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傑米鹿的潮樂COOL談 ∣ 蕭敬騰《The Song》晉升歌王後的復古新嘗試

Cover

text_傑米鹿, 圖片來源_華納音樂官方粉絲頁

 

你對“現今”的蕭敬騰有著什麼樣的印象?省話一哥?話很少表情很靦腆但一唱歌就嚇死人的大男孩?我相信以上這些特質的確還存於蕭敬騰的體內,但自去年奪下金曲歌王的那段歷練後,蕭敬騰早就不同於以往,你看他接受採訪都可以應對自如,還可以丟梗搞笑,交友廣闊廣結善緣,還做了女神林熙蕾女兒的乾爹,主打歌〈吻我吧〉還跳起舞來,早個兩三年拿這隻MV給我看,我還真的死都不會信這是蕭敬騰。

 

PIC1

 

乖戾之氣少了,人變得和善、也更擅於與媒體、娛樂圈做應對進退。比起Rocker,對於現今的蕭敬騰,我更想選用“歌手”來形容,甚至是跨足娛樂圈的歌手了,08年至今出了六張唱片、兩部電影,事業真的如日中天,羨煞不少前輩晚輩。

 

http://youtu.be/jSx9AGt-SFI

▲蕭敬騰 Jam Hsiao – 吻我吧 Kiss me

 

自2013年,以《以愛之名》專輯,風光勇奪第24屆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後,經歷約一年的時間,蕭敬騰終於推出了奪獎後的首張新專輯《The song》。新專輯仍舊找來各方知名製作人、音樂人操刀,合作對象包括:嚴爵、陳奐仁、林夕、阿弟仔、方大同等,並找來范范、范范─范瑋琪合唱了一首男女對唱情歌,〈鈴鈴〉,值得一提的是,除繼續與各方音樂人廣結善緣外,老蕭也擔起了專輯近半的詞曲創作。

 

PIC2

 

蕭敬騰的面向多變,也嶄露在最新的音樂專輯裡。一直以來,聽眾、包括我,一聽到老蕭出專輯,下意識的就會去尋找,看是否有〈王妃〉、〈王子的新衣〉等類,有點憤怒、帶些黑色幽默的搖滾系炸裂主打歌。上一張尚有青峰作詞作曲的〈以愛之名〉,但這張《The Song》抱歉吶,真的沒有。

 

▲蕭敬騰 Jam Hsiao – 這首歌

 

《The Song》專輯,如同封面與首波主打歌〈吻我吧〉,真的是一張復古、Disco、風味比較重的專輯,其他包括:〈我就是愛你〉、〈我在飛〉、〈跟我玩〉也都是非常有復古風味的歌曲,在國語歌壇把這樣風格的歌曲作為主打,真的相當罕見。

 

的確,Mr.Jazz也當過了,洛克先生也當過了,或許老蕭還是希望朝更多不同的曲風突破,因此才會有了這張專輯偏向復古曲風的嘗試。首波主打〈吻我吧〉由老蕭本人作詞作曲,主歌絕大部分都是使用假音演唱,是過往從來沒有聽過的新風格,歌聽起來是真的很難唱,但初聽幾次還真的有些不習慣這種唱腔。

 

復古的波段後,則是最新流行樂的嘗試,這區塊包括找來嚴爵製作詞曲的世足主打〈放開〉,方大同貢獻詞曲的〈說〉,與阿弟仔老師操刀的〈色〉。這三首真的是蠻流行的,我實在沒想到老蕭會試著去唱這些曲風的歌曲。

 

PIC3

 

〈放開〉一曲極度貼近西洋流行歌曲的曲式,編曲編制有點像是One Republic的作品,有電子、極重的大鼓,而為了適合世足全球同樂的感覺,理所當然還加進了一些民族樂器與民謠吟唱的部分,成效還不錯,應該說非常不錯(但一想到是蕭敬騰會唱這種曲風還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orz),類似的鼓拍也出現在〈說〉的編曲裡,但〈說〉一曲較貼近R&B曲式的流行歌曲。

 

