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潮流社論|潛藏價值高,淺談 Brain Dead x Oakley 聯名鞋款的設計背景訊息

上月初,職業滑雪好手 Sean Pettit 於社交平台 Instagram 曝光一雙全新設計 Oakley 鞋款,並標記洛杉磯街頭品牌 Brain Dead 主理人 Kyle Ng,預示著其雙方合作即將到來。而正當大家還在津津樂道美學感隨後,官方即刻完整公開其聯名圖輯。

上月初,職業滑雪好手 Sean Pettit 於社交平台 Instagram 曝光一雙全新設計 Oakley 鞋款,並標記洛杉磯街頭品牌 Brain Dead 主理人 Kyle Ng,預示著其雙方合作即將到來。而正當大家還在津津樂道美學感隨後,官方即刻完整公開其聯名圖輯。

這雙 Brain Dead x Oakley 設計採取 Laceless 為主,與這兩年 Maison Margiela / COMME des GARÇONS 和其他運動品牌聯乘共同搭上戶外風格那般,以既有樣式為藍本加入全新特色。不過儘管這回是從品牌 2000 年初的鞋款 Flesh 重新構想,但整體輪廓加入「豌豆莢」般的鮮明設計(或許應該稱時空膠囊?),看起來別於現下僅加入名稱標籤重複生成的款式更具有新鮮感。

先撇開設計特色,一直以來這種套穿式的鞋款在市面屢見不鮮,其他致力於鞋類發展的戶外品牌們就不斷推出,期間各家也有找來時尚品牌/設計師提出「繁複」或「簡化」概念。雖然此次與 Brain Dead 的合作,也不免讓大家覺得 Oakley 是否為了因應巨大的戶外洪流釋出相應對策,但實際上在上世紀 Oakley 早留下了許多相當前衛的設計遺產,而通過現今不斷更迭的審美接受度,此次帶來也可說時機恰好,重點是,還看起來完全不過時。

合作開端,源自於對 Oakley 的設計迷戀

也許起初各位不解街頭創意品牌 Brain Dead 與加州戶外品牌 Oakley 為什麼會搭上邊,畢竟前者專注於圖像創造,後者則專注於產品研發,照理來說屬性上應該是兩者逆行的狀態,但實際上若是從 Kyle Ng 創建 Brain Dead 並灌輸藝術生活為角度出發的一切都相當自然。

倘若有接觸過 Brain Dead 的朋友,應該都會知道以「次文化」為主創是其靈感來源,街頭、迷幻、龐克等多元素經常是 Kyle Ng 用來傳遞訊息的方式,這樣從體驗經驗為「觸發創造」的過程,便是形成其品牌美學痕跡辨識度極高的原因。當然,像是 Oakley 這種從早期開發太陽眼鏡就散發強烈先鋒設計感的品牌,自然也成為 Kyle Ng 的靈感繆斯,而此次雙方合作的開端,也就是源自於他們對 Oakley 的設計迷戀。

記得稍早前 Kyle Ng 與外媒《Complex》進行專訪,其中便談到與 Oakley 之間的對話過程:「基本上是在 1 年至 2 年前,我們對 Oakley 感到迷戀,而我們在 Oakley 總部會見了其 副總裁 Brian Takumi,並因為互相尊重公司想法建立了聯繫。那時我也正在收集很多 Flesh,並想像著 Dylan Radloff 這樣的 Oakley 團隊成員看到我穿上。此中,我們也提到了對鞋類產品感興趣的想法,而 Brian Takumi 作為 Oakley 的檔案管理員,他也讓我了解 Oakley 整個品牌的血統及過去所做的事和未來的去向。」

然而在一來一往的過程中,Oakley 也實際帶領 Kyle Ng 參觀品牌的背景訊息,甚至讓他萌生了與其組建創意團隊的構思(也就是這次掛上的 Factory Team)表示道:「我在 Oakley 看到了一些東西,我喜歡這些想法,而我會把 Oakley 穿在我的腳上,將它們戴在眼睛上。但如果 Brain Dead 與 Oakley 結合變為一個團隊又會是如何? 」

