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專訪 │吹起熱高城的文化號角 – Cocco & Co. 大頭目 賴皮MR.SKIN 疾呼「憑什麼高雄那麼大的城市,沒有一個大型廠牌出現?」

嘻哈文化在台灣越演越烈,除了 2017 年的〈走到飛〉引發樂迷共鳴、爾後 嘻哈/R&B 類歌手更屢屢在金曲獎上獲取殊榮,著實讓人驚見這項文化的大勢姿態。

但假如沒有先鋒披荊斬棘,文化又怎能等到春意闌珊那天?其實回溯台灣嘻哈文化的發展脈絡,早在 1990 年代就已出現,不僅是從美國帶回來新曲風的 L.A. Boyz、當時包括DJ 還有 B-boy 圈都漸漸興盛,成為了小眾的文化圈。雖然到了現在,許多文化 OG 級人物都鮮少被現在的嘻哈囝熟稔,但 賴皮MR.SKIN 卻因為許多原因、持續活躍在這文化圈上。此番,COOL 與 賴皮 的專訪內容,不僅是要帶你回顧到他的過去,也針對他旗下的「Cocco & Co.」和「國語作業簿」深入介紹。

建構嘻哈文化的四大要點,包括DJ、Breaking、塗鴉以及MC,而儘管在 2015 年豪奪 Red Bull 3style 台灣冠軍、大肆展現到 DJ 實力,但賴皮的嘻哈啟程、卻是 Breaking 舞蹈。

會接觸到 Breaking、一定要提到影響賴皮很深的嘻哈團隊 – L.A. Boyz。在當時的台灣主流樂壇中,尚未有人用著唱很快的方式表達音樂、也沒有人會在電視上做地板動作,L.A. Boyz 就是第一組把這樣風格帶進台灣的團隊,而在國小時期的賴皮眼裡、這一群人對他來說是 “最酷” 的代表,爾後他也成為了 L.A. Boyz 的頭號粉絲。

可以說因為 L.A. Boyz 的關係、再加上五專時期的因緣際會下,讓賴皮開始跳起 Breaking。且正又因為著 Breaking 的關係,讓他感受到來自嘻哈文化的快樂及美好。

“到現在讓我記憶猶新的嘻哈場景,是我去高雄八重洲、參加了我第一個嘻哈派對的時候。當時就有很多嘻哈的人會聚集在那邊,而我去的第一場派對、還記得是邀請到 Popcorn 舞團的阿倫老師來演出,我那時候也初次體驗到跟著 DJ 放歌、去跳舞時所得到的快樂,是第一次讓我知道 Hip-hop 是件這麼開心的事情。”

Cocco & Co. / Taipei 燈籠牆

在見識到 Hip-hop 文化對他產生的快樂之後,賴皮便把許多時間投入到「跳舞」,但 19 歲那關鍵的一年、又為他的人生迎來了莫大變化,正因為有次在夜店跳舞時認識到了他的 DJ 師傅,便開啟了賴皮的 DJ、甚至是創作音樂的道路。

從開始學習 DJ、開始駐場放歌、開始從感受派對的美好、再到是換他給出派對好氛圍的角色,賴皮始終如一都在詮釋一種感覺,那就是把表演者和觀眾都投入同個情緒裡面。

“我不需要一直狂轟猛炸的音樂,我期待看到的是舞池的人在跳舞、座位的人在喝酒、後面的人在聊天,但大家都還是隨著音樂節奏在搖擺,是共同處在同一個 vibe 裡面。當我進入到那個zone 時,你會知道不管你當時放了怎樣的歌,帶給觀眾的感覺都是炸的。”

回顧賴皮的音樂歷程,對他相當重要的兩位人物,是「阿元」和「蛋堡」。「阿元」是賴皮最初的 DJ 老師,雖然阿元當時也不是名氣響叮噹的 DJ,但在一定要有師傅引入門的 DJ 年代,光是他願意無私地把經驗分享給賴皮、便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情。

要知道,那時候放歌可沒有現在方便,只要透過 USB 或者雲端硬碟載體就能到表演場地演出。當時不論是「黑膠主義」的 DJ 要扛著兩大箱唱盤;抑或 CDJ 要帶著五大本 CD 本,都呈現出 DJ 這行業的高門檻,更甭提「找音樂」在當時就是件滿不簡單的事情。

雖然賴皮的 DJ 身份有許多人知曉,但他自嘲為「半路出家」的饒舌之路卻締下不少創舉,其中不但包括一項世界性的跨國歌曲合作、甚至他在 9 年前,便有著突破數十萬觀看點擊的作品問世。

“因為成為 DJ 能接觸到更多元的音樂類型,讓我玩 DJ 一陣子後就想要開始創作,再加上當時是 StreetVoice 正紅的年代,所以我就在上面聽見了蛋堡的創作,而那時候他給我的感覺、我只能用驚為天人來形容。”