而此張專輯中,最讓人跌破眼鏡般驚喜的,絕對就是〈色〉。為什麼這樣說,因為蕭敬騰開Auto-tune了,OMG,這是我絕對想不到的嘗試。(解釋一下:Auto-tune是一種處理人聲的效果器,會把人的歌聲變得有點電電的像機器人,常用在電音歌曲或舞曲)。老實說這樣的嘗試真的還不賴,製作出了老蕭過往較缺少的,偏向流行電子的歌曲,尤其歌曲末端的Rap演出,老蕭表現的真的很不賴。(但我想問題依舊是卡在能不能接受老蕭唱這種歌曲這種事情)。

 

PIC4

 

最後談到情歌的部分。

 

在《The Song》專輯中,認真說起來其實沒有一首歌是華語流行音樂市場上的「標準情歌」,這次老蕭所演唱的情歌都有些有別於以往的獨特性在。

 

▲蕭敬騰 Jam Hsiao -鈴鈴

 

首先來談談〈鈴鈴〉,〈鈴鈴〉是一首男女對唱情歌,找來了好久沒有音樂新作的范范─范瑋琪合唱。作曲部分則由在上一張專輯交出〈Marry ME〉的香港作曲人陳奐仁操刀,是一首帶有R&B風味的作品。范范在這首歌的表現裡頭可圈可點,完全寶刀未老,歌曲聽來也算是溫暖順耳輕鬆可愛。但在這種輕快的歌曲中,老蕭還是使用了他慣用,有點將嗓音壓扁拉長的方式來表現,和范范一對比,聆聽起來就有些壓力,與阿妹合唱的氣勢磅礡的〈一眼瞬間〉可能比較適合這種唱法,但見仁見智,就看各位朋友喜不喜歡搂。

 

▲蕭敬騰 Jam Hsiao – Kelly

 

而搭配韓劇「來自星星的你」強力曝光的片尾曲〈Kelly〉,也不是那麼一首大眾習慣的情歌。歌曲第一段完全沒有鼓聲或者Bass的加入,而是在一個管弦樂團所提供的音樂背景下執行,這樣的編曲手法讓這首歌更顯得復古、更有情感張力、也有一種觀看舞台劇的戲劇感。

 

▲蕭敬騰 Jam Hsiao – 跟我玩

 

而〈這首歌〉則是比起〈Kelly〉將這種方式發揮的淋漓盡致,〈Kelly〉還有主歌副歌可言,但〈這首歌〉更像是完全跳脫流行歌的框架,搭配管弦樂團與鼓聲進行,這首歌真的像極了音樂舞台劇中的最高潮曲目,這首歌也是個人覺得在《The Song》專輯中,老蕭濃郁的情感終於得以徹底爆發的一首歌,後頭的吟唱部分非常的精彩。這首歌優良的編曲也讓唱片公司在這首歌結束後,就收入了一個〈這首歌〉的演奏曲版本。

 

註.(電影同名主題曲〈到不了的地方〉並沒有收入在正式版的專輯中,因此不列入討論)

 

PIC5

 

從《The Song》專輯中看得出來,老蕭一直在嘗試朝不同的曲風發展,不想墨守成規,也不願把自己的音樂或娛樂版圖,侷限在過往大家所熟知的「Rocker」身上。《The Song》中老蕭大膽的嘗試各種不同風格的歌曲,的確展現了金曲歌王的唱功,好幾首歌的難度真的都不小,但新潮嘗試是一件事,是否真的適合老蕭與聽眾的期待則又是另一件了。2008年正式出道至今,第五年隨即奪下歌王,蕭敬騰的音樂生涯有如天之驕子,一路順暢,未來這位歌王還能以多少不同的面向出現在觀眾面前,值得大家期待。

 

傑米鹿,本名李文豪。三年前開始經營【傑米鹿的音樂與行銷】。偶像是林宥嘉,並期盼自己能成為跨界的意見領袖。臉書:http://www.facebook.com/haohaogoodman 歡迎聊音樂喝咖啡,最近很想組樂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