。拍攝中裴拓輕柔地讓普普蜷縮在手臂上,像撫摸兔子一般的摸著普普,他笑著說:「摸起來就像女人的手一樣」但立刻被工作人員吐槽裴拓其實根本沒有摸過女人的手,讓現場突然一陣爆笑。

蛇類都有一種慧黠的姿態,看起來很安分,但心中卻深不可測。裴拓在團體中被認為是最會念書的高材生,但卻也是最活潑愛講幹話的角色,這樣的反差萌誰能不愛呢?我們會用萌形容可愛的人,也會用萌形容可愛的動物,在某種程度上,動物和人有密不可分的連結性,這也好比沒有才能不斷使用動物作為隱喻的原因之一。「我們可以在動物身上看到許多人類某些原始的面貌。動物有一個本能,例如想家,動物也想回到溫暖的家,透過動物,可以把很多概念變得很簡單。」裴拓說。

發生在動物身上的,終究也會發生在人類

念三類組的裴拓對於動物特別有感覺,從理科生視角來看,他認為很多實驗會先發生在動物身上,再來才是人類,這證明了兩者在特性上互有傳承,但跟人類不同的優點是,動物不複雜,他更純粹,動機目的也更單純。好比拿〈還是要有長頸鹿才能〉這首歌來說,學生就像長頸鹿,他經歷的過程就是強迫自己去吃更高的樹葉,然後一直在生長自己的脖子。這類的動物式譬喻也成為了他們作品中最鮮明的特色和象徵,也在新生代社群引發極大的回響。

但說到自己最想成為的動物,成員們似乎不是很認同裴拓想成為的狗。

「裴拓太稀有了,他不可能是這麼平凡的動物。」碩美率先吐槽。
「與其說稀有,應該說更奇怪才對!」若欣補槍。
「好吧!那我也可以當電影《阿凡達》裡藍藍的浮游生物!」裴拓無奈地說。

一陣笑鬧後,若欣也說自己上輩子應該會是金魚,因為他的記憶可能還贏不過金魚的七秒,而且魚感覺很笨。但其實若欣的笨應該是可愛的那種笨吧,在沒有才能裡面,他被爆料最優秀的才能就是「打翻東西」,能夠有這樣的技能,應該是團體面最讓人疼愛的角色;至於碩美則是選了袋鼠「因為袋鼠戰鬥性很強!」碩美補充,他覺得自己的個性比較兩極,看起來溫順,但火爆的時候則是當仁不讓,霸氣外露這是一定要的。

碩美 feat. 綠鬣蜥「波菜」:練習讓自己像個小孩,練習和另一個自己說話

綠鬣蜥在台灣是曾經風光一時的寵物,雖然外表是一隻兇猛的大型蜥蜴,但個性在馴化的過程中卻十分黏人愛撒嬌。然而近年因為大量的放生和非法飼養,引起生態環境的失衡,綠鬣蜥被大量撲殺,再度引起社會對綠鬣蜥議題的關心和重視。碩美和菠菜的互動是這次拍攝中最困難的環節,愛玩好動的菠菜喜歡在碩美身上爬來爬去,一不小心就把肩膀當山頭翻越,讓碩美只好用抱嬰兒的方式安撫,才得以順利拍攝。

碩美和綠鬣蜥的相似應該是無庸置疑,在沒有才能裡面就屬他的氣場最強,菸嗓的獨特聲線也讓他常被以為是最「炸」的那一個。然而訪談中的他,卻非常的害羞,笑起來也傻傻地,彷彿就像被他抱個滿懷的菠菜,其實是最像小孩子的那個人。今年是沒有才能邁入大學的重要階段,不管是從花蓮到台北,還是從小孩變少年,或多或少都有需要適應的地方。

青春最重要的階段,我們學習著向前

大學是個很容易分心的階段,碩美說:「每件事好像都做一半,也一直在切換內心的狀態,壓力很大。我希望盡量不要壓抑自己的情緒,情緒來了就放掉。社會化的過程要我們壓抑,這會不太健康,我想把釋放情緒學回來,像小孩子一樣。」大學比起高中會認識更多的朋友,也會接觸更多元的生活,若欣也補充,自己突然明白這時候「獨處」其實更為重要,沒辦法再什麼都依賴別人,和自己對話是更重要的事;裴拓則正好相反,因為早就習慣獨處的他,反而要去學習平衡社交生活,讓自己享受和朋友在一起的快樂。

不過也因為成員都是來自同鄉,一起奮鬥也一起努力,成員間的好感情也在拍攝和訪談中不言而喻。

「裴拓超愛放屁的啦!這我一定要講!當初看到這兩個臭直男我就想趕快錄完音趕快走!」若欣又先開了第一槍。
「你才很會打嗝咧!」裴拓不甘示弱反擊。
「甚至還不會游泳,上次出去玩水差點溺死超好笑」碩美接著一起攻擊。

在氣氛愉悅的訪談和拍攝中,我們可以強烈感受到沒有才能源源不絕的能量,以及他們被冠上「迷因團體」的不按牌理出牌和無法預測的反應,但卻又可以感受到他們慢慢形成自己小宇宙的獨特魅力。沒有才能的三個團員,或許現在正處於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光,也或許正在走上艱辛的道路上,但這也像是沒有才能作品所闡述的一般,在每一個經驗中汲取著自己的快樂、煩惱和憂傷,化為可以撫慰人心的力量。

這是「沒有才能」的饒舌之道,也是他們正在 Struggle 的人生。

最後我們也來欣賞一下三位團員為了此次拍攝,特別為他們搭檔所準備的一度即興饒舌創作,來看看他們都是怎麼和動物來搏感情吧!

編輯拍攝後記

這一次的拍攝大合照是成員和象牙緬甸蟒「象牙」一起拍攝,讓團員和動物有近距離的互動是這次我們希望可以呈現出來的感覺,除了表達他們的創作想法,也更希望可以傳達出愛護動物的理念。這次非常感謝「微迷野林」大力協助拍攝,這裡面的所有動物皆是透過認養和照護為主體,而蝌蚪老師更是常年與 Discovery 與 Animal Planet 合作講師,背後的生態教育團隊則希望透過「微迷野林」咖啡店的創立,讓更多人有親近動物的機會,擁有正確的保育概念。這次特別的拍攝經驗讓大家都機會教育上了一堂生態課,人類還是有很多事務需要和動物學習的啊!

※ 緬甸蟒為本日拍攝特別來賓,平日沒有在店內,活動於生態團隊的私人照顧區域;鳥類平日為了怕影響用餐,只有在特別活動才會出現,「微迷野林」店內有許多動物,可以先透過粉絲團和店家預約,由專業的照護師陪伴一起認識動物。本次拍攝前經由生態老師講解,拍攝全程皆由專家和照護師陪同拍攝。

Editor:Ryan
Photographer:Wealthy
Model:沒有才能
特別感謝:微迷野林蝌蚪老師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You May Also Like

娛樂

新世代華語饒舌組合「沒有才能」,於七夕情人節在 沒有才能 官方街聲與 YouTube 頻道上架〈直到我遇見ㄌ逆 […]

音樂

年關將近,從花蓮到台北求學、追求音樂夢想的新生代迷因饒舌團體「沒有才能」,用新單曲《後山親友如相問 匯錢不然不 […]

由裴拓、碩美以及若欣所組成的男女混聲輕饒舌團體「沒有才能」,2019年以一首〈還是要有長頸鹿才能〉的花蓮高中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