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玩酷子弟

玩酷子弟|沒有碰撞 何來蛻變?歷經低潮後的自我告白:「我想讓熊仔更貼近熊信寬本人」

自發行第一張專輯《無限》以來就受到極大關注,一路走來的熊仔,不停衝擊大眾世俗品味,在普遍把專輯、MV 拍得帥的娛樂風氣下,他偏不從, 甚至於 2018 年創建了虛擬角色 BOWZ 豹子膽,以豹子膽從地下音樂圈崛起到殞落的劇情設定、動畫式的音樂錄影帶,呈現《夢想成真》這張鉅作專輯。

原以為如此堅持又耗費心力的專輯,會帶給熊仔極大的實質正向反饋,卻事與願違,2020 年不但經歷了金曲獎失利、整年只釋出一首單曲《羞羞臉 FixFixFace》,甚至身心理健康出現警訊,慮病症、聲帶受傷、胃迷爛等困擾著他,這猶如警鐘般喚醒了熊仔,要在心態、生活型態上做調整,才能往下個階段邁進,在 2021 年的第一天,就來聊聊熊仔蛻變的過程!

(Shirt, Suit, Bottom, Shoes, Accessories: Off-White)

創作即興些,多一點火花也沒什麼不好

眾所皆知,熊仔思緒縝密,《無限》與《夢想成真》兩張專輯之間相隔四年,就可以看出其對創作的高標準,以前的熊仔會先全盤規劃整張專輯概念,再把不同主題平均分配給不同歌曲,最後填詞、寫出 punchline。也因為沒有組團,一直以來都是個孤獨的創作者,要花很多力氣獨自完成許多事,但現在的熊仔認為跟著感覺走的創作方式也不錯!嘗試與其他製作人合作,擦出不同火花,音樂性也會更豐富,熊仔笑說:「像是與RGRY、Julia合作的《買榜》,跟著感覺走一下子就寫完了,是不是也覺得還不錯」

熊信寬多一點,熊仔少一點

「大部分的人是從音樂作品認識我,但我想跟大家多說一點熊信寬,而不是熊仔,所以在 Podcast 節目開頭我是講:大家好我是熊信寬」

熊仔在年底與好友 617 推出 Podcast 節目《三不五時就七步成詩》(以下簡稱三七步),早在一年前就想推出,但礙於沒有完整的規劃跟想法,直至現在才正式釋出。熊仔笑說自己常與 617 聊幹話,也會跟彼此爭論誰的觀點正確,他們喜歡這樣的對談、喜歡被人激發,於是就做出了《三七步》這個節目。節目中除了觀點的對談、嘻哈文化的介紹,更充斥許多直男式的日常幹話,編輯認為也許是放下了「饒舌歌手 熊仔」的包袱與束縛,才會有如此貼近生活的節目產出,若想多認識熊信寬本人,非常推薦各位由 Podcast 去了解 。

與其待在嘻哈圈自爽,不如用簡單的方式讓更多人認識嘻哈

聊起在《三七步》中提到比較艱澀的嘻哈圈知識背景與人物,熊仔表示其實已經剪掉很多,因為不想要這個節目只有嘻哈粉才能聽,所以熊仔選擇用一首饒舌歌替節目作結尾、使用嘻哈歌曲中常出現的音效與後製方式等等,帶大眾去看嘻哈世界「我覺得我要替自己的歌迷和大眾著想,不希望永遠待在嘻哈圈裡面自爽,希望更多人喜歡這個文化,所以我用了嘻哈的價值觀,用嘻哈看世界的方式去進行,而不是活在嘻哈世界」。

每一集 Podcast 都是韻腳重訓,重拾自信心

每集末以一首饒舌歌作結尾是《三七步》的最大特色,歌詞就是當集節目中兩位主持人的對談內容,因為不需要擔心這首歌聽者會不會有共鳴,也不用管有沒有人聽懂,熊仔聊起自己的節目明顯輕鬆許多,「對我來說這些歌就是很純粹的技術展現,我不是製作人、不是偶像,I’m just rapping」,加入主流唱片公司、有了後台數據,熊仔意識到有新的度量衡在為他打分數,跟以往在嘻哈圈詞寫得動人、韻腳壓得好的標準大相徑庭,這讓他喪失自信,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沉寂很久沒發歌,或累積很多歌沒發,這些都會造成自信的侵蝕,讓我自我懷疑,所以這個 Podcast 可以說是一個運動訓練、韻腳重訓」上一秒如此沈重的回答,下一秒卻露出招牌咪咪眼笑容,向編輯推薦第四集末的創作「我覺得那首很不錯啊,拿來當作單曲發行也可以吧」,形容《三七步》是熊仔的快樂天堂真的一點也不為過!

投入的正能量,總有一天會得到回饋

(Top, Bottom, Shoes: BAPE / Jacket: Mitchell & Ness / Accessories: Y.A.V)

回顧 2020 最想推薦自己的哪個作品給讀者?