Kyle Ng 之所以會如此表示,儘管我們沒有像他一樣能夠實際參與,但其實能想像從過去 Oakley 便創建出許多令人驚豔的設計來看,的確都很令人印象深刻。像是 90 年代 Michael Jordan 配戴的 Eye Jacket,不僅其大膽的橢圓形輪廓至今看起來依舊前衛,其 3D 打印製成,且是世上首款利用 CAD/CAM 技術並通過 XYZ 光學優化的太陽眼鏡;另外,《Fight Club》Bradley Pitt 戴的那款 X-Metal 鈦合金眼鏡,其結構物理學的突破更是足以乘載一台車的重量,此外,還有捨棄耳間支撐的 Overthetop、搭載藍芽耳機的 Bluetooth RAZRWIRE  等樣式,都為爾後的眼鏡產業帶來不同可能性。

事實上 Oakley 還有許多例子,跨足的領域不僅限於眼鏡行業,比如顛覆傳統塑型的 Time Bomb、形似魚雷的 Torpedo、雕塑般的 Bullet 等錶款都彰顯了「金屬變體」的未來美學概念,想必在當時僅要戴上 Oakley 任一款單品出街都是相當炫砲的。(可能現在也是)

超前時代,至今現代

當然雙方合作,說起來除了是 Kyle Ng 對 Oakley 感到興奮之外,也因為是 Oakley 選擇了 Brain Dead。「這個想法是一時興起的,他們來到我們這裡,而 Luxottica(Oakley 為子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Francesco Milleri 也對我們表示想要重新製作一款 Oakley 鞋款,希望你能幫助創造它。」-Kyle Ng 回憶道

從這項說法來看,倘若各位去 Kyle Ng 的 Instagram 貼文內容,其實也能看見過去他便有收集了幾雙 Oakley 早期研發的鞋款,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雙方也算是「早有姻緣」。

在這裡同時翻看 Oakley 的 Archive 鞋款目錄,也能窺見當時的設計觀點,相對於現今看似前衛的設計,千禧年間的鞋款從外觀到局部線條都較為大膽,舒適緩震性能的科技運用亦滿足了生活需求中的方方面面,充滿著結合技術的未來想像,這點放在同時期其他品牌依然是如此。

不過在當時創意爆發的年代,能看見各式各樣的設計產品,但 Oakley 作為勇於嘗試的品牌,亦可視為其年代間最具代表性的要角,持續推出與市面上任何產品都不同的鞋款。從文章所提及的眼鏡設計識別度,就能讓人感受到 Oakley 對創意的追求。「基於一種想法,即是你對產品有所期望,而我們都想跳出既有的框架,重新思考它。」-Oakley 創始人 Jim Jannard 言道。

理所當然這次 Brain Dead x Oakley 雙方也延伸了其創意精神,端看 Flesh 這雙出至 2000 年期間的鞋款,除了經重新詮釋的色彩美學及如太空艙式的膠囊設計的相當抓眼以外,充滿想像力的鞋底塑型猶如科幻場景般的未來座艙,放到現代可能還會被人誤以為是最新產品。

而其設計靈感來源,事實上 Kyle Ng 也有表示過來自於過去 Oakley 和 Sony 的時代,在那時科技的飛耀、個人電腦的誕生以及進而生成人們對 AI 人工智能的想像,整個世界都呈現一股跳躍式的狀態,從中 Oakley 自然也誕生了仿生物型態的 Chop Saw 這種鞋款,現在看起來雖然有些老舊,但在當時是十分科幻的。

不只有 Chop Saw,其實 Oakley 在當年也有釋出進入主流大眾視野的 Shoe One、Shoe Three 等流線感俐落的代表性作品,想像在科技架構的加持下賦予在人體上的各種可能。當然,回到現在這雙合作的 Flesh,其裝配外底基本上也運用了數字科技進行模組化生產打造,但此次則是用了質地輕盈的 Phylon 材質取代傳統的橡膠素材,實現更為舒適的著用效果。

說起來,儘管現在攻佔人們眼球的品牌比比皆是,但是近年開始 Oakley 憑藉本身就「高科技含金量」的作為,通過與 Samuel Ross、vetements、KITH 等合作,都可以看見其圖像視覺與單品創意仍再不斷刷新人們眼界,每次合作都有 1 + 1 大於 2 的最終結果,總和來看潛藏的成長價值其實是顯而易見的。

最後,這次 Brain Dead x Oakley Factory Team Flesh 合作共釋出 3 雙配色,分別是限量版「Ice」與「Lime/Blue」跟一雙原樣設計的「Sand/Blue」,若無順利入手的朋友也不用灰心,也許二級市場還是有機會尋覓得到機會。