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潮流社論|判斷藏品價值性,先從了解藝術家生平開始

在生活角度上,所做的決定、接觸到的事物或者是購買的單品均是與潮流環環相扣,如僅將其體現於衣著上未免太過狹隘,如今渡到千禧時期,我們都在嘗試面對新的現實,即是:「藝術更新」。一些佔遍居家各角的資產被視為「另類投資」,並且帶有顛覆古老技法的新美學,和對社會批判等發人省思的文化主義,無疑能從中知曉新式資產類別的獨特之處。而接下來,我們便帶來足夠撼動青年文化的三位先鋒,並將「內容纖維化」於藝術內容層面。

村上隆

這位日本美術家因 “Superflat”(超扁平藝術)而聞名,該理論結合了日本動漫和漫畫中的圖案,以及 Street Fashion 和 Hi-Fashoin 屬性,使其成為 Kanye West、Pharrell Williams、Virgil Abloh 等世界頂流創意家的理想合作對象。關於村上隆(Murakami Takashi)的起始,1962 年出生於東京,就讀於東京藝術大學,是日本動畫和漫畫的粉絲,並且希望成為一名動畫師。而過程中,他學習了不少日本傳統藝術手法和技巧,甚至獲得了 Nihong 膠彩畫博士學位,但因日本藝術背後隱藏的「權力鬥爭」導致幻滅後,便開始探索現代風格。

↑ Murakami Takashi

文章開篇可先回溯至 2007 年,還記得 New York Time 刊登了關於他在高古軒畫廊展覽的藝術型態表示:「Tranquility of the Heart Torment of the Flesh – Open Wide the eye of the heart, and Nothing is Invisible」並在標題中以「The Warhol of Japan」形容這位藝術家。這是一個舉足輕重的比喻,對被譽「平成時代最偉大藝術家」村上隆來說也絕對合適。以自身對美學的敏感度,通過對戰後日本藝術世界的想像來構建作品方向,以及利用日本當代圖形藝術和動畫來進行詮釋批判,進而顛覆整個行業的墨守成規。

↑ 高古軒畫廊對村上隆的簡介陳述

2000 年,他創造了 “Superflat” 單詞,來總結當年在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展覽,這意為「超扁平」的概念,是他在日本將各種形式的圖形設計、流行文化「結合壓縮」的美術宣言,2001 年 Hunter Drohojowska Philp 藝術網亦寫道:「他的宣言體現了日本平面設計、流行文化和美術扁平化,以及其消費文化的淺薄空虛」。

村上隆策略背後的光輝之處在於對日本藝術封閉的狀況下,積極尋求在海外曝光名聲,然後再利用它來提升自己在日本的地位。經過多年的藝術研究,他發現動漫和漫畫的呈現均具有「強烈符號學魅力」,這在狂熱愛好者得心目中占有無法比擬的份量。 因此他認為,如果能明顯地將這文化做為藝術載體傳遞到國外,那麼在一個原本不那麼孤立的日本市場中,樹立自己的地位就容易許多。「起初,我注意到藝術界對圖標的重視度,而我也需要在作品中讓某些東西更有聚焦點,我認為這將有助於確立自己藝術家身份。」-村上隆言道

↑ Suerflat

舉凡是村上隆「超扁平理論」早期例子:Smiling Flowers(太陽花)、聯想起米老鼠形象的 Mr. DOB、大胸金髮女郎 Miss Ko2、在最大程度減少身體特徵「Superdeformed」風格的 Kaikai Kiki 等,除了創造這些令人難忘的虛擬話語人物,村上隆還透過推銷自己的作品進一步推廣「超扁平化」美學。因為它不僅僅只是一件藝術品,更像日本扭蛋機轉出來的物件,亦或是隨手可得的毛絨玩具般,親民地伴隨於眾人身旁。