正鑒於著受到蛋堡的影響,觸發了賴皮想要動手寫歌的心,而隨著他陸續在 StreetVoice 上曝光自己的作品,讓他認識到了製作人 Tower、便也開啟了組團的想法,以「JuzzyOrange汁澄音樂」發行了不少作品。

(JuzzyOrange汁澄音樂 簡介:融合嘻哈、爵士、放克等多元的音樂團隊,自2009年由DJ O.B.K.、賴皮(Ziggy)、開水小姐、Tower da Funkmasta、Leeky、GoodieK和Duzs組合。因為JuzzyOrange是一群熱愛音樂、但都有正職工作的創作者,所以內容和形象多圍繞在都市生活間發生的種種事件。)

當時賴皮最風靡饒舌圈的力作,莫過於是〈帝雉啾啾啾之美花想聽Diss但賴皮只會帝雉〉一曲,他以幽默的態度回應當時饒舌圈發生的火爆紛爭。但他可能也萬萬沒想到,自己無心插柳的創作、竟然直到現在都還被各方傳唱,據悉此曲還成為了現在學生隔宿露營時的超嗨音樂。

但除了逗趣的內容,認真創作起來的賴皮也寫下令不少樂迷印象十足深刻的歌詞,如他在〈我可能不會饒舌〉中唱到 ”Chicken是雞,Fish是魚” 這經典的押韻 … 好啦、不開玩笑。小編認為賴皮在饒舌創作上的一大特色,莫過於是用淺白的文字道出深刻涵義,譬如同樣在〈我可能不會饒舌〉中他寫下的 “我指標KRS ONE 你指標權志龍” 雖說表面上看似是透過兩個鮮明人物、藉此傳達出他與其他人對文化投入程度的不同,但賴皮其實也暗諷到當時的樂壇風向、一個被 K-Pop 影響甚大的音樂年代。

不得不說,”我指標KRS ONE 你指標權志龍” 這句話真的很酷,但最酷的是什麼?是在〈我可能不會饒舌〉釋出兩年後,賴皮還真的跟 KRS ONE 出現在同一首作品、〈Hip Hop for the World〉中。

“〈Hip Hop for the World〉真的很酷,是 San E 的弟弟兜起整個企畫,匯集了 14 個國家的 Rapper 來創作,但其實最後你們聽到的成品、可是花了兩年的製作時間完成。說實話,我一開始對這個作品的品質完全無法想像,因為這件事真的很難搞欸!我們各個國家的人,就只是依照他的規範去錄製素材,不知道他們最後會怎麼完成它,但最後的〈Hip Hop for the World〉真的把我嚇傻,會讓人以為他們的團隊真的跑遍 14 個國家去完成整個企劃的感覺,很屌!”

雖然說賴皮的饒舌創作十足精彩,也有不少群眾期待著再次聽見來自 Ziggy 的音樂,但鑒於籌備 DJ 比賽的原因、再加上近年來他成立「下港體制」、「Cocco & Co.」以及「國語作業簿」多個品牌的關係,讓他鮮少有時間再去將自己的想法注入歌詞、進而譜出創作。

儘管賴皮旗下有著多個品牌,但在與他進行近 1 個半小時的訪談後,其實每個品牌背後都有著來自賴皮的信念 ─「挑戰那些原本大家以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就像是玩一場遊戲,賴皮在當中不斷進行打怪、破關、打怪、破關的輪迴,而一開始接受到的大挑戰,就是「在夜店放中文歌」這件事情。

過去曾在 MUSE Taichung 擔任 DJ 以及音樂總監,賴皮便也開始嘗試符合當時潮流的 EDM 曲風,讓夜店保持在活躍氣氛。但隨著他參與 Red Bull 3Style、開始接觸到更多元的音樂和製作人後,不僅大幅度地拓展了音樂見解、也逐步認識到他認為非常有潛力的歌手,所以賴皮也漸漸地在 MUSE Taichung 嘗試起不一樣的音樂,為群眾傳播到他心中最好的派對氛圍。

“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有一次我在 MUSE 放張惠妹的〈Bad Boy〉,然後現場整個炸掉!甚至因為有觀眾把當時的畫面 po 在臉書上,最後還讓張惠妹本人看到、她說她非常驚艷有夜店居然會放中文歌。”

取自 MR. SKIN / 賴皮 Facebook

儘管賴皮在 MUSE 屢屢以新風格的音樂、讓顧客享受到絕佳的夜店氛圍,但卻不被當時 MUSE 的高層所認可,據賴皮直言、在他們心中「只有 EDM 才是王道」和「在夜店撥中文歌感覺很 low」,這也激起賴皮想要挑戰、證明的鬥志,所以就找來了一群知名的線上 DJ 如 RayRay、DJ Ground 和 DJ AMOS 在 2016 年的 2 月中旬,於「操場」舉辦了首屆的《國語作業簿》活動,而前所未見的盛況、也讓賴皮越加認可自己的想法,爾後他便正式離開了 MUSE Taichung,準備自己來吹響高雄熱城的文化號角。