「過去一年很多沒發的歌我都想推薦耶!」又一次露出招牌咪咪眼的謎樣笑容,但瞬間,熊仔又換了個認真的眼神,向編輯分享了他參加國中同學會時的經歷,有位擔任會計師的同學向熊仔抱怨2020年既麻木又無望,另一位同學則說「那是因為你沒有聽熊仔的《信》」,這個回答猶如當頭棒喝,點醒了當時正想開口抱怨的熊仔。

「那個同學提醒我,我的歌是讓他感動、覺得有希望和激情。我在 2014 年投入這個世界的正能量,在 2020 年竟然回饋到自己身上,所以如果在 2020 年過得不好的人,我推薦去聽第一張專輯中的《信》,這首歌常常在意料之外的時刻,反饋給我,這是當時寫歌時沒有想到的」看到拍攝道具裡有一張自己在 2018 年替 COOL 拍攝的封面人物,熊仔說「所以今天要踩以前的我,我不好意思,我反而要謝謝他」。下一秒熊仔說自己是開玩笑的,但編輯知道,他是說認真的。

 

就算損失 1000 個 IG Followers 也堅持要說對的事

隨著嘻哈音樂的發展,嘻哈文化的價值觀也正快速暈染在台灣年輕人心中,在這個人人都把「REAL」掛在嘴邊的時代,編輯問熊仔,如果越能隨心所欲發表達想法,但 IG 粉絲人數也會掉越多,會選擇哪一個?

五年前的熊仔會毫不猶豫的說要隨心所欲表達自己的想法,因為他很「REAL」,但當了五年的藝人後,他回答:「IG followers 是一種衡量方法,但不代表是我的真實粉絲;暢所欲言也有很多種,一種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一種是我說我覺得對的事情」熊仔選擇說他覺得對的事,如果這樣因此讓他損失網路上的 1000 個 followers,但獲得 1 個真正的粉絲(core fans),會聽他的作品、會發訊息說人生而因此被改變的粉絲,熊仔願意用 1000 個 followers 換 1 個。如同前段所說,熊仔期望用音樂影響他人,但同時也被每個粉絲影響著,熊仔心中肯定有個音樂烏托邦的存在,因為懷有那份憧憬與浪漫的人,才會有如此回答。

你看到的是一夜爆紅,卻沒看到背後十年的努力

最後編輯請熊仔預測未來音樂圈的趨勢,他認為隨時都會有怪物冒出來,無法預測,「就像當年我冒出來一樣,你們也想不到」又一次的直男式發言與開懷大笑,但他隨即補上一句 Big Sean 的歌詞 “I guess it took ten years for me to be an overnight success. ”,怪物冒出來對大眾來說是一日紅,但對他來說是背後那無數努力的日子,這的確也是熊仔的心境寫照,從台大嘻研、人人有功練、到索尼音樂,擁有今日的成績,是當初把第一首歌傳到無名小站的熊仔本人也沒想過的,但這絕非運氣,是堅持不懈、是追求完美、用盡洪荒之力才達到的。

2021 年,會用更多熊信寬來跟大家見面噢!

此次訪談,很多話題是從 Podcast 節目《三七步》聊出來的,也可以從 Podcast 讀出熊仔口中所謂的熊信寬本人,不是製作人、不是藝人,就是一個普通人,正常人類該有的情緒,無論是快樂、感動、低落他也都會有,熊仔期待未來能讓大眾更瞭解熊信寬。但畢竟《三七步》不是他的重心,未來主力依然會放在音樂創作上,雖然許多動向目前還不能透露,但熊仔也向大眾喊話,希望自己在2021年能海量的發出作品,並專精在音樂編曲上。


許多人在 2020 上了一大課,熊仔也是,看清楚自己能擁有不同的樣貌與可能也是種福氣,接下來熊仔會帶著能量再一次開始,就讓我們拭目以待蛻變後的他吧!

Editor_Lydia (@lynnbebe8)

Photographer_CCW (@ccw_bewild)

Model_熊仔 Kumachan (@poeteknology)

Design _Kiwa

Special Thanks_ Off-White TaipeiBAPE TaipeiMitchell & NessY.A.V

2 Comments

2 Comments

  1. 個人頭像

    Charlesbop

    2021-07-07 at 23:33:17

    verteilungskampf non-fiction book Episode Torrent amanda lang new book

  2. 個人頭像

    Casinos En France

    2021-07-11 at 23:24:51

    Thomson Tv Led 140 Cm 55us6016 Uhd G Ant Casino D Ou Vient Le Mot Jackpot Produit Piscine Geant Casino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You May Also Like

玩酷子弟

想到「小樂」吳思賢你會想到建國中學的優秀學生、熱舞社社長、出道即獲新進歌手獎的潛力歌手、近年活躍於戲劇舞台的一 […]

音樂

在去年發行〈羞羞臉〉的 熊仔Kumachan 透過 bossa nova 的風格譜出戀曲伴奏,給了樂迷在疫情期 […]

娛樂

剛宣布擔任《大嘻哈時代》評審的熊仔,近期似乎行程滿檔,2021 年一開始就邀約不斷,因為工作勞累,平日喜歡宅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