↑ Mr. DOB 圖一 , Miss Ko2 圖二 , Kaikai Kiki 圖三

2003 年,Louis Vuitton 創意總監 Marc Jacobs(現任創意總監 Virgil Abloh)邀請村上隆為其老牌時裝屋注入活力,以各種手袋和皮革配件為主重新詮釋,該夥伴關係持續了 13 年。而合作過程時,村上隆更有幸遇見 Kanye West 和 Virgil Abloh,因緣際會下,村上隆為 Kanye West 2007 年專輯《Graduation》設計封面,這一作品,其具有綜合多種流行文化影響力而受到青睞,故而鞏固了這位 Rapper 作為現代文化先鋒的地位,某種程度上,它是對村上隆「超扁平哲學」於市場上的完美補充。「大約 8 年前,我遇到了村上隆,當時他擔任藝術學校的指導老師,我很有幸的去他個人工作室到處看看,而在合作之時我早就很喜歡他的作品,從那時起,我便想了解他的創造思維,甚至我還買了他跟 Louis Vuitton 聯名的包袋。」-Kanye West 言道。

↑ Kanye West x Murakami Takashi《Graduation》

↑ Kanye West Took  Louis Vuttion x Murakami Takashi

與 Kanye West 合作之後,村上隆散播超扁平哲學的力度也越來越廣泛,後續 2009 年更與 Pharrell Williams 合作,於邁阿密巴塞爾藝術展上展出雕塑,作品名為”Simple Things”。在超現實經典 Mr. DOB 雌牙裂嘴形象,讓人聯想到 Super Mario 遊戲中尖齒食人魚植物之中,嘴中擺著 Pepsi 可樂、紙杯蛋糕、嬰兒乳液、Heinz 番茄醬、Doritos 薯片、Trojan Magnum 避孕套、Billionaire Boys Club 的球鞋,更由珠寶商 Jacob&Co. 在內部鑲崁了 26,000  顆鑽石。「我希望人們看到簡單的事物與美國文化的一些價值」-Pharrell Williams 言道。立見關係促成而後,村上隆便於 2017 年再次和這位跨足多元領域地音樂家合作,以 Billionaire Boys Club 名義發布「Ensō」膠囊系列,傳遞更多美學思維價值。

↑《The Simple Things》

Billionaire Boys Club x Murakami Takashi「Ensō」

不過要說村上隆「最主流的合作」是在 2015 年,當時他受到經典滑板品牌 Vans 力邀設計聯名系列,將標誌性花朵、頭骨等圖案對滑板文化傾注精神,兩者間的合作似乎很快便敲定,因為村上隆本身就對品牌十分死忠有 150 多雙 Vans 鞋履。「進行合作的優點是,它可以讓你找到自己工作潛能的新領域,我想為Vans 設計圖案,為粉絲帶來更多樂趣,如果鞋子可以幫助他們重塑童年的價值觀,將其重新融入生活,那將是一件好事」-村上隆言道

↑ Vans x Murakami 

另外 2018 年也對村上隆是重要的一年,他與 Virgil Abloh 共辦位在倫敦高古軒的「Future History」藝術展覽,該項目主要目的是進一步證明村上隆對「文化扁平化的論點」,更直接地灌輸表達形式的觀念。這一點,與 Virgil Abloh 在全球平台試圖提昇街頭文化的聲譽相吻合,也對應了 OFF-White x 村上隆兩者融合之處。後來,村上隆還與日本服裝零售商 Uniqlo 合作,推出一系列聯名《哆啦A夢》毛絨玩具和 T-Shirt,再攜手原單位邀來 Billie Eilish 三方聯名,甚再與 Kanye west、Kid Cudi 打造《Kids See Ghosts》同名動畫。

↑ Future History

↑ Uniqlo x Murakami Takashi x《哆啦A夢》

↑ Billie Eilish x Murakami Takashi x Uniqlo

村上隆一直以來都致力於藝術與商業之間的平衡,但他的許多新項目似乎僅重申探討「淺層消費文化的理論」。同時,雖村上隆在「限量街頭服飾世界」中的地位已更根深蒂固,可對這種消費型態相比其動漫美學地堅定程度,也讓我們深思精英藝術行業上的共同點,反映出要像村上隆那般具歡樂的表現亦絕對少有。


KAWS

1974 年出生於美國新澤西市那嬉皮狂野世代的 Brian Donnelly,是目前廣為人知的「KAWS」,是顛覆 90 年代廣告牌和電話亭等商業表現地紐約塗鴉藝術家。他的角色如 Companions、Chum、Accomplice 和 Bendy 最初是 2D 繪製,後來轉為 3D 呈現,儘管有些虛擬 語境人物來自現有圖像翻新,可大部分還是他自己的創作。在 KAWS 樹立名聲已將作品達到在全球多個美術館和博物館中展出的目標前,2006年,他與日本玩具公司 Medicom Toy 合作創立服裝系列 Original Fake,為他的工作提供了另一個平台,歷經階段性藝術服飾傳播於 2013 年關閉。KAWS 在接下來也觸及了流行文化的各個方面,從限量版 Hennessy 干邑白蘭地空瓶到 Kiehl’s 化妝品包裝等,甚至為街頭文化中受讚譽的藝術家們設計了香水瓶,他的職業生涯亦證明了香水瓶滲透到美術界和主流市場的深度。

