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社論酷鞋頭

潮流社論|RHUDE x Vans,是種會讓你產生文化想像的聯名系列

印象中之前有款 Air Jordan 1 準備販售,潮流平台《Complex》曾派任專員到訪門店,直接採訪排隊人士關於 Michael Jordan 的歷史,考驗他們是否對眼前鞋款「真心喜愛」,而在數十則問答過程中大多數人還是不能在重點上講明白。看過當時那集的 OG 老炮,相信在螢幕前的立即反應會對這些人嗤之以鼻,不過以純粹對眼前鞋款的角度設想,感覺有點「情緒綁架」了。

image via Richie Le

現在的潮流生態,缺少「死忠現象」

首先,新老潮流玩家持續存在的對立點大家應該有目共睹,比如是 玩潮 V.S. 情懷 這兩面向就是長年相互咆嘯的循環因子,新生代因緊跟潮流趨勢而入手,老潮人對他們並沒有了解來龍去脈 Instagram 耍屌穿潮感到厭惡,造成族群間構成強烈的排他性,在聯名、Retro 款式販售時都在不斷 Again。

在這永不畫下休止符的口角戰爭,潮流圈經常發生的狀況是,單品設計紅但人不熟的情況。儘管這些大神再有名,對某些單純喜愛搭配的人來說也算是新鮮人士。不可否認現在大多數人看到話題鞋款,在 Google 直接複製產品名稱,搜索黑絲綢都比打上陳冠希更快速;敲鍵盤閃電聯名 AJ3 也比去拼音 Fragment Design 出現的大段歷史,慢慢篇篇翻閱都來的更容易。

這並不意味著這些人不去理解脈絡就「罪該萬死」,會造成這樣的生態也是市場中培育出來的「消費習慣」。而從另外一種角度思考,群體之中也會有新人願意去深究歷史,自己私下析解過去的黃金年代來「證明懂潮」,所以說要一昧的「檢討新人」按照自己的模組走是否有點「心態勒索」?

image via jordansdaily

但當然要說壞事肯定有,過去人們會因為看了某場比賽或幕後創作者因提出了具有宏觀的事物,對此人往後的作品構成死忠的現象,此今資訊過於快速,焦點不斷被轉移的情境下,大眾早就不再對眼前的東西產生狂熱思維。總體來講,品牌就算有豐富歷史 + 萬年不敗的設計,還是無法讓許多人熟記故事淵源,必須倚靠的還是名人上腳等議題去維持耐久度,反之要無這些應對新生代社群的策略出現,說穿了熱度消逝,人們或也只會認為炒冷飯,更別說想逐步個體熟化了。

不過最近來自洛杉磯的 RHUDE x Vans 聯乘款熱度還不錯,沒有因為市面上反覆運用 Bandana 印花,人們就失去了新鮮感。眾所皆知,長年以來很多小眾品牌,再至 OFF-White x Ikea、Supreme x The North Face,甚至是最近 Travis Scott 的 March 滑板周邊,都有注入這類型元素,但其實像這種深具文化內核的象徵,RHUDE 主理人 Rhuigi Villaseñor 早可以說是玩的得心意手。

image via ssense

具共鳴的故事性,讓消費者保持注意力

光閱其名,也許在你腦海似有閃出好似在哪見過的想法,如果有這份念頭卻講不出所以然,也不要緊,就如同文章開篇所述的單品設計紅但人不熟的道理,也就好像是你聽音樂覺得很熟悉,卻想破頭都想不起來誰唱的一樣。但要讓你看見以下這個畫面與單品,應該能想起一些片段?

↑  Kendrick Lamar wore RHUDE  at the BET Awards in 2012

沒錯,當年 BET 頒獎典禮上 Kendrick Lamar 上身的 Bandana T-Shirt,正是由在 2015 年創立 RHUDE 的 Rhuigi Villaseñor 所設計,就因緣際會下明星加持成「爆款」的原因,暗流湧動接連觸發 Tyga、Justin Bieber、A$AP Rocky 還有眾多球星 LeBron James 等人接續的著用迴響,讓這位當初 11 歲從菲律賓移民至美國洛杉磯的小男孩,意料之外的走進大眾視野。

image via sohu

但本身貧家境的 Rhuigi Villaseñor 也沒有急於賺錢去不斷大量產製使其氾濫,反倒是以所見視角創造一波波有趣的設計,試圖讓消費者繼續保持注意力,比如大家看到的 Marlboro 煙盒設計,除了是呼應日常生活中息息相關的事物,更是根據他過去所經過的歷程見聞,在巧妙的共鳴度上帶入更廣泛的故事性。

