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國蛋

ENTERTAINMENTHip Hop

饒舌演唱會的票、難道都這麼難搶?國蛋GorDon「Later That Night Live Concert」饒舌專場竟然瞬間銷售一空!

「GorDon 的好,服用過的人都知道」。   國蛋GorDon,潛藏於 顏社 KAO!INC. 的饒舌祕寶。與其將他稱之為「饒舌歌手」,不如幫他冠上「饒舌良藥」的稱號,正因為 GorDon 的 Beats、Flow,還有精心雕刻般的韻腳和辭句,都會讓聽眾在某時某刻墜入到一個漩渦,而這個深沉的情感泥沼儘管會讓你不斷下墜,卻在音樂播送完後清醒、透澈,彷彿使你在一個問題輪迴中得到解脫。國蛋 的音樂,就是有這樣的魅力。如同在稍早,他釋出的最新歌曲〈嘻哈囝〉一樣,自行操刀著編曲及 verse,而一當對味的鼓點下來後,整個療程也正式開始。 沉寂一陣子的 國蛋,就算許久沒有動作,他那詞彙的藥效卻依舊不減,而從最新 EP《Later That Night》銷售屢創佳績看來,國蛋 的回歸反倒越加吸引更多的聽眾、開始進行這份療程。且在不久前,顏社 KAO!INC. 也宣布將在 2019 年的 1 月 1 號舉辦「Later That Night Live Concert」,這場由 國蛋 獨挑大樑的饒舌專場,儘管舉辦在國定假日,仍然阻擋不了眾多饒舌樂迷想要一睹 國蛋 演出的熱情,造成專場門票瞬間秒殺! 正因為 國蛋 ...
2018-11-30
FEATURE

獨家專訪 / 來自顏社的饒舌良藥 ─ 「國蛋 GorDoN」

  距國蛋上一張專輯《Dr. Paper Vol.3 Sunday Night Slow Jams》已有一年的時間,而在其中,國蛋除了到中國 12 個城市做巡迴演出,也回到了台北及台南舉辦演唱會,甚至在 16 年的六月開始,一個謎樣的品牌「NUTS」正式上線 Instagram,其敘述欄也表明了 “cooked by GDN”。這看似由國蛋主導的品牌,也令編輯好奇是不是如同頑童和玖壹壹一樣,心想「難道 Gordon 也想要搶食服飾的這塊大餅?」,此外,編輯也聽說了國蛋正在準備新專輯的消息,就基於這些對國蛋 Gordon 的好奇心,編輯前往了顏社,與國蛋進行了訪談 …   國蛋 ─ 很享受大家一起投入在音樂裡的感覺   想談國蛋接觸饒舌的故事,也好奇 Dr. Paper 的由來,怎麼會叫自己紙博士。 國蛋:其實剛開始接觸到饒舌是聽到 Eminem,我記得是國中時無意間在電視上聽到的,因為平常沒有聽過這樣子的音樂,就特別感到激動和興奮,感覺饒舌歌可以表達很多東西。後來就陸續接觸到中文的饒舌歌曲,像大支、熱狗他們,才發覺原來也可以用我們自己的語言做出這樣子的音樂,而且這音樂裡面的歌詞是很具有感染力的,然後是很直接的。 因為我是台南人,剛開始對這音樂有興趣的時候,就有去參加很早以前人人有功練舉辦的活動,當看到那些老前輩在 Battle 或表演時,我就對那種舞台魅力很著迷。不論是在台下當觀眾、或現在自己在台上表演,都很享受大家一起投入在音樂裡的感覺,正因為這樣子,讓我越來越喜歡嘻哈,所以到後來也開始創作。而 ...
2017-06-16
FEATURE

TW RAP │ 準備降落 ‧ 獨家專訪『顏社 / 國蛋 GorDon』- 暢談音樂、生活,以及即將發行的專輯。

國蛋與蛋堡、Miss KO一樣來自嘻哈廠牌顏社,但與他們不同的是,他從來沒有離開過Underground。四年前,他毅然選擇前往紐約讀書,經歷不一樣的人生。事隔多年後,他回來了,並帶著新的 Shit 及更為堅定的決心,打算一次收復曾屬於他的地盤。上月 COOL 雜誌有幸前往顏社與國蛋進行對談,聊聊這些年的心路歷程與未來計畫。話不多說,國蛋 ” Back Again “! 去了紐約兩年,畢竟那邊走得比較前、也為 Hip hop 的重鎮,能否分享一下這段日子看到了什麼?是否就真如《Subway Series》所描寫的那樣? 紐約就是形形色色的人,除了英文、西班牙文外,在外面會聽到很多沒聽過的語言。語言太多了,會有一種「世界很大,自己很小」的感覺。《Subway Series》這首歌就像是個生活的縮影,我對那邊的人而言是一個 Asian,他們對我多少會有刻板印象,認為我就是愛工作、數學好、會打乒乓球之類的;但當我穿球鞋、打扮得像他們一樣的時候,我又能深刻感覺到,即使我們彼此不認識,卻又似乎存在著某種熟悉的頻率。就像我歌詞寫得那位陌生人一樣,儘管我們膚色、背景不同,卻能因 Hip hop 而有所連結。 音樂上有沒有新的體會? 其實我在那邊流行音樂接觸比較少,我只接觸自己有興趣的有一部分。音樂上我還是聽自己喜好的東西,跟在台灣沒什麼差別。畢竟現在資訊很發達,即使美國走得比較前面,但對我來說,這些新的東西本來就對我沒那吸引,所以頂多是開車聽電台時會聽,而不會刻意去搜尋它。至於我最高興的部分,是在紐約有去參加一些表演,是很瘋狂的那種。我從來沒有看過保全真的打人,但在那邊就是這樣,觀眾打保全、嗑藥嗑到瘋掉之類的…。就是一種「這樣也太扯了吧?」的感覺。 除了音樂之外,這兩年間,你還做了什麼事?生活、想法上是否也改變? 我會更想做自己想要的事。不論穿衣服也好,做音樂也好,都是如此。雖然紐約是很流行的,是很多服飾品牌會想攻占的地方,但我去的那段時間,反而成了「找到我自己想要變成的樣子」的轉機。我會更想穿我自己想穿的衣服,是很舒適、很自然的那種,而不是因為這件是甚麼牌子或這件是甚麼來歷來決定。音樂上也是如此,只要我自己覺得舒服的,我就會去聽、甚至嘗試去做。 其實我以前也會想追求特別,心裡總會想,「挖操,我有好多好多技巧想讓你們知道。」或者是「我衣櫥裡有好多好貨,一 […]
2016-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