 ↑ KAWS

↑ Companions 圖一、Chum 圖二、Accomplice 圖三、Bendy 圖四 

↑ Original Fake  2013 年關閉

↑ KAWS x Hennessy 圖一、KAWS x Kiehl’s 圖二

KAWS 在過去不斷實踐自我獨特美學,長期以來沉浸在流行文化當中,致力於通過塗鴉在紐約街道上創作,接著又透過繪畫、壁畫、大型雕塑和圖形產品設計來顛覆傳統。另外,他的混合卡通人物,經常在他的作品中反覆出現,亦並向我們揭示了當代世界的人類狀況。

像他所創造出來的 Internet stars,正述說人類在經歷的遍地要角留下痕跡,固然是組成人類文明基本要件。但反覆深思,它呼應了一個人的感覺,正確來講是真實,也是結果性。透過「標記」來塑造物理或虛擬環境,再者打斷難以理解的社會結構,對我們任何人來說都是有意義的媒介,尤其對於那些感到無能為力,無方向性,孤立無助或處世在外的人來說,是一種管道。而過去二十五年中,KAWS 因迅速發展地廣泛影響力,使其相關藝術事業不斷推波助瀾,毫無疑問,這使他踏上了「塗鴉藝術家」的旅程,像他在涉足大眾媒體散佈作品和解釋大眾文化的各種人物,有助於鞏固地位和維繫潮流用戶的關係。

↑ 1990s KAWS New York worked

1980 年代,地鐵塗鴉風行各地,透過文化層面地交流,他在大約十二歲時開始從事塗鴉工作,他的個人標籤在他的城市社區中普遍流行,其中一些也仍然保留到今天,像是 Google Map 地圖街景視圖中便可找尋。(讀者們可以去搜尋 13 號大街和蒙茅斯大街的拐角處,一個相對簡陋的純白色字母就是。)到 1980 年代後期,滑板運動傳播至紐約(特別是曼哈頓下城),更隨之擴大 KAWS 的獨創性,讓一群具有相似興趣的孩童在街頭溜滑,這樣地生活文化渲染也開拓了他對於審美地想像空間。正如他在一次採訪中所描述「從 1996 年起,藝術品遭到大幅清洗,不僅是曼哈頓地區,SOHO 也難以倖免。但我對拼接繪畫和大牆作畫很感興趣,當我做完第一件作品後,我立刻就迷上了!所以我盡可能地開始反覆繪畫,直到今天。」-KAWS 言道

↑ 13 號大街和蒙茅斯大街的拐角處(讀者們可自尋搜索)

在更大的區域上進行巨幅畫作,毋庸置疑能助於 KAWS 在塗鴉界地位的聲量,且於這個時期也是互聯網路興起,在我們喜歡使用高速和視覺豐富的網絡之前,KAWS 和其他塗鴉藝術家喜歡通過 6×4 英吋彩色照片留下紀錄(整理完作品後立即拍攝)。很快進入 1990 年代初期,他終於在塗鴉領域中獲得一定的認可, 便開始把「KAWS」當作假名和作品的主題(所有重要作品都是使用這些字母並以此名稱製作),嘗試給 IP 們一個強有力的名字,即「K」的刺耳程度,其後是引人注目的「AWS」字體。有趣的是,書寫起來時看起來很正式,可當前三個字母的角度加在一起,再加上 S 的流動曲線,簡單卻又提供了視覺上的複雜性。

無疑,KAWS 為人們提供了品味和探索美學關係的機會,並且常常在多個合作中不斷發展它們,這也可從字母 “A” 的形狀一致性看出,儘管字母之間的相互關係很複雜,但簡化來說,這部分表明 KAWS 衷於自我,並經過努力受到群眾欣賞。「首先,我選擇讓字母彼此保持平衡,但是後來我意識到,通過這個名字便能使人們形成是誰在標記作品中的意見。」-KAWS 言道

