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球鞋

潮流社論|顛覆傳統球鞋設計-專訪創新實驗品牌 SCRY:「這市場應該出現真正不一樣的東西了」

「顛覆是一種漸進的思維方式和做事方式」-是來自 Vogue Australia 時尚總監 Christine Centenera 始終秉持的一貫信念。這是筆者通過閱覽《The New Luxury》一書,詳細理解 Kanye West,Virgil Abloh 等創意人士,為何會將她喻為是影響者的影響者得一句話。

可雖文章開篇如此講述,但看見其至理名言,也想問大家:「何謂是顛覆」?如果一時半刻難以回答也無關緊要,不妨先向下探討主題,再回歸探討這一疑問。

拜現今眾多社群平台所賜,筆者在瀏覽眾多關於創意的圖像,並思考著未來究竟會有何種重大突破的進程時,意外滑到一個從未見過的新銳品牌「SCRY」,從他們 Instagram 透露的少量訊息當中,可以看見從古世代生物骨骼結構,又似若為細胞結構演變而來的革新鞋履,隔著螢幕彷彿看著某種生物正進行難以揣測的演變,立即讓我在心中生成「顛覆現下球鞋設計的未來探索」這樣得想像空間。

image via SCRY

不過以上也僅是自身狹隘的眼界說明,事實上通過專頁內如數碼編成般的圖像信息,更令人沉浸於某個未來時空。跳脫鞋類傳統框架組合的打破,變化自如的建模設計,促進可持續性的增材革新技術,到最終透過數碼建模的打印成實,都皆非是華而不實的概念理論,而是真正的將「實驗結果」呈現於筆者眼前。

這樣遠遠顛覆了我個人有限的認知與閱讀經驗,彷彿是來自世界另一端的問候,也讓筆者對眼前杰出的創建想像與頁面自界做出連結:「A step to the future」。

image via SCRY

然而在好奇心的使然之下,筆者更加確定要與這位以「SCRY」之名提出嶄新世界觀的神秘人物聊聊。各位不僅可以從以下的採訪來深刻了解其作品,亦能從他口中得知「顛覆現下球鞋設計的未來探索」,以及未來我們將會在球鞋領域看見什麼樣的進展。所以如果你也是同樣懷抱著相同想法的人,也許看完後會有層層湧動之思想。

SCRY 是一個「實驗室」,專注在鞋類最前沿的創新領域。

1.首先,請先簡單做個自我介紹以及如何定義主理品牌 SCRY

Hello 大家好,我是 SCRY 主理人子雄,與其說是品牌,其實 SCRY 更像是一個實驗室,主要專注在鞋類最前沿的創新領域。

2.進入球鞋設計領域,是單純源於興趣,還是深受哪位人士亦或日常見聞所啟發?因為觀看過去像 Martin Margiela,到現在當紅的 Chitose Abe 這類先鋒設計師,除了皆能從他們早年的 Archives 集錄中看見超前當代的思維,還能感受到因其某種人,事,物所帶來的觀點。

進入鞋類設計領域其實更多是長期以來的熱愛,但在設計風格和靈感上,我會經常關注很多其他領域的靈感和思考方式,比較明顯的是,我對前沿建築領域的觀念和型態都非常感興趣,並且這在我早期的實踐中都有很強烈的體現,但其中我認為影響最為深刻的,是前沿建築學科的數字化底層邏輯,這對我思考方式和設計邏輯都有很強的影響。

image via @scccccry

3.未來會想真正進入球鞋設計領域的公司內部嗎?例如像 Nike,adidas 之類的品牌。

應該是不會,但如果合適,我很有興趣去做一些合作,去涉獵一些專注於運動性能的鞋款。

「一體化會成為未來球鞋設計的一個分支」,我認為這個市場應該出現一些真正不一樣的東西了。

4. 從瀏覽你所創立的 SCRY 信息中,能強烈感受到「一體化」的設計概念,但率先吸引我的是那多變的「蜂巢結構」,令人想起 Futurecraft 4d,兼具未來性又提出了可持續性,是有興趣其 adidas 技術製程的背後嗎?