這方面某種程度而言,筆者認為跟啟發 Rhuigi Villaseñor 的陳冠希過去言論有些相似:「現如今的創意不是一昧的想製造前所未有的東西,而是改良產品與改良理念,並且加入自己的想法標籤,是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延伸閱讀:潮流社論|憑著「陳冠希」三個字,請問他在屌什麼?

image via RHUDE

話題爆款,需具備文化和諧性

除了以上重點,在此筆者不想反覆闡述 Rhuigi Villaseñor 的生平史蹟,其實主要在其所呈現的眾多項目來說,通過「旅行」將接觸到的人、事、物轉化呈現,並且把看似迴異的兩者取捨做出和諧性,締造出深具意味的現代單品,是 RHUDE 不斷的主要創作根本。

就像是這次 RHUDE x Vans 聯名系列,Acer Ni 和 Diamo 兩雙鞋面的拼布審美詮釋,亦讓人再度想起有關 Bandana 經典印花 Paisley 的文化脈絡,像是來自於印度宗教裡的「生命之樹」,或印度的克什米爾人(Kashmiri)的紡織披肩品,而衍生出來的產物等有千絲萬縷密切而複雜的聯繫,再者是伊朗和羅馬帝國尋找的文物一直到近代的波斯地毯 Paisley「Boteh」;1700 年代初 Paisley 織物圖案,因東印度公司的成立於全球擴散,後緊接著 1800 年代後期,因應貨運普造成的文化輸出,及曩括拿破崙妻子 Josephine 在內的市場局面均陷入 Paisley 狂潮;19 世紀初期蘇格蘭 Paisley 小鎮舉辦相關印花比賽(那時發明了提花織機),為每位喜愛  Paisley 圖案的人們大量生產繼續普及。

image via RHUDE

還有與搖滾音樂上的層層脈絡,像是搖滾巨星 David Bowie、Paul Weller 公開場合的著用使其受到推崇;80 年代的 Hip-Hop 文化,饒舌歌手 2Pac 配戴 Paisley 頭巾做為個人形象;位在洛杉磯的街頭幫派「瘸幫」與「血幫」將其視為標誌象徵,延續後生 Young Thug、Travis Scott、Drake 等人將其視為精神,以時尚的方式傳承精神血緣。而通過各種想像與 Rhuigi Villaseñor 在《ssense》等眾家採訪所親述的創作過程,做為擅長吸收文化環節的 Artist,他總是保持著好奇心,不斷從中挖掘檔案去反叛轉化為全新東西。

image RHUDE

然而,筆者也有幸邀請在台灣極具潮流威望的「楊艾倫」,以自身角度來解讀這次 RHUDE x Vans 聯名系列:

「這個系列是他兩年前設計的,白色那雙,Rhuigi Villaseñor 希望大家可以自己動手做出自己要的配色,直到今年才發售,也延續自家品牌鞋款特色與前次 Vans 合作的元素。RHUDE 品牌相當重要的 Bandana 圖像,有觀注我的朋友也都知道我一直在說服裝的「差異化」,而 Rhuigi 這次給大家動手做的概念我也非常喜歡,不過並沒有緣分可以入手白色款式,在我的理解中,Rhuigi 這次的產品意識也表達的很清楚,希望讓大家找到自己喜歡的樣貌。」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 #humanmade #cpfm #cactusplantfleamarket #louisvuitton #rhude #vans #vansxrhude #cpfmxhumanmade

楊艾倫(@secallenyang)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image via @secallenyang

老實說洛杉磯品牌 RHUDE ,在市場上並非像是 OFF-White 那般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可惜的是知道後者的肯定會知曉 Virgil Abloh,可知道 Bandana、萬寶路設計卻不見得對 RHUDE 太有印象,甚至不用說是 Rhuigi Villaseñor,充其量也大多數是建立在「明星爆款」的層面。之於筆者的角度來看,不能忽略的是這位主理人的心態,從不會因為誰誰誰著用去沾沾自喜,反倒是不疾不徐的實際走訪加入故事性,去誕生豐富多元的背後意義。

RHUDE 的風格絕非每個人都喜愛,所要講的是,每個品牌背後的步步耕耘及內核雖是本源所在,但也得由你親身體會後去向外傳遞更多潮流意義,才會形成推動文化的強大力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