↑ KAWS Logo

像是這裡有幾個例子,有時他會採取簡化地形式,使用直線性構圖去介紹主題傳播精神底蘊,比如 1995 年 KAWS 在大型貨運火車頭,使用五星傾注於字母形式之間,表現出了很好的色彩層次同時亦呼應到主題裝飾。另外,還有許多作品帶有字母縮寫詞,例如 “DF” 、”FC” 字樣,它們主要被添加到作品的邊緣處,用來以表示這些作品是來自藝術家的個人語言。

↑  KAWS 1995 New Jersey overleaf

經過上述簡介,可以深思「聯名」雖是焦點但並非是藝術家們最有成就的作品,充其量僅是維持自己散播理念地錢脈支柱。像如你有細閱過這位藝術家的文檔,也許讓他最有感觸的創作並非我們看見的聯乘,好比說或許是在大型超市旁邊的牆面擺放的 KAWS 月亮越野車,繪畫出比其餘作品更為醒目地特徵,並沿用外太空主題與之配合,擴展三維度審美範圍從而在穿越景觀時為地面提供了進一步的維度,展現其豐富獨特的想像力等(如無有這些元素,整個作品的顯眼率將大大降低,因為其他字母表現出一定的複雜程度,無法徹底述說 KAWS 美學上的視覺張力)。

↑ 1994 Psycho west tomtem dash dontay and KAWS


Daniel Arsham

千禧年間,很多人會知道 Daniel Arsham,基礎上都來自於 INNERSECT 潮流盛會,或受 Kim Jones 邀請推介他未來主義的「Future Relic」時光膠囊美感才有更進一步認識,不過這些終究是他在網路時代的「起頭詩」。事實上,Daniel Arsham 早在成名前便知曉「藝術」不能僅限單一媒介,透過實驗性解構以及對歷史探究的智慧,於日常中不斷挖掘如何將「簡單卻又自相矛盾的」形式來「破壞」原本規矩地美學體系。比如是用沙子、亞硒酸鹽、石英晶體、火山灰再塑當代文物回顧曆史,將過去事物進行平衡現代與未來,亦或把灰燼與黃鐵礦腐蝕的元素用做文化創新力量,轉化物體表現挖掘文物造成的輪廓破壞,創作毀滅性自然災害的見證者,徘迴虛實間的審美總是引人入勝,都好像是「Back To The Past」一督現在和未來兩者地共存。

↑ Daniel Arsham

1980 年 Daniel Arsham 出生俄亥俄州克利夫蘭,隨後便搬到佛羅里達州,不料,當安德魯颶風一掃而過時差點讓這位藝術家殞落人間,而正當颱風將其吞噬殆盡之時,他也得以窺見建築物裡的內容物,使得藝術家 DNA 故而被激發。所以說這樣的重創經歷,我們可以想像這是使他成為「當今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奇蹟福種?而在期間,Daniel Arsham 亦不斷探究空間下的組合視角,並嘗試讓固有物件消失並彎曲成其他物體或成為自然結構,因對他而言「建築、空間」對居於內部的我們感受關係相連卻又細微,但若困惑的變化可能會破壞結構精度整體脈絡環環相扣。這就是我們閱過其作品時,便能感受到一種內心層面的「無方向感」。

足以舉例的作品就有許多,像是 2013 年與 Pharrell Williams 合作開發的 Casio MT-500 鍵盤,以火山灰,水晶和鋼鐵做基材製成的侵蝕鑄件,強調挖掘近代退化物體回顧反烏托邦時代人類命運;2008 年與合夥人 Alex Mustonen 成立 Snarkitecture 工作室,將雕塑和建築兩者共為一體尋找顛覆傳統設計的方法,把日常物料重新製作將數以百計的 Air Jordan 1 懸掛 KITH 紐約旗艦店;攜手 Pokémon 以及 UNIQLO UT 推出三方聯乘服飾,將古老遺跡風格的歷史植入生命價值;後續再進以經典精靈 Pikachu 為題,賦予「近一千年後被發現的關東歷史遺物」表示就算經年累月地被侵蝕,事實存在過的藝術性卻永不消逝穿梭過去,現在和未來。(還有腐蝕版 Hourglass 雕塑,DeLorean DMC-12 etc…)