Adidas 的 Futurecraft 4d 無疑是值得肯定的技術,這在早期確實非常吸引我,但實際上現在我的關注點從結構已經轉移到「整個鞋體本身」的設計上去了。因為我認為「晶格結構」是完全服務於性能的,在這一點上,目前外露的晶格結構只是一種短暫的技術視覺,這種特定的視覺是一定會走向過時。所以我更關注如何使用合理的結構來達到任何我想要製作的形態,你可以看到,在最新的一些樣品中,我們都在比較刻意的隱藏晶格結構,它更像是支撐更外層設計的一個骨架。

↑子雄提到的晶格結構,以及 SCRY 鞋款變化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CRY™️ Official(@scry_lab)分享的貼文

5.呈上題所敘的「一體化」,從市場中我們能看見相對 SCRY 創新設計,消費者似乎目前較大程度上比較能接受傳統球鞋的模樣,整體環境好似不斷重複的再回顧過去的歷史事件。你認為「一體化」將成為未來球鞋設計的趨勢嗎?就如同大家現在正瘋「解構」那樣,可類似這種概念早已在 Rei Kawakubo,或是 Balenciaga 早期尋求創新衣版的時候便已誕生。

SCRY 所追求的「一體化其實並不是從設計風格」入手,而是建立在「易於回收」的概念之上。目前的運動鞋是有非常複雜的多種材料拼接而成,而這樣的產品在回收階段是非常難以拆分的。另一方面,一體化概念也源自於我們的極簡生產流程,我們希望鞋款本身能一次性被製作出來,而不需要再經過複雜的流水線。

但總體來說,「一體化會成為未來球鞋設計的一個分支」,我認為這個市場應該出現一些真正不一樣的東西了。

image via SCRY

6.拿最近的狀況來說,像是 Kanye West 的 Yeezy Foam Runner 就讓許多人產生疑問,但對部分消費者而言,他那「一體化」的前瞻性概念,某種程度而言就好像《回到未來》電影,提早為世界預告著下一步的方向,例如現在 Nike 便將「自動綁鞋帶」逐步應用於 Nike Adapt / Huarache 等鞋款,你又怎麼看待這回事?

對我而言,我更傾向於相信邏輯自洽的前瞻(指一個理論在語言本身的陳述不相互矛盾)。如同 SCRY 目前所釋出的實驗鞋款,都不再希望侷限於拖鞋或者簡單的休閒鞋,而是希望能真正覆蓋大部分鞋類領域。其實相對於一體化概念的前瞻,我們更想要強調多元鞋類市場的概念,通過不斷使用新技術來降低製鞋門檻,讓更多有趣的設計能真正出現在市場中,這是我們的核心願景之一。

image via SCRY

7.對於 SCRY 如此超前的概念性,也想問問目前市場中有沒有哪雙鞋款的設計帶給你靈感?

我不會在已有的鞋款中尋找設計靈感,我認為「在同一領域中尋找靈感會很難有所突破」。但我有很欣賞的品牌,比如:Grounds,Pyer Moss 等。

↑子雄提到的品牌,左為 Grounds,右為 Pyer Moss

我想要在 SCRY 中實現的最大顛覆是「整個鞋類的設計製造流程」。

8.從你去年公開的 SCRY Shuttle Beta “Shadow”,到今年 2 月份提出的新項目,我發現鞋款骨骼般的繁複設計簡化了一些,似乎正在如生物般進行「某種演化」,能告訴我設計來源是通過哪種思考嗎?以我身為觀者的角度來看,從整體輪廓到盒裝都讓我想到《異形》設計師 HR. Giger 的設計作品,擁有難以言喻的美學成分。

是的,我們的實驗項目其實會囊括比較多的設計風格,而不會局限在同一種設計語言上,任何有趣和曾經只可能存在於概念圖上的設計,我們都很有興趣去挑戰將它帶入現實,這也是為什麽我們更願意叫自己「實驗室」。

↑ 子雄個人 Instagram @scccccry,時常釋出的概念圖象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Zixiong Wei(@scccccry)分享的貼文

9.至今為止,對你而言目前最棘手的問題點是?