“當時我和 Savage.M/馬克、Shawn(現為新樂園製作人)一起離開 MUSE 後,就開始著手作《下港體制》的活動。雖然我真的做的很爽,但因為每個月都要舉辦的原因,讓找場地變成是一件超級麻煩的事情,甚至因為場地租賃、進退場和費用拆分的關係,讓初期的《下港體制》真的感覺是我在做爽的,收入平分下來真的沒有賺到什麼錢。”

但就在做了多場《下港體制》的活動、在有次賴皮到了韓國一家叫做 Owl Lounge 的店點參觀後,便奠定了一個「他想要開店」的想法。因為在裏頭,雖然位處地下室、空間狹小到只有幾張桌椅釘在牆壁上,但賴皮卻看到裡面的顧客卻都玩得不亦樂乎,不管是國外的 R&B 抑或是韓國本地的 Korean Hip-hop,當歌曲一撥出來之後、全場的人都會一起唱一起跳舞,這便觸動了賴皮最初對於派對的感動,就是這種 vibe、讓他想成立一個同溫層最厚的表演空間,Cocco & Co.可可幫。

比起你對傳統夜店的印象,Cocco & Co. 對小編而言更像是享受音樂的空間,可能我這樣講、你很難了解。那我就引述 Dcard 網友對 Cocco & Co.的形容,或許你便能更淺白地明白我的意思。

「通常都是喜歡饒舌的人去玩的。想貼妹或被貼的建議不要去。」

「推樓上realtalk

“我認為 Cocco & Co.是個很像邪教的地方(笑),因為我們的共識性非常的強。我沒有限制可可幫只能撥怎樣的曲風,所以 DJ 都會去嘗試很新、質量很好的音樂,這就讓顧客有著更多種想來到 Cocco & Co. 喝酒、玩樂的動機。”

身為 Cocco & Co. 的大頭目,賴皮的野心從不只是做好夜店,因為出生高雄的他、以這個地方為榮,所以他便衝著別人的一句 “高雄是個文化沙漠” 感到生氣,他憤慨講到 “憑什麼高雄那麼大的一個城市,居然沒有一個大型廠牌出現?

為了打破這疑惑,賴皮聽了 Shawn 的建議、決定跳出來當聚集南部音樂人的角色,他想知道、當他嘗試把這些人都組織在一起後,這件事的極大化會發生怎樣的風景;會不會有朝一日,高雄也誕生個像是本色、混血兒娛樂的音樂廠牌。

“當我真的跳出來之後,才發現我離原本的目標還有相當大的距離,可能是你身邊的人還不夠、可能是自己在音樂上的本質學能還沒到位,所以在這些關卡突破之前,把 Cocco & Co. 變成是一個廠牌、都是一件癡人說夢的事情,但是我知道在未來,這件事情勢必要發生。”

在這場屬於賴皮的遊戲中,已經突破了許多關卡、包括在虎山辦了上千人聚集的《國語作業簿》派對,還有來到台北、成立 Cocco & Co. 品牌的第二個據點。

Cocco & Co. Taipei 一成立、變成為了許多人在夜晚放鬆的新去處,除了每週屢屢祭出的有趣活動外,在室內裝潢上賴皮也細膩地加入到巧思,讓 Cocco & Co. Taipei 在競爭激烈的台北夜生活地帶裡、格外顯得與眾不同。

“台北可可幫的設計、多了許多高雄沒有的機關,這可能要講到台北特別的開酒文化。因為在夜店裡,顧客們會互相比拼,比方這一桌的人開一組酒、其他桌就會想開到兩組或者更多組。我覺得這樣子的競爭心態好很玩,所以當顧客只要在 Cocco & Co. Taipei 開酒,你的包廂就會被紅色雷射燈圍繞,雖然很像是你被關起來,但你就變得與其他桌不一樣,別人看到就會覺得很酷!”

不論是 DJ 台後方的吐煙龍頭,或者牆壁上掛著的龐大菇蟹 (上頭印著磨菇的螃蟹模型,音似Good Shit) 都讓 Cocco & Co. Taipei 在視覺上給人與一般夜店不同的印象。更甭提是 Cocco & Co. Taipei 目前也正在規劃位處 Neo19 的戶外天台空間,那可以容納近百人的大場地、據賴皮偷偷向小編透露,他們正準備在上頭舉辦大規模的饒舌活動,肯定會讓台北嘻哈囝們興奮不已。

聽我說了這麼多,不如你親自前往到可可幫體會裡面的 vibe,無論是去高雄或者台北、這或許都將讓你見識到你不曾有過的夜生活氛圍,甚至當你幸運在裏頭遇見賴皮,記得向他 salute,畢竟多虧了他的堅持、嘻哈囝才能體驗到這麼棒的次文化空間。


Editor / Photo / Design:Worldpeace (@maketheworldpeace)

Special thanks:Cocco & Co. / Taipei (@cocco.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