↑  Casio MT-500 

↑ Hourglass

↑ DeLorean DMC-12

↑ Daniel Arsham made  Snarkitecture room

誠如 Daniel Arsham 所言「未來古物是種實驗,是一種思考我該如何製作自身藝術的方式,多年來,我一直在進行作品複製工作,彷彿在未來的考古遺址中發現了他們,這些物體會造成時間中斷,並將我們帶入時而擴大或時而收縮地時間範疇。」

另外還有不少人納悶,為什麼他的作品總是單一色彩毫無生機?其中原因來自 Daniel Arsham「天生色盲」,可也並不意味著他完全看不到顏色,還是能眼見正常人可以分辨的大約 20% 的顏色和陰影,這便是他對工作大部分僅採用白色或灰色的主因。不過在 2015 年時,觀看生活藝術媒體 Semaine 頻道,Daniel Arsham 亦收到一副矯正他色盲現象的特殊眼鏡,自那時開始他就開始使用色彩融於作品。(這副眼鏡並非是真正治癒其疾病,只是輔助讓眼睛對作品做出更多閱讀)。


以上三位均是目前影響甚至該說是主導設計、時尚趨勢的藝術家,從村上隆的「Suerflat」將各種形式的圖形設計、流行文化「結合壓縮」,或是 KAWS 通過 Companions,Chum、Accomplice、Bendy 等角色觸及流行文化,透過「標記」來塑造情境,打斷難以理解的社會結構揭示當代世界的人類狀況,還是 Daniel Arsham 探索空間反映人類本質對「過去和未來的矛盾衝突」等脈絡,試圖捕捉移動間的短暫性。時尚界之所以找上他們似乎有脈絡可循,雖然一方面不脫離市場導向,想將自身與藝術族群間併攏拉近距離,但這些高度流行文化與亞文化間的結合,其實也正確立品牌情感價值和消費者與他們之間所重視的聯繫。同時我們也該明白的是,聯名固然是吸引購買產品的主因之一,可買入著用後,是否更進一步從中獲得了什麼?

最後相關上述三位的作品,均曾在提供全新藝術交易型態 Artzdeal 藝術平台,不久前舉辦地《Now & Future 當代潮流藝術收藏展》展出,還加入 Madsaki、Matt Gaondek、James Jean、Peter Doig、Jasper Johns、Ron English、Feng Zheng-Jie、Andre Saraiva、Hernan Bas、Koh Sang Woo、Emre Namyeter、Tony Toscani、Edgar Plans、Tai-Jen Peng、Colasa(林軒毅)、Sung Nak Hee、Park Ji Eun(朴知恩)、David Jamin、Mr Clement、Felix 等新、舊藝術家的大量藏品。誠如文章開篇所述,他們也均自帶顛覆古老技法的新美學,和對社會批判等發人省思的文化主義,相信看過的流行藏家們,也能從這些藝術家的作品中獲得想法。

他們的作品每個環節均是「潮流」,不僅帶來較為深度的審美思維,也在渡到千禧時期間,告訴我們必須嘗試面對新的現實,即是:「藝術更新」。畢竟相較過去的流行時空,對於早一輩的人來說,收藏名師創作的瓷器與古董字畫,那些盡能體現手造美感和反應歷史蹤跡,亦或摻雜政治型態的作品蘊含著深切意義,但目前這些「新興的美學型態」也如同過去,成功佔據收藏視野被視為「另類投資」。以下帶來《Now & Future 當代潮流藝術收藏展》展覽回顧,感興趣的朋友,不妨點選以下連結了解更多相關資訊,並且 Follow Artzdeal 藝術平台:

Artzdeal:Facebook

Artzdeal:Instagram

Artzdeal:Website

↑ Artzdeal《Now & Future 當代潮流藝術收藏展》

 

 

You May Also Like

潮流社論

9 月初,全球時尚潮人 G-Dragon(權志龍)在 Instagram 曝光 PEACEMINUSONE x […]

潮流社論

8 月 29 日,Kanye West(Ye)睽違許久的第十張個人專輯《DONDA》終於釋出,一夕之間成為全球 […]

潮流社論

相信大家這兩週已看見 Travis Scott x fragment x Air Jordan 1 刷爆社群網 […]

潮流社論

Travis Scott x fragment x Air Jordan 1 這類的「聯名」,已然成為當代口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