我認為是整個「Digital Embryo」技術框架的搭建,因為有別於傳統特定功能的技術,Digital Embryo 是一整個囊括不同前沿技術,並構建一個「完整設計製作邏輯的集合體」。這個的難度其實非常高,從設計到製造的任何一個環節要無法與其完美對接,都將破壞框架的完整性,導致鞋款無法被落地。所以 Digital Embryo 的構建和研發,其實是品牌到目前為止所攻克的最棘手問題。

image via SCRY

10.未來有考慮進軍台灣市場嗎?

我們目前採取全球售賣,已經有來自台灣的客戶購買了 Shuttle,後續也會考慮和買手店進行合作項目。不出意外肯定是會在台灣進行販售的。:)

↑ SCRY Shuttle“ Shadow”,這也是筆者最想要的樣式

11.有考慮之後與什麼品牌單位做聯名企劃嗎?

SCRY 目前已經有一系列合作計劃在進行中,但是很抱歉目前還不能透露後續的合作方,大家可以期待一下,我們的合作都十分跨界和充滿新意。

12.從 Steve Jobs 到 Elon Musk 等具超前思維的人士成功範例中,可以知道他們勇敢打破大眾視野,對你來說何謂是「顛覆」?會想問這題,是因為我也從 SCRY 的表現中看到了「未來潛力」。

我想要在 SCRY 中實現的最大顛覆是「整個鞋類的設計製造流程」。通過精簡流程和在數字端的研發,來達到降低鞋類設計門檻的目標。簡單來說,我希望五年後設計製造一雙鞋的難度,和定製一件 T-Shirt 一樣簡單。

image via SCRY

13.最後,你認為往後幾年於球鞋領域中,大家還會看到怎麼樣的創新設計?

我認為新技術將會噴發,相對小一點的新銳品牌會慢慢的走向市場,並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設計和技術,並且會有更多概念性的產品出現在市場上。

通過這次的對談,能感受到子雄的理念如實貫徹於呈現出來的作品之中,並非僅是高談闊論,而是對世界傳遞別於當前任何存在的事物,誕生出更多元的風貌,將最前沿的創新領域真正的帶入現實生活。

SCRY 的創新實驗結果再加上子雄的親自敘述,事實上也帶給我很大的思考,在探討「一體化」趨勢之外,製程上的技術、成本、效率和他獨到的產業見識和創意審美見解,其實不單反應於鞋款。更多的是他將自身所汲取的概念知識,所綜合出來的宏觀去檢視整個行業。就像是為現下環境考量的「易於回收」這件事,以及希望透過使用「新技術在未來降低製鞋門檻」,進而讓消費者體會到更多有趣的設計等眾多實行,皆便是當中重要的一環。

雖然在探討背後製程或許對大家來說有些遙遠,但是比起 Instagram 等平台眾多設計師頻繁釋出的概念圖像,似乎很少有人像子雄一樣實實在在的做出來,去讓「我們更接近未來」。不得不說以現階段來看還真的是少數。

最後放眼現在球鞋界,我們仍能看見眾多歷史保護傘下的鞋款不斷釋出,但隨著科技的進步,也正迎來像 SCRY 這類試圖顛覆領域的創新實驗室,就如是子雄想通過 SCRY 實現的最大顛覆便是「整個鞋類的設計製程流程」。

而這樣的思考,換放回我們人生正在追逐的目標,對你們來說又「何謂是顛覆」?

1 Comment

1 Comment

  1. 個人頭像

    pew pew madafakas mens t-shirt

    2021-05-11 at 00:10:06

    Fabulous, what a website it is! This website provides helpful data to us, keep it up.|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You May Also Like

球鞋

最近發生的「新疆棉事件」想必大家都知道,不過在這抵制排擠的情況以前,事實上中國一直以來的「製假」就層出不窮,就 […]

球鞋

潮流圈內時不時會發生新奇事,除了檯面的文化議題以及爆款話題,事實上討論到穿衣打扮似乎也跟兩性有點間接關係,畢竟 […]

服裝

每個時代皆有每個時代的經典,就像是過去大家看見球星穿 Air Force 1 在賽場上的橫行征戰,後續又